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空中要塞
        27

         落日西沉,如熔金般的天际缓缓浮出一巨大的物体。起初还并不明显,远远望去人们大多会以为是哪座广告艇。时间分分秒秒过去,沉幕落下而物体的形态却更为明显,越浮越高,更为奇特的是那一圈浅绿色的光晕。在市中心的人们若是抬头,便能看见如荧绿圆月般的奇特景象。

         就在这一瞬间,城内诸多生物都将视线汇聚在了天际。人类很是好奇,有的甚至拿出了望远镜仔细观察了起来,定焦了几下,清晰地视线告诉他们这物体并非什么广告艇,而是一座巨大的建筑物。

         哦,说是建筑物也不确切,细想一下的话就会觉得是一块浮空的土地。似是从哪块绿洲拔地而起以不可思议的形态浮于空中的土地。

         未等多久,镜中的画面又出现了变化。像是接触不良的电视屏幕般闪过多道白光,时隐时显。人们不禁‘哦’了一声,就此判断为郊外在拍电影或是利用了什么高科技的投影技术而造成了这一奇观。潘朵拉城总是有许多奇特的景象,这并非第一次,长居此处的人们很快就接受了,放下手机或是望远镜,街道上也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而在魔法师与非人类的眼中,则是截然不同的。因魔力波动纷纷从工坊中走出的魔法师们不禁皱着眉头,遥远的天际暗藏杀机,看似晶莹剔透的绿色光晕深含别种意味……一种来自远古时期的魔法。

         坚不可摧,生息不灭。

         箱与saber穿梭在栋栋高楼间,身影如风如影,由酒店到城市边缘的最高处也不过几分钟的事情。说起来许是有点令男人觉得羞耻,saber在跟随箱的步伐中多少有点吃力。

         红发女人则全然没在意跟在自己身后的银铠骑士,定睛望着远处,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否决了之前全部的推测,眼前的景象确切的告诉了箱,这是一座浮游要塞。

         莹绿色的光晕由缠绕着要塞的植被散发而出,洁白的石头与绿意盎然的枝叶互相缠绕融合密不可分。镶嵌于沉幕中的要塞构造出了一副极具美感的景象,而此时落在箱与saber的眼中却毫无美感。

         箱哼笑出声,说道:“韦伯一定气炸了吧,搞不好这会儿他反而盼望起assassin的浓雾覆盖整座城市。”

         “请别说这种恐怖的话。”saber很是无奈,紧了紧手中透明的剑柄,他语调深沉,眼前的景象让从战场上历练多次的骑士王无法如箱一般用轻松地语调调侃,沉声说道:“看来对方是只此一搏了,都将要塞彻底展现在了视线之中,便是在邀请敌人的来袭。”

         确实如此,浮游要塞从出现开始除了往上渐渐浮高外,并未移动一丝一毫,也为对城市发出攻击。过于安静的样子反而让人胆战心惊了起来,特别是心系人命富有正义感的servant们。

         assassin造成的悲剧不能再来一次了,普通人类的生命过于脆弱,经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残,况且眼前的要塞隐隐蕴含的巨大魔力时不时的提醒所有魔法师们其威力与苍翠美丽的外表是同样不可忽视的。

         “真是一鸣惊人的servant呢,这般气势都像是要攻下潘朵拉城似的。”箱挑了挑眉,语音一落,上空便传来了熟悉的电光雷鸣之声。

         抬头一望,果不其然,碾着电光而行的神威车轮伴随着rider豪迈的高喊声以不输于要塞的气势直冲而去——!

         紫色的雷电汇聚于车轮两侧的利刃上,滋滋作响煞是骇人。rider手中缰绳一拉,神牛们蹄下蓄力,血红的眼中毫不畏惧,猛地撞上莹绿色的光晕!

         巨响随之传来,光晕震了几下,似是抖落了裹着的朦胧感,彻底显现出了真正的模样——浮动着许多古老图纹的魔法罩。

         神威车轮这一击并非试探,而是用了八成之力。可魔法罩却未有一根裂痕,着实让在车上的韦伯瞪大了双眼。这不可思议地防护实在是出乎意料,莫非这座要塞主力防护么?

         那又为何会以如此轰然的方式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呢?

         rider大笑几声,神情没有变动丝毫,手拉缰绳让利刃贴在罩膜上,神牛与rider心有灵犀,足下用力围绕着圆形的魔法罩狂奔了起来。刺耳如金属碰撞的声响传来,夹杂着落雷的轰鸣之声。

         箱远望着,神情冷静极了,不急于帮助韦伯反而观察起了四周。她回头看了看城市中心耸立着的神殿,再看了看侧边已化为灰烬的星银宫殿……最终视线重返浮游要塞之处,她了然的撇了撇嘴,说道:“真是一位狡猾的狐狸。”

         “怎说?”saber上前一步与箱并肩而立,询问道:“箱发现了什么?”

         “啊。”箱点了点头,没有在意saber已经改变的称呼,说道:“潘朵拉选择这块荒地的原因便是地底深处埋藏着的魔力地脉,主脉于神殿之处,星银则位于支脉。”箱指了指星银的宫殿后又指了指要塞的下端,说:“那块荒沙之地应也是支脉之一,这位servant确实强悍,可master更为狡猾,在其他master急于就成时他则潜伏于沙漠中吸收着地脉的魔力以供servant构造出如此强悍的浮游要塞。”

         “……那么这座要塞定于此处是否也因地脉的缘故,若是远离了魔力便会被削弱?”saber很快得出了结论,虽说是提出了疑问,可他已在脑中排出许多战斗方案。

         “是的,若还能自由移动这也未免太过逆天了。”箱轻哼了一声,说:“估计……也并非只有要塞。”

         “嗯?”saber听后视线不自觉从箱的身上落到了要塞下方的广阔沙地上,原本平静无波的沙地在眨眼间发生了异象。由要塞末端的尖锥顶端不断滴落下如杯中红酒般艳丽的粘稠液体与散沙化作一体,犹如生物般蠕动抽搐,渐渐扩展而开,形成一长方形的红色地块。

         红色有时给人很是不详的视觉冲击,而此时更是带来了让saber心中一沉的画面——粘稠的液体化作了上千名身披古时皮甲的狼牙兵,红色地块则成了他们整齐有序的阵型。

         士兵们一动不动,头盔下的双眼空洞无光,灰白色的肌肤与兵刃散发出浓重的厮杀之气。saber曾有幸亲眼见到征服王的军队,战士们热情豪放,善战不畏生死,虽是宝具中如英灵般的存在却散发出浓烈的活力与血肉之感。而眼前的狼牙兵们与其截然不同,死气沉沉且满含杀意,似是有黑红之气缠绕其身。

         “啊,比想象的要更麻烦了。”箱皱了皱眉,满不在乎地说道:“呦呵,善战的骑士王呦,你能否也召唤出自己的士兵来呢,不需要这么多来一个圆桌的数量也能清点小兵了。”

         “抱歉,我并无如rider一样的宝具。”saber很是遗憾的叹了一声,说:“不过是群没有思维的杂兵,无须多想。”

         “不哦。”箱指了指天边,眼前再次出现的奇特景象又让saber愣神了一下。

         大概是要塞的主人厌烦了神威车轮不断发出的刺耳之声,一抹黑色的狂风从要塞中央穿过魔法罩呼啸而来,rider驾车躲避,韦伯在脚下施了魔法将自己站得更稳,咒语与手势结合在一起形成一道道光束袭上黑色的狂风,撞上之时尖锐的惨叫声响起,韦伯定睛一看,那抹风竟是半人半鸟的丑陋翼人。

         上身是人类的形态且手持兵器,背后却长着油亮的黑色羽翼,□则全然一副鸟类的样子,尖爪锐利极了,暗红色的指甲似是能滴出人血来。

         “harpuia?”知识渊博的讲师一眼就认出了翼人乃何种怪物,心中一沉,无数资料从脑海中滚过,思考的同时手中发出的魔法没有中断过。rider与韦伯默契十足,王驾驶着牛车碾碎一颗颗丑陋的脑袋,魔法师则用光束烧毁一双双羽翼,没过多久百名翼人便全灭,而此时韦伯也哼了一声,说道:“我多少能猜出master是何人了。”

         “哦?”rider将车停在了与要塞有段距离的空中,一边警惕着一边问道:“何人?”

         “纳粹。”韦伯‘啧’了一声,很是懊悔地说道:“那位从你我手中脱逃的狡猾家伙,他身上带着圣杯容器,当时我给予他的圣遗物是真品,那次虽然把他的同伴都杀死了,可容器与圣遗物都不翼而飞。”

         “啊,是一件好事啊!”rider拍了拍韦伯的肩膀,想赶走韦伯的郁闷似的,转过头对着远处的要塞高喊道:“浮空要塞的主人——caster呦!吾乃征服王,已知晓汝为何人,何不自己上前与吾报上名讳!”

         豪迈的声音宛若蕴含魔力,震得箱与saber耳膜胃痛。当回音消失时,浮空要塞传来了女人娇柔百媚的声音,回答道:“勇气可嘉!敬汝与吾同为王者!且仔细听好,吾乃亚述女王——赛米拉米斯!”

         女人声音如花瓣般柔软动人,而言语中却满含属于王者的霸气。这一落差并未让人觉得奇怪,反之让听者生出无限的向往,想亲眼看看这位历史中以美貌毒辣且聪慧异常的亚述女王是怎样的惊为天人。

         “这下是三王聚集了啊,saber。”箱饶有兴趣地调侃道:“但你太没意思了,rider还能召唤出自己的王军,你却连一个小卒都没有,太没意思啦!”

         “哎,实在是惭愧。”saber并不计较箱的嘲讽,很是配合地露出遗憾的神情,摇了摇头若有其事的叹了一声。

         “走了。”箱没继续多说,轻佻的笑容消散在夜风之中。手中绽裂而出的宽刃刀熠熠生辉,她呼出一口气,足下用力纵身以惊人的爆发力冲着狼牙兵阵跃去。

         莹绿色的保护膜褪去了些许颜色,变得更为透明,露出了浮空要塞中心处站着的艳丽女子。她身穿厚重的暗色礼服,昂贵的面料将女人的身体紧紧包裹住,唯独露出了圆润的肩头与纤细的上臂,以及如雪般洁白的丰满胸脯。黑羽编织的装饰衣领由诱人的乳、沟处向后围绕一圈。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铺在地上宛若华美的丝绸披肩,细跟的高跟鞋头处装饰着尖锐的金属饰品,两鬓的长发末端则结有同样的金属发饰。

         妖艳却持有少女般的柔美,手指轻搭脸侧,动人的笑是诱人的毒,她无意,而她华鞋下踏着的则是无数财力人力构成的华美庭院。

         赛米拉米斯的生前便是如此,柔声一句轻笑一笑,无数男人们便将自己的生命捧上,亚述的女王从不缺少爱慕,她也尽情放任自己沉醉于爱欲之中。追逐一时的冲动之情或是挥手领兵仅为一位俊美男子揭开战争的序幕。

         她四周是大理石雕刻而成的柱子,如古时神殿般恢弘华美。绿意盎然的植物到处缠绕,甚至能绽放出清香的花朵。这是她梦中所想的空中庭院,是她生前没能完成的虚荣。

         千年之后,则成为了她最为强悍的宝具,领兵时的站台,攻击时能够碾压英灵的浮空要塞。赛米拉米斯虽身为caster,却同样能够成为assassin,如作弊般的固有技能-二重召唤是纳粹宁牺牲自己而保下圣遗物的主要因素。

         古时四处征战的王者总是最理想的英灵,他们强悍且极具有智慧。宝具的能力与自身的潜力更是深不可测,最有趣的莫过于史书与传说中给王们赋予的神之血统。

         他们是否真的拥有神的血液?这无人知晓,而世人与书却影响到了英灵在被召唤时的强度。

         关于赛米拉米斯的史书很少,传说却有许许多多。有些人说她是被鱼之女神德珂朵遗弃与流水之中的半神半人,有些人甚至说她是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的母神转世,也有人说她是植物女神。

         诸多说法与猜想才让她有了现在的实力,哦,此时的赛米拉米斯不得不给自己的master轻拍双手。虽然自己的master矮小又丑陋,如行尸般没有生气且毫无趣味,可那颗脑袋中装着的却是令人赞叹的恶计,若是没有他,浮空要塞也不会有如此强悍的魔法罩。

         赛米拉米斯含笑感受着浓郁的魔力充满自己的身体与血液,啊啊,就连吸进的空气都甘美如蜜。

         这样的她——赛米拉米斯与这样的浮空要塞,要怎样才能攻破呢……?

         韦伯上下牙紧咬,牙龈生疼刺激着大脑的神经。他伸手扶着沿边,往下望去,本想看一下狼牙兵的形态,视线中却闯进了一抹熟悉且能挽转局面的身影!

         “箱!”

         作者有话要说:时隔几章的啰嗦,看在熊熊连续申请榜单逼迫自己更新作死踩线的努力下……留个言呗,否则真的好寂寞呀,自家妹子都被我给缠烦了……(虽然我知道我写的不太好留言……)

         自家妹子也吐槽我把箱写的太*,旧剑没活路了。(……)

         21000-4319=16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