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意外来客
        40

         玲珑馆美沙夜所使用的是她早早就准备好的瞬移rune石,若时间充足一点点她便能够将自己和lancer转移到工坊之内。缺失一只手臂的痛楚和面对未知能力者少女时的精神压力让魔术出现了问题,当lancer抱着她再次睁开眼时,发觉到了一处陌生的房间内。

         看起来是普通人家的卧室,家具摆设简单干净,没有私人物品,也许是客房吧。

         就算如此,lancer也不敢随意走动。怀中少女强撑之后的副作用便是止血的魔术失了效果。lancer连忙撕开床单想为美沙夜止血,可若还剩下一截上臂的话许还能有点作用,美沙夜没有那么幸运,圆润白皙的肩头都被削了下来,伤口处平整极了,能清晰看到骨头与血管,就跟切片一样。

         美沙夜的意志随着失血逐渐模糊了起来,想用自己剩余的双手去使用治愈的rune石,却发觉自己没有一点气力,魔术回路像是失去电流般停歇了。

         “啊啊啊啊……!该死的职介限制,要是老子以前的话止个血的法术还是能使用的!”lancer看到这一幕理智全无,忍耐不住所说出的气话很是嘹亮。

         一下子便惊扰了房屋的主人。

         门不是被打开的,而是被一脚踹开。踹门者身穿热裤小抹胸,扎了个单马尾,手中握着的是与现代装束完全不符的长剑。

         “嘘~”轻佻的一声口哨,踹门者挑了挑眉,像是发掘新大陆一样说道:“快看快看,这可是送上门的烤野猪啊,还两头呢,胆子真大!”

         “Avenger!!!你踹的可是老师的门啊!”少女近乎尖叫的声音响起,随之一只白皙的手推开了踹门者,上前一步迈入房间内时则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双唇动了动,感叹道:“完了,床单也废了……”

         “唔嗯,准确说地毯也完蛋了呢。”avenger很是善意的提醒了一下自己的少女ncer的鼻头,说:“看情形你们不像是来偷袭的,意外落入此地么,哎呀真是不走运呢,你的幸运值一定是D吧?”

         一语击中lancer某处的小怨念,噗嗤一下十分快准狠。

         “……你的幸运值也是D啊,avenger……”远坂凛忍不住嘀咕着,惹来英灵不满的一眼。

         “现在不是啊,在家里喝着啤酒便能够随意收个人头,我的幸运值突破天际了!”avenger这么说着,上前走了数步,每一步落下之时,杀气便浓上了几分。

         红色长枪毫不留情的指向avenger,lancer将美沙夜护在了身后,神情凝重,虽未起身却透出丝毫不逊于avenger的杀意,血红色的双瞳闪过一道枪影,肃杀之气满溢。

         “呦,真不错。”avenger眯了眯眼,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只待猎物一动,她便上前迅速将脖子撕扯成片。

         “avenger你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情,给我停下!”此时远坂凛出声拦下,快步上前,不知何时手上挂上了一条坠着红宝石的链子,对着lancer沉声说道:“她的情况不妙,你放心,我并不会加害于她,请让我替她治疗,最起码将血止住。否则她撑不了多久。”

         lancer并未回绝也未接受,反倒是异常的冷静,凝视着远坂凛。眼前的少女与自己的master年纪相仿,甚至有一种相同的气质。他的处境让他除了接受远坂凛的治疗外毫无它法,身后的美沙夜是拖一分钟便多一分的危险。

         很快,lancer做出了抉择。站起了身子,让远坂凛接近美沙夜。不过手中的长枪仍然挡在avenger面前,气势一丝未减。

         叮铃一声,红宝石吊坠晃动几下,远坂凛凝神,红宝石逐渐散发出美丽的光晕,被光晕所笼罩之处,血液停止了下来,就连伤口都有愈合的趋势,很是神奇。

         远坂凛的目的不在圣杯,所以救下眼前的少女master对她而言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若对方知恩图报,反倒是能帮助一下老师的想法。

         想到这里,远坂凛颤了一下睫毛。

         是啊,老师的想法……樱一定不知道吧。

         一定被闷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一心只为取得圣杯治疗雁夜叔叔。就连她的出现和avenger的存在也不知道。

         到了最后,小樱得知真相后会不会还对她露出微笑呢?一定会恨她吧,或是形同路人。

         幼时幸福的一幕幕是远坂凛不曾忘却的美丽回忆,无论姓氏如何改变或是发色和瞳色让姐妹二人再不相似,还是自己的父亲那些魔术师的说法。远坂凛都不愿意去承认间桐樱已非自己的妹妹,也不愿意放弃樱。

         樱就是樱,凛的妹妹。

         过了十分钟左右,伤口总算是愈合了。红宝石的能力虽是神奇,但也无法让断臂重生。少女美丽的身躯上注定留下了显眼的残缺。

         远坂凛站起了身,让lancer扶住美沙夜。失血过多的美沙夜看了一眼lancer,似乎在确认lancer是否安然无恙,随之安心地合上了双眼。之前过多的失血已经让她疲惫不堪了,心安之后更是立刻陷入了昏睡。

         怀中少女平稳的心跳让lancer轻叹了一声,他没有将美沙夜放在床上,而是打横抱起,一副随时就走的模样。

         “多谢相救。”lancer点了点头,被敌人所救对他而言是很古怪的事情,可现在则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杀惯了的英灵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用僵硬的语调说出了谢意。

         “行了,我的master心地善良可爱迷人,救了你的。作为交换,和我打一场如何?当然啦,你自行解决的话我更欢迎啊。”莫德雷德抬起手,用手指比了比自己的脖子,暗示lancer赶快‘自裁’。嘴上是这么说,手里的剑却闪过一道光。娇小的身体蓄势待发,蠢蠢欲动的杀意充斥着不大的客房。

         远坂凛无奈的叹了一声,猛地拍了avenger一下,说:“真~是的!你不是要保存实力跟你的父王一战么!我不愿意做乘人之危的事情,你给我收敛一点!你是骑士吧?骑士精神去哪儿了?”

         “在一场场实战里被狗吃了咯。”avenger耸了耸肩,听话的收起了自己的长剑,却仍然嘴贱地说:“我的master啊,你太天真可爱了。要知道乘人之危可是自古以来的习俗啊。看到落水的敌人扔一块石头,看到在草堆里的燃一把火。受伤的撒一把盐,再放猎犬去追……”

         “你够了。”远坂凛立马打断了avenger,秀丽的双眉微皱,一脸不悦地说:“一点都不优雅!”

         “优雅在中世纪能当饭吃么!无论过程怎么样,只要能赢不就行了?”avenger冷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说谁,语气内满是嘲讽之意,道:“追求高尚和优雅,结果就是众叛亲离的悲剧。”说完便转身离去,不再多言。

         远坂凛对着lancer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的英灵脾气古怪,见谅。你现在带着重伤的master要去哪里呢?我属于中立,是旁观者,对圣杯并无兴趣,所以你们并非我的敌人。若你信得过我,不如暂且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明早再离开。”

         lancer听后低头看了看昏睡着的美沙夜,想了一会儿便点头答应了。听到回复后,远坂凛反而比得到帮助的lancer更为开心,立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去拿新的床单,你先把她放在床上休息一下!”远坂凛想合上门,手却落空。尴尬的看了看地板上的门板,吃力的将门板立了起来,一手握着门把手,将门板卡在了门框内,确定不会轻易倒下来后也没走开,反倒是把门板一推,对着lancer说道:“要要要……要不换一间吧,还有其他空着的房间!这门一时半会修不好了……”

         “不用,我和master在这里休息就行了,一夜而已。多了,小丫头。”lancer一边回答一边将美沙夜放置在了柔软的床上,一手托着美沙夜的后脑勺一手将压在脖子后面的长发理了出来,动作十分轻柔。

         远坂凛看到后脸一红,连忙重新合上门板。拿着啤酒瓶直接对吹的avenger看到后猥琐的笑了笑,让少女的脸又红了几分,同时也惹怒了傲气的少女。

         “笑什么笑啦!打你!”远坂凛嗷的一声扑了上去,双手在avenger露出的细腰上猛地一掐。

         “疼疼疼!!轻点啊疯女人!”avenger也嗷嗷叫了起来,却没用力拉开远坂凛任由她继续掐自己。

         “哎……怎么什么奇怪的事情都遇到了呢。”远坂凛的攻势停了下来,站直了身子,神情忧郁地说道:“被夺走的令咒,作为第八职阶被召唤出来本不该存在的你……还有莫名其妙出现在客房内的lancer。你说我做的对不对呢,早知道就不搬到老师的别墅里了。”

         “想什么都是白想,事情都发生了。”方才一动让肚子里喝下的啤酒冒出了泡,avenger很没形象的打了一个酒嗝,听起来十分恶心。

         “……你还真是个男人啊……”

         “废话,老子哪里不像是男人了!”

         除了举止哪儿都不像。

         当然,远坂凛深知自己servant的雷点,没将这句话说出口。转而看了看窗外,心想要不要给老师打一个电话。

         方才的魔力震荡和爆炸一定是英灵所为,老师一定在忙。老师虽然嘴又毒又硬,心却软的不行。若是老师看到lancer抱着重伤的少女出现也必定会救下,所以她做的事没有问题。

         不过……

         远坂凛想到了老师一些行为,心便是一沉。

         现在的老师……还会不会如我所想的那样呢……若非她追问和察觉到不对之处,老师才把真相告诉她,否则她一定会和小樱一样从始至终都被当做棋子来下吧。

         或者说,老师认为就算她知道这些,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毕竟只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想多个英灵多一份战力。失去了,也无损局势。

         不能再想了,想什么都是自己的猜测。

         还是耐心等待老师和rider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