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两个愚蠢的男人
        25

         亚瑟口中所说的格尼薇儿是一位美丽娇柔,需要双手捧着细心呵护的女人。最初的美好岁月无需多说,之后亚瑟专心国事,经常没有时间陪伴格尼薇儿,每次相见时亚瑟都会带上礼物。

         仙女施了魔法的不败蔷薇,精湛工匠制作的金玫瑰发夹,从外邦进贡而来的象牙雕品,有一个拇指般大小的洁白珍珠……每当看到礼物时,撅嘴生气的格尼薇儿总会绽开笑容,眨眼间便能原谅亚瑟的忙碌。

         除了完美的外表,格尼薇儿还有一颗宽容的心。她能够懂得每一件礼物里亚瑟的用心和歉意,不会过度的哭闹,适度的生气和指责会成为夫妻之间的情趣。两人之间已经有过多次房事,格尼薇儿则一直保持着少女的娇羞,总让亚瑟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在她的泪眼中放柔动作。

         亚瑟王的皇妃是多么美好的女子,能够满足男人的一切*。

         那么在兰斯洛特的口中呢,格尼薇儿又是怎样一位女人?

         兰斯洛特摸了摸自己下巴,想了一会儿便细细说起,听起来语调很是无奈,言语之间也隐隐透出了嫉妒。他说的与亚瑟有很大的不同,大到亚瑟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他说,格尼薇儿当然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人,她的金发与含情脉脉的双眼,曼妙的身子和动听的嗓音。上天赐予了她许许多多美丽的恩赐,包括两位男人的爱意。

         在最初的那段美好岁月里,格尼薇儿是一位勇敢的女人。还未私通的他们每每遇见时便无法克制的将视线落在了彼此的身上,啊那双眼睛似是满含水色,楚楚可怜地望着。将兰斯洛特的心一次又一次的被柔情与悲伤淹没,为何皇妃会有那样的神情呢。

         王待她有多么细心,骑士们都有目共睹。高贵伟大的亚瑟王是独一无二的,爱自然也是只此一份。能够得到亚瑟王的爱,已是多么大的幸运。

         而皇妃望着他时,满是愁苦。

         男人该死的天性,面对哀伤的美人总是忍不住动心。兰斯洛特亲手写诗,试图借此安慰皇妃的心。有了一首,便有了之后的无数首。来来回回,每日每夜,诗纸厚如书,情已深。兰斯洛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爱慕的心,紧皱的双眉下是目光灼灼的双眼。

         兰斯洛特并不否认,自己盼望着皇妃的怜悯。盼望着也许在某一夜,金发的格尼薇儿身穿纱裙踏着月光出现在他的房内,渴望她那洁白如珠的肌肤与柔软的亲吻。

         可兰斯洛特克制住了自己的爱恋,远远地望着,深深地将格尼薇儿的身姿映在脑海之中。兰斯洛特说,他是胆怯的,而皇妃却是勇敢的。

         身为男人不敢诉说的爱意,娇柔的女人却用那双樱色的双唇说了出来。

         银波粼粼的湖边,手持诗纸的格尼薇儿诉说起了自己心中的爱意,啊,多么动人的声音,说着却像是在唱着,如歌如泣的声音掩去了一切风声与动物的声响。

         怎能拒绝呢?兰斯洛特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对亚瑟说若拒绝了,便是伤害了彼此的心。看着格尼薇儿随时都会落泪的容颜,听着那一句句情话。他无法拒绝。

         大错就此铸成,这份爱也成为了煎熬。

         当美好过后,现实的问题便迎面而来。一直没有结婚的兰斯洛特不知不觉中成为众人的焦点,与皇妃之间的情事逐渐被人察觉。格尼薇儿害怕了,对,那位曾让兰斯洛特感叹勇敢的女人害怕怯弱了。

         兰斯洛特曾对她说过,只要你一句话,我便能带你走。

         格尼薇儿没有说,她将双手从兰斯洛特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在兰斯洛特心中如月光般皎洁的格尼薇儿,也如月光般从双掌中消失。

         兰斯洛特曾想过遗忘这段爱恋,可是几日过后格尼薇儿哭着埋入了他的怀中。心随着那贴在他胸膛之上哭泣的容颜而痛楚,抬起颤抖着的双臂,紧紧地将情人拥入怀中。

         若这份爱是罪过,那么便将禁果啃噬干净吧。

         宽容?谁会宽容兰斯洛特与格尼薇儿呢,就连格尼薇儿也未曾宽容过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曾遇到了一朵小百合,裙角与长发泛着清新温柔的香气。少女美丽的脸庞与声音总是能让他抑郁的心情愉快起来,多么可爱的少女,不该爱上污浊的他。兰斯洛特努力保持距离,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了少女的示爱。可少女从不放弃,也不沮丧,每次离开时都会说:“兰斯洛特,我叫伊莲。”

         那时的兰斯洛特与皇妃因一场争吵而暂时分离,兰斯洛特带上自己武器与战马,参加了许多次的生死比试,身上多出一道道骇人的伤痕,这些换来了一整袋的宝石,是兰斯洛特为了讨好格尼薇儿的礼物。

         兰斯洛特不是亚瑟王,能够给予如梦如幻的礼物。所以兰斯洛特希望能够用自己的真心与鲜血,平复格尼薇儿的怒火。

         而那一袋满满的宝石却被格尼薇儿亲手扔出了窗外,投入了湖中。格尼薇儿践踏着他的真心,怀疑他的爱意,撕裂了伊莲的珍珠袖套,她歇斯底里地叫唤着恨不得扑上来撕咬兰斯洛特。

         多么丑陋的嫉妒。

         第一次,兰斯洛特有了抹不去的无力感。要怎样才能让他的爱意开花结果,要怎样才能让格尼薇儿满意。最初的美好已消失殆尽,此时围绕着他们的不是湖边清新的风与鸟鸣,而是臭名与闲言碎语。

         格尼薇儿的爱呢,又为何只剩下了傲慢与嫉妒。

         嫉妒,源自于爱吧。

         格尼薇儿是爱着他的吧。

         多么可悲的想法,不是么?若这是爱,躺在铺满鲜花的小船上甜美沉睡的伊莲所给的,为何如此温柔呢?

         之后,兰斯洛特回了自己的领地而格尼薇儿寻了一处修道院,为的是让流言蜚语平息下来。哦,其实不是流言蜚语,因为他们的确有着不洁的关系。

         重视自己名声的格尼薇儿与能为格尼薇儿抛弃一切的兰斯洛特。

         爱啊,从最初就不平等了。

         王放过了兰斯洛特。骑士们无法理解,就连普通的农民也无法理解为何圣剑没有将他的头颅割下,为何王原谅了这位与皇妃偷情的骑士。

         因为友情。

         王这么回答了哭泣的骑士。

         兰斯洛特去寻了格尼薇儿,再见时眼中的景象恍如隔世。那一头灿烂的金发被掩盖了起来,曼妙的身躯看不出一丝曲线。美丽的眼中已无一丝爱意,嘴角的笑更满含疏远。

         兰斯洛特对格尼薇儿说,王原谅了他们。终于,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啊,多年以来深埋土壤中的爱意终能开花结果。

         伸开双臂,兰斯洛特想将自己的爱人拥入怀中。而爱人却往后退了一步,那双手触碰到自己一分一毫。

         格尼薇儿用着那双兰斯洛特深爱着的、柔软极了的樱色双唇说,走吧,兰斯洛特。

         我已发誓将余生都用来供奉神,为亚瑟王而祈祷。别再来了,兰斯洛特。你我之间已无未来,我也不再爱你了,不,应该说我不曾爱过你。

         多么可憎的我啊,为了引起自己丈夫的注意利用了你。被爱欲蒙蔽双眼的我忘记了自己真心爱着的只有亚瑟……啊,我的丈夫我的王……我做了多么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以,兰斯洛特,转身离开这里,重新回到亚瑟王的身边。将你对我的爱忘却吧,去寻一位适合你的妙龄少女。不要再纠缠我了,我要赎罪,将罪过洗净的我才能在下世再次成为他的妻子。

         多么残忍,一把利刃割碎了兰斯洛特的心。

         多么可恶,这位将他拖入泥潭又狠狠推开的女人。

         多么可悲,听完这些话后仍然深爱着格尼薇儿的兰斯洛特。

         爱是盲目的,愚昧无知的。

         “糟糕极了,现在想想格尼薇儿真是一位糟糕的女人。”兰斯洛特笑着说道:“幸运且糟糕的女人,能够同时拥有你我的爱。”

         “格尼薇儿……不曾对我表露出嫉妒的神情。”亚瑟听后心中百感交集,想起了一些箱的话,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兰斯洛特所说的格尼薇儿深爱着亚瑟的话满是嘲讽。

         若真爱着,为何格尼薇儿会这么宽容呢。而对待兰斯洛特却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态度,嫉妒到忘记了优雅与教养,怒极会践踏兰斯洛特的真心。

         “王你专心国事,对格尼薇儿更是一心一意。你在婚后便从未与其他女子有过任何暧昧,举止得当。再蛮横的女人也无法对这样的丈夫怀疑嫉妒吧?”兰斯洛特将啤酒罐头捏扁,投到了垃圾桶内,说:“而我则不是。格尼薇儿一直都是被捧在手心中,从未受过一丝委屈。当她看到伊莲送我的珍珠袖套时,嫉妒……因是源自于她的傲慢。”

         “女人真是可怕。”亚瑟忍不住喃喃道,这让一旁的兰斯洛特笑出了声。

         “啊哈哈哈哈……也许她最爱的是自己。我的女人运和眼光再差也比不过你啊,亚瑟。”拍在肩膀的手大且有力,行为举止就如老友般亲昵,兰斯洛特说道:“抱有不贞初衷的女蝎,傲慢的蔷薇……我最起码还有过一朵美丽的百合,你则从始至终都爱上了错的女人,并且还是一见钟情。”

         “啊……”亚瑟长叹了一声,说:“一见钟情的毛病看来就算变成英灵也改变不了啊,我也觉得自己太容易动情了,真是可笑不是么,明明我在位的时候总是被抱怨不懂人心。”

         “你太高洁了。”兰斯洛特垂下眼帘说道:“你的爱和品德,在不知不觉中化作了天际洒落而下的阳光,温暖却又遥远,望久了双目便会灼痛。”

         “是吗?”亚瑟想了想,无奈地说道:“也许吧,就如上次圣杯战争时你对我抱怨的一样,我的确太过冷静了,若是处罚了你们,或许你与格尼薇儿都会好受许多。”

         “啊,请别提了,那只是我一时冲动的妄语罢了。对于王的宽容,我心存感激。”

         “那么为何又出现在此次圣杯战争中呢,兰斯洛特?”亚瑟沉声问道。

         “我有一个与王完全无关的愿望。”兰斯洛特毫不避讳地回答道:“与过去也毫无干系,一个纯粹的愿望。”

         “这倒是……让我惊讶。不过若是这样我也能放下心中的顾忌,今夜过后你我若是再遇到,便不要留情酣战一场吧,兰斯洛特。”亚瑟

         “自然。”兰斯洛特有些感激的点了点头,对于亚瑟的不追问和谅解他十分开心。不过笑容很快僵硬了下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睁大了紫色的双眼问道:“等等……王方才说的那句‘就算变成英灵也改变不了’,莫非你爱上了现世中的女子?”

         “啊。”亚瑟点了点头,毫不避讳,坦然得让兰斯洛特慌了慌,说道:“不仅如此,她还是我的master,还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嫉妒的滋味,嗯……以及许多我以前不曾有过的情绪。”

         “这可真是……闲情雅致啊。”兰斯洛特并不在意亚瑟对于情感有什么变化,都是男人,要聊细腻情感的话多少有点恶心。兰斯洛特在意的反倒是一向禁欲自制的王会做出如此不符合常理的举动——身为英灵却爱上活人。

         多么疯狂和缺乏理智啊。

         “她是很出色的女人,我不曾遇到过。”亚瑟毫不客气地夸奖起了箱,说道:“独立且强悍,美丽却不娇柔做作。我不需要小心翼翼地将她捧在掌中呵护,也不用总是考虑要送一些什么珍贵的礼物。”脑海中想起了箱的容颜,嘴角渐渐上扬,语调中满是愉快,“和她在一起会很轻松,她还会戳着我脑门数落我的高洁。”

         “……”兰斯洛特在心中‘唔啊’了一声,不过高大英俊的他实在不适合发出这样的感叹声,他抿了抿嘴,说:“的确,这样的女子王不曾遇到过,那么你们现在的关系如何呢?”

         “做了。”

         “王你下手真快。”

         “……是她快。”亚瑟有点别扭地说道:“供魔出了一些问题,她过于豪迈了,直接骑在了我的身上。“

         兰斯洛特挑了挑眉,没有说啥。但光这个细微的面部动作便已让亚瑟觉得脸颊有些烧热,亚瑟挠了挠后脑勺,一直维持着青年样貌的他看起来多少有些稚气,无奈地说道:“她很强,那时的我没法反抗,再说她的技术……”

         “唉……”兰斯洛特忍不住拖了个长音,意味深长地说道:“王你是打算将房中事细述给我听么?”

         “不是!”亚瑟有点毛躁了,说:“不过,就算做了。我和她之间却没能心意相通,她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了接吻了,未能改变多少。我试图展现出的柔情都被她忽略而过。真是一位聪明且铁石心肠的女人。”

         “王,有时候直白点好。”

         “……比如说?”

         “把她摁在墙上深吻。”

         “……这个,我觉得在她身上行不通。”亚瑟幻想了一下,突然觉得胯间一痛。

         “啊哈哈哈哈哈……”兰斯洛特大笑出声,低沉的声音此时嘹亮极了,他说道:“王呦,你真是改变了许多。若是以前这样的黄段子你不会接话啊,哪怕是酒后也是。”

         “其实你们说的我都有记得。”

         “比如说?”兰斯洛特好奇极了,暗色的双眸此时闪闪亮的。

         “比如说,这个。”亚瑟用双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说道:“这是我master的胸部尺寸,按照那次酒宴中你们所说的标准。”

         “……你竟然记得这个,不是觉得很无趣么?”

         “没啊,我觉得很有意思。”

         “……真是让我意外啊,顺便……”兰斯洛特也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下,说道:“我的master还是一位少女,算不上一位女人,容貌清纯可人,胸则是……你懂的,这个标准。”

         “……”亚瑟愣神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略微提高了点声音说道:“这个标准还不是女人……?我说你可不能这么偏袒自己的master啊,差别也太大了!”

         “王的这身衣服是master给购置的么?”兰斯洛特轻笑一声,岔开话题。

         “啊,是的,还有其他几套。”

         “看来是一位富有慷慨的master啊,我只有这么一套西装。”

         “兰斯洛特,你真惨。”亚瑟逮住机会拆台了一下。

         “王,你是否有察觉到,自己现在使用的可都是女人的钱啊。”别炫耀了,我的王呦。

         “等等……”亚瑟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轻咳了几声,说道:“我们不是在聊胸部大小的话题么,怎么说道钱的方面了!”

         “那个话题太下流了。”兰斯洛特淡然地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要接话啊!还跟我比了比master胸部的大小!”亚瑟忍不住又比划了一下,抬高的声音和动作让行人停下了脚步瞅了瞅这两位怪异的高帅男子。亚瑟感觉到视线和听到碎语后,手僵了一会儿才重新垂在了身侧,故作镇定地说:“总而言之……我知道自己身为英灵却动心,是一件愚蠢极了的事情。”

         “但是王并不后悔。”

         “没错,吾友。”清透的双眸在昏暗中格外显眼,如珍宝般闪烁,亚瑟坚定地说道:“运气不好或是眼光不好,不太清楚自己是为何爱上master也好。都没有关系,至少此时此刻我觉得很快乐。”

         望着这样的亚瑟,已经洗去苦念执着,寻得慰藉与爱的亚瑟。兰斯洛特站起了身子,笑着点了点头,心中不禁感激起了不愿见到他,指使他到处闲逛的间桐樱。若非如此,他也没有机会重遇自己的王。

         啊,给予他高尚情谊的友人。

         兰斯洛特撩开袖口,看了看腕间的手表,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就此别过吧,我想你的master也等得焦急了。”

         亚瑟下意识地摸了摸内袋,心中一惊,说:“我可真是忘了,得赶紧回去了。”

         “……”兰斯洛特眯着眼,神情坦然自若,与最初那位没有经历过爱的磨练、意气风发的兰斯洛特一样,温文尔雅地笑着说道:“再见,吾王。”

         “祝你昌隆,兰斯洛特卿。”

         “多谢,愿你我能是最后一战。”

         “啊,一定会的。”亚瑟笑了,难得一见的傲慢笑容却不令人生厌,语调中的自信如火焰般炙热。

         兰斯洛特,你是多么的幸运。

         高大的男子不禁在心中感叹道。

         作者有话要说:给苦逼的兰斯一点戏份和福利,让他轻松轻松,接下来就倒霉了。

         大家也轻松轻松,接下来,嗯。

         哦,熊这边有个问题。因为现在YANDA外加V了的关系,文章内不能放什么填充代替品,过几章又是补魔,所以熊打算写个番外当做填充,现在问一下大家比较有兴趣看哪方面的。(虽然估计也没多少人回答啦。)

         1 俗烂的——箱和亚瑟一百问。

         2 汪酱和美纱夜的暧昧日常。这得认真写,有点麻烦,最好别选。(喂)

         3 各种无厘头与正文没啥关系甚至于会出现大乱斗的恶搞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