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爬窗户
        32

         长子的性格许是随了母亲,来往如同一阵风。吹拂的时候温柔舒心一点点将心火燃得更旺,离开的时候也干脆利落,留下长女日日思念。

         他也与母亲不同,母亲每次回家时都会提前通知自己的孩子们,待她刚踏入绿洲时便能见到孩子们的笑颜。而长子呢,则喜欢乘着夜黑风高,顺着月色偷偷摸摸地爬上自己妹妹的窗户。

         长女暗红色的长发软绵浓密,长子忍不住伸出手用手指轻轻摩挲了起来,略凉的发丝划过指缝似是落在了他的心上。他与她的气息太过相近,就如一体,一向警惕的少女并未醒来,睡颜甜美安然。长子轻笑了一声,他已离开了十年里每日每夜都想着能够看到少女的容颜。多年未见,少女一点都没有变化,依旧是他记忆中的妹妹,心被一点点填满,让他觉得发涨发疼。

         他弯下腰学着童话中王子的动作,撩开落在少女脸颊上的长发,轻轻地、就像是抚摸花瓣般在他朝思暮想的唇上印上了一个亲吻。唇与唇触碰时所带来的柔软触感化作一丝丝细小的电流随着加速的血液麻痹了心脏,少年暗色的双瞳中浮出些许水色,他忍不住再次低下头含住了妹妹的双唇。

         这一下,倒是彻底将熟睡的妹妹给惊醒了,腹部传来剧烈的痛楚让长子后退数步,伸出手握住了桌沿才勉强站稳了身子。伴随着布料的摩擦声,屋内亮起了灯光,长子抬起头扯出了一个笑容,落入眼中的则是妹妹略带嫌弃的眼神。

         “我回来了,妹妹。”

         迟了十年之久的话语透过耳膜,似是传到了内心深处似的,箱的呼吸慢了一拍,她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眼神没变,一点都不温柔地说道:“爬窗进来的?”长子听后老实地点了点头,箱‘啧’了一声,“你就不能先传一封书信?我还当你死在外面了。”

         这些年来长子一走便是毫无音讯,来来往往的使魔也都是母亲的。每次看到使魔时,不知为何箱心中总是有点酸楚。

         “我差点死在你这一拳下了。”少年好不容易站直了身子,手还搭在肚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可怜兮兮地说道:“想给你个惊喜嘛,人类都这么玩的哦。”

         “这种惊喜还是免了。” 箱叹了一声,无视了少年张开双手满脸期待的样子,说:“你走后没多久,母亲便回来了一次。现在我们都有了……等等你做什么?”还未等箱把话说完,少年以惊人的速度将她抗在了肩膀上。光洁的双脚试图狠踹,都被少年轻易的化解了。

         “惊喜之二咯!”少年笑嘻嘻地样子有点贱气,不顾自己妹妹的反抗直接从窗户跳出了房间,足下用力,非人的弹跳力让少年似是空中飞舞的鹰。

         眨眼之间,箱便见绿洲化为了一抹淡淡的绿影,在夜色下微微散发着温暖的光晕,其中睡着地有她最为疼爱的弟弟妹妹。想到这里,箱心中一惊,手握成拳想捶打少年,却又像是舍不得似的落下了毫无攻击力的拳头。

         “放开!你要出去自己去,不要带上我!家里只有弟弟妹妹啊!”

         “哎哎,都跑出这么远了,就乖点啦。”少年抬起手拍了拍箱挺翘的臀部,手臂一动,将箱改为抱在了胸前,手心贴在了柔滑的肌肤上,让他忍不住来回摸了几下箱的大腿。

         一定是人类教坏了自己的大哥。箱心中默默想到,抬起手打了一下少年的侧脸,清脆地声响和痛感也无法阻止少年的脚步,这让箱心中更为生气。少年跑了多久,这一路上她就打了多少下少年的侧脸。那俊美的容颜此时红肿不堪,看起来十分可怜。

         寒冷、黑暗,这是沙漠的深夜。空中的悬月未能带来多少光芒,人走在沙地上就如盲人一般,伸出双手去探摸也只能触碰到冰冷的空气。少年则不同,他的双眼能清晰的看见前路是怎样,学会了如何认断方向后无垠的荒沙已无最初那般神秘莫测。他心中清楚的知道要往里走是绿洲,哪里是人类的聚集地。

         箱从未走出过绿洲如此之远,眼前千篇一律的景色令她心生厌意。若这就是绿洲外的世界,有何处是能令大哥着迷的呢?就在此刻,不远处燃起点点火光。箱略微眯起双眼,那火光越来越强,似是黑夜中的太阳,照亮了四周也带来了一股股暖流。

         少年停下了脚步,笑着抬了抬头,示意了一下,说:“你看,这里便是人类的镇子。”说完,他又是一跃,跳到了一屋顶之上,双手并未松开,而是搂着箱直接坐了下来。

         高处的视线能让箱清楚地看见眼前的景象,四周是人类的建筑物,中央广场处燃着地篝火四周是满脸笑意的人类。这又是第一次了,箱见到如此之多的人类与镇子,一幕幕对她而言多少有些新奇。

         不同的容颜,不同的年龄。看衣着方面,贫富也应是有落差的。可他们的笑颜却透露出一种同样的愉快之色,在火色的映衬下显得更为温馨。

         “今天是庆祝镇子改建的纪念日,你还记得布莱恩么?就是因为他,本来萧条极了的小村庄发展成了现在的模样,他现在也不做商人了,成为了镇长。当然,比起外面更为繁华的地方,这里还是落后了很多。毕竟天气恶劣,资源缺乏,镇民和布莱恩再怎么努力,速度也很迟缓。”少年像是怕只穿着睡裙的箱着凉似的,紧了紧臂弯,让箱更贴近自己的胸膛上。

         箱听后并不在意,语气有些不善地说道:“人类的事与我无关,你带我来莫非就想让我看看这里么?”

         此话一说堪比荒漠冰凉如刃的风,身为大哥的少年笑了几声,也没回答箱的话,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这就是人类,明知身处劣势,自身能力薄微,却仍不愿意抛弃家乡去更为繁华的地方生活。宁肯跟随一位外来的商人,用自己的双手和头脑一点点去改变贫困的村子。虽说发展缓慢,他们心中也清楚地知道要改善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但却从不放弃。你看,他们的脸上有抱怨与苦楚么?没有啊,有的是对未来无限的期望。”少年用脸颊蹭了蹭妹妹柔软的头发,鼻尖围绕的馨香让他觉得身心舒适极了,就连语调都软上了几分,“弱小,你说的没错。我看了十年,人类的缺点与弱小我是亲生体会过了。可弱小又如何呢?弱小也无所谓啊,只要大家聚在一起便能够做出许多不渺小的事情。对我而言,镇民们在十年间的努力可谓是耀眼极了的存在。和从出生起就在母亲庇护下安然成长的我们不同,他们有着明确的目标与坚强的意念。这是令我无比向往羡慕的地方……或者说,我也想像是人类那般,为了某种未来奋斗。”

         “你我不是人类,说再多也是无用。”箱冷哼了一声,大哥方才说的那么多话对她而言就像是在读一本可笑的书籍。皱起眉头,箱很是不悦地说道:“你十年内头一次回来,半夜三更把我绑到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说完了的话就放开我,我自己回去。尼娅和星银醒来一定会着急的。”

         “尼娅?星银?”

         “你走后不久,母亲回来了一次,并给予了我们名字。”说道此事,箱才缓了缓冰冷的语气,有些无奈地说:“尼娅是妹妹,星银是弟弟。我的名字是箱,你则是盾。”

         “盾……?盾牌的意思么?”大哥念了一下自己的名字,暗色的双眸转动了几下,哎呀了一声笑得很是愉快地说道:“母亲的意思是让我守护弟弟妹妹们么,成为最为坚固的盾,为你们挡下一切。”

         “身为长子的你,应做的不就是这些么?”

         “啊,的确。我有点不务正业了。”盾撇了撇嘴,说:“不过比起‘箱’,我还是更喜欢叫你妹妹。因为亲情……妹妹啊,你听到我所说的和眼前的景象,你有没有想过人性这个问题呢?”

         少年的语调就像是一位叙述者或者说是一位吟唱者,轻缓且清晰。一词一句,一个转音与轻微的起伏都让箱忍不住仔细倾听,盾说的对箱而言无非都是一些‘人类的事情’。可不知为何,与她同族的盾却毫无厌恶之意,时隔十年却未曾变过一丝一毫的俊秀容颜上浮现出的神情也如往常一样温柔开朗。

         “我们四个之间的亲情,对母亲不求回报的爱,还有我对你的爱。这难道跟人类都没一点点关系么?不,不是的。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啊,负面的正面的,美好的还是残酷的。人类的情感比我们更为细腻,且他们掌控起来也比我们更为熟稔。的确,我们不是人类。我们有着更漫长的寿命,不老的容颜和强悍的能力。这也许是某些人类一生所求的梦,我们则从出生起就拥有了。可这并不能彻底将我们从这个世界里分开不是么?明明有着一样的情感,类似的外形和生在此世的幸运。我最爱的妹妹啊,为什么要将人类和自己分为两个世界的生物?”盾一连串的说法让箱有点反应不过来,想去反驳,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关于人类的事情,盾要比她清楚得太多。毕竟十年来他都与人类生活在一起,箱则守护着一片绿洲与弟弟妹妹。从书中得到的知识,放在现实里又真几分假几分,她也是不知的。

         书中经常写到,在贫瘠的土地里苟延残喘着的人类,他们如枯树,皮为衣骨为肉。每日的饥饿与无助让他们无法拥有除了求生之外的任何想法,除去狩猎也好试图播种也好,都是为了一个字‘活’。

         然而,箱现在所处的镇子与书里写的截然不同。没错,他们并未能将此地发展为繁华极了的都市,就连一栋栋房屋也没绿洲那般精致坚固。没有雪白漂亮的墙面,没有雕刻着细美花纹的窗栏。就连中央广场也无书中所写的喷泉与雕塑,绿色植物更是少得可怜。

         就算如此,围绕着篝火起舞的镇民们流露出的幸福与篝火一样炙热耀眼。

         箱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她无法将人类与自己并为一谈,可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想法因盾的言语松动了些许。

         她因脑内浮现出的画面而厌恶惧怕火焰,可落入她视线中——盾,她的大哥所为她带来的火焰却如午后的阳光般,令她觉得暖意不断。

         “妹妹啊,给我几日的时间,让我再教你更多更多的东西好不好?”盾像是撒娇般抱着箱蹭了蹭,抬起脸的时候又忍不住在箱小巧的鼻尖上亲了亲。

         “教什么?”

         “人类和情感。我想让你学会,然后更深更浓的爱着我。”如此让常人害羞的语句,少年却毫不在意地说出。在火光之下,双瞳似是浮着一层道不明的温润水色,让箱移不开视线。心‘咚’的一声,像是被捶了一下。

         “因为我是如此深如此浓的爱着你啊,我的妹妹。”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周多一点沉迷于金光布袋戏了……一旦看起来就停不下来啊啊啊啊也被虐的停不下来。于是把被虐的囤积一下,到下下章一起爆发吧。

         大概还有两章大哥回忆杀就结束了,主要为的不是写箱的初恋,而是为了埋伏笔和说明一些之前埋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为了丰富箱,哎呀我果然还是女主王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