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捉虫)
    过了几日,白娇灵感如涌泉般汹涌澎湃,手指灵活地“啪啪啪”码字时,手机响。

     她秉承一贯作风,码完方休。等她突然记起,手机响这回事时,已经是半小时后。

     是微信消息。

     卓义:协议,请查收。谢谢。

     白娇眉心一皱。打开文件,颇为认真地阅读了一遍。

     上面列的几个要点,不外乎演戏时演戏,不管时不管,时效一年,还有她的酬劳金额--100万。

     向来脸无起伏的白娇,此时终于泛起一丝表情。

     卓义等了半个小时,仍未收到白桥的回复。他心中一鄙,这女人是找谁去研究协议了?协议可是出自律师手笔,岂会被她找到破绽。

     刚刚鄙完,手机就响了。

     朕知道了3:100万不够。

     卓义:“……”

     当代社会的通货膨胀这么凶残吗?他花100万请一个挂名老婆,包吃包住,每月还发零花钱,她丝毫不需付出,包括金钱身体感情,而且她正在失业,但她居然说,100万太少?!

     猜到开头,猜不到结局,就是这种感觉……

     卓义握了握拳头,回复:你要多少?

     朕知道了3:1793979元。

     卓义:“……”

     他打赌,这一定是外星人在地球使用的神秘代码!

     卓义未来得及回复,信息又来了。

     朕知道了3:跨行跨区银行手续费扣你。[微笑]

     卓义:“……”

     她是扣门专业的吧?!

     卓义:凭什么?

     朕知道了3:随你。[微笑][再见]

     卓义:“……”

     卓义:我考虑下。

     白娇没再回复。

     卓义狐疑好奇地点开她的朋友圈,只有便秘三步曲那条内容……幸好他的早餐已经消化。

     把手机扔到办公桌上,深呼吸,收拾好心情投入办公,没一会,座机响起。

     蒋纯带笑的声音:“卓总,贺先生又风(si)雨(pi)不(lai)改(lian)的来了。”

     卓义竟神奇地听出蒋纯的弦外之声!嗯,这个总经办秘书得加薪。

     卓义:“让他进来。”

     关门放狗!

     贺明扯着唇角,似笑非笑,眼中带怨,脸色不好。他疾步走到卓义办公桌前,坐都不坐,就低喝指责:“你大爷的!昨晚竟然叫陆军代你出席饭局?你脑子进水?!”

     昨天董氏以谈项目的名义,邀请卓义出席饭局,打算让他与董雪再见个面。即便之前没有一见钟情,说不定会来个二见钟情呢!谁知出现的是卓义助理陆军……

     卓义一言惊醒,笑了,“呵,瞧你那架势,还以为要推倒我。”

     贺明:“……”

     休想垂涎他的美色!

     贺明:“你知道董雨,董雪她哥,在饭桌上发飙了吗!”

     卓义嘲笑:“不知道。从昨晚到现在,我一个投诉电话都没接到。”

     贺明:“因为都打给我了!”

     他贺明的手机成了投诉热线!先是董雨,再是卓家,然后是贺家,轮流质问,他怎么当表哥的?办个事都出岔子!

     拜托,他只是表哥,表哥!跟他念一遍,表!哥!

     卓义:“那正是机会,你跟他们说清楚,这婚我不订不结,董雪我不娶不要。”

     贺明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我不在乎你娶不娶care!ok?but!请你有担当,既然是你决定不娶,那即便他们不找你,你也该亲自找他们说清楚。别再扯我,我不再掺和了。”

     他受够了!这种有如扯皮客的媒人,不好玩!

     为表决心,贺明当着卓义的面,把姓董的,姓卓的,姓贺的,电话号码全部拉黑。

     卓义:“……”

     论任性,他自认是“弟”。

     贺明看到他眼中的闪烁,有些得瑟,“怎的,没我这个中间人,胆怯了?兔嵬子!”

     卓义回应他的眼神,带着审度、思考、权衡,最后他笑了,掏出手机,给白娇发了一条微信。

     卓义:成交。明天来公司签协议,带上材料,顺道领证。

     贺明伸伸脖子瞄了瞄他手机,“跟谁聊天?喜吱吱?”

     卓义答非所问,“我明天就领证,然后发朋友圈,你就不用再烦了。”

     贺明:“……”

     看来他得把通讯录上的人全部拉黑才行。

     这天蒋纯没来找她吃饭,所以白娇未能把协议成交的事,当面告知她。不过她收到她的微信时,反应不亚于当面说。因为蒋纯回了她一条语音,打开一听,只有一个字--“啊”,高八度的“啊”了5秒。

     白娇听完之后,掏了掏耳朵,放下手机,继续操作预算狗。

     今天她的大作《誓不低头》涨了一个收藏,她很高兴,满足得连带做预算的手速都快了。

     不出十日,这个二万方的项目就能出数据,梁兴就会按点数付钱。

     还有卓义的1793979……

     虽然不多,但于卓义眼中,她大概就只值这个价。

     幸好她并非拜金主义,所以不至于太忧伤。

     顺带地,她更新了一条微博。

     朕知道了1:提升自我价值是一门实用经济学。

     第二日,蒋纯在惊呆懵逼之中,望着白娇走进总经理办公室。

     律师见证下,卓义与白娇分别签定了这份名叫《战略合作婚姻伙伴协议书》。

     接过他俩签定的协议书后,律师检查了一遍,宣布:“恭喜两位,正式成为战略合作婚姻伙伴。如题,往后一年,卓总与白小姐必需按照协议上所规定的,行使权利与义务。任意一方擅自违约,需赔偿对方两倍金额即……”

     那数字太繁复,他不得不看着念!

     “3587946元!”

     卓义冲律师点点头,再向白娇伸出手:“合作愉快。有困难,多沟通。”

     白娇伸手与他握了握,没有表情,没有说话。

     接着,卓义在网上银/行操作,即时全额转帐1793979元至白娇帐户上。白娇收到入帐确认信息后,与卓义在蒋纯继续惊呆懵逼之中,出发前往民政局领证。

     卓义没用司机,他把自家珍藏的已经绝版的世爵c8跑车开了出来,让白娇上车。

     卓义:“不管怎样,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领红本子,得隆重其事。”

     一想到在朋友圈晒结婚证后的轰动,他就难掩雀跃。叛逆,反抗,争取,宣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白娇:“领绿本时你打算开火箭?”

     卓义:“……”

     一路上,卓义享受着飙车的乐趣,而白娇面不改容,只紧抿着嘴,右手死握车门顶的扶手。

     红灯时,跑车敏捷快速地停在线内。把着方向盘的卓义不经意抬眼看看后视镜,见到白娇时,才想起车内有人……

     她脸色略为惨白。

     害怕不会说啊?死撑干什么!卓义有些于心不忍。

     他轻咳一声,打开话题:“为什么金额是1793979?”

     白娇恍着神,没听见似的。卓义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才回过神来。她表情不再绷紧,缓下来时,眼镜片后的眼睛,终于露出丝丝微恐的神绪。

     她是有情绪的!卓义把她难得的些微变化尽收眼底之余,又把话问了一遍。

     白娇咽了口水,“没为什么,不过是我笔名的注册号罢了。”

     卓义:“……”

     他就说!那是外星人的神秘代码!

     卓义:“呵,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没有拿企鹅号做参考?”

     白娇头也不动地瞥了他一眼,“你付得起吗?”

     卓义:“你企鹅号几位数?”

     白娇:“11位。”

     卓义:“……”

     她都一把年纪了!申请的企鹅号顶多9位10位数,为什么会出现11位?!那他该回答付得起还是付不起?好像哪个回答都是陷阱……

     绿灯亮了,卓义在纠结之中,下意识地把车速放缓,不再狂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