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永别
        51

         拔地而起的漆黑高山猛得迸裂出无数痕迹,黑泥自其中喷涌而出。那似岩石般的物体掉落在地上后便消失殆尽,地面再次震动了起来。

         兰斯洛特与亚瑟持剑与黑影长战,然而在当他们挥下剑时,黑影却不见了踪影。脚下的震感让他们都叫视线聚集在了圣杯上,崩塌的景色很是骇人。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他们还是立即跃上略高的废墟之上,远离渐渐溢出的黑泥。

         就在这时,圣杯顶端忽然出现两道重叠的声音,淡淡的光晕笼着,让亚瑟看不清是什么。兰斯洛特见到之后立马皱起了眉头,身影一闪,不顾地上的污浊与圣杯的危险,往前狂奔。

         高大的紫发骑士伸出双手,稳稳地将其接住。果不其然,在自己怀中的是已昏厥的间桐雁夜与满脸泪痕的间桐樱。骑士换了一个姿势,雁夜与樱的体重对他而言像是羽毛般,手臂没有一丝颤抖,转身奔向安全的高处。

         兰斯洛特先将间桐樱放下,等少女站稳了之后他再将自己的披风扯下,披在了地上,很轻很温柔地将间桐雁夜放在了上面,如对待一件玻璃品。

         间桐樱的发色与瞳色未复原,脖子上还有些许红痕。亚瑟投来的深邃目光她并不在意,跪坐在满是尘土的水泥块上,双手紧紧握住间桐雁夜的手。

         “master。”兰斯洛特可谓是松了一口气,将间桐雁夜抛入圣杯之内时他便一直悬着心,现在见到两人都安好的样子,郁结散了不少。

         “谢谢你,兰斯洛特。”间桐樱侧过脸,半垂眼帘,目光湿润。一句感谢满是真心实意,这让兰斯洛特有些惊讶。

         未等兰斯洛特接话,天际传来雷鸣声,他与亚瑟同时抬头,又一惊喜出现在了眼前——神威战车。

         rider的披风有些破旧,韦伯青筋暴起的手颤颤抖抖地取出了一根烟为自己点上,车内则躺着一位累垮后昏睡的少女。神牛们直奔亚瑟所站的高处,当蹄子踏上水泥平面之时鼻内长长地喷出了一口气。rider下车,拍了拍神牛们的脑袋后,神牛们便曲下膝盖,跪坐在地上歇息了起来。

         “累死老子我了……”韦伯觉得自己的身体那儿都在酸疼,就连吸烟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抱怨道:“庞然大物太烦人了。”

         “啊哈哈哈,master你不还有着抱怨的力气么?”rider拍了拍韦伯的后背,力道也弱了许多,说:“胜利便是最好的休息!”

         韦伯看着垂头不语的间桐樱与昏迷的间桐雁夜,连忙吸了几口烟后便碾灭,上前走到了间桐雁夜的身旁半跪下,伸手探了探,柔和的鹅黄色光芒浮现在他的掌心之中,贴近间桐雁夜的额头后融入其中。

         “太累了而已,不必担心。”韦伯喘了一口气,当他抬起头的时候见到的是间桐樱死死咬着下唇的模样。毕竟是自己的学生,心头一软,抬起疲惫不堪的手摸了摸少女苍白的秀发。

         “老师。”

         “行了,我都知道了。”韦伯拍了拍间桐樱,柔声道:“还好你没事,否则老师我恐怕要愧疚一生。对不起,老师欺骗了你。”

         盈盈泪水一颗接着一颗滑落而下,间桐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随后自嘲地笑了一声,说:“我失败了。”

         韦伯蹙眉,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站起身子面对坍塌的圣杯,问道:“就此结束了?”

         “怎么会呢?”樱淡然地说道:“我是伪造的容器,吞下真容器后才成为了真正的圣杯容器,而现在我脱离了,纳粹所做的则留在了圣杯内。”

         “看来是打算重建了,啊,糟糕。”韦伯忽然大声说道:“saber,快点将圣杯毁灭!”

         语音一落,像是听见了韦伯的声音般,流淌在地面上的黑泥沸腾了起来,浮在空中朝着圣杯汇聚而去。山体上的裂痕被填补,以令人恐惧的速度恢复了原本的面貌。

         间桐樱听见了来自圣杯的狂笑声,她痛苦地掩住双耳,说:“圣杯的意识很强烈,之前就试图将我抹杀。”

         取得自由的圣杯意识贪婪地吸收着四周所有的魔力,树木植被在接触到灰黑色的空气后瞬间枯萎,未给韦伯一点时间便将整座城池的生命吞噬干净。本想也袭向韦伯他们,saber则挥剑让风王结界环绕着众人,轻而易举地将其隔绝。

         韦伯的手指摸上了手背上的令咒,绿色眸子沉了一分,他想了一下后说:“rider,抱歉。”

         “你不需要抱歉。”rider拍了下自己的小master,大笑出声,道:“能够再次看见这个世间,已足矣!所以,saber呦,快展现你的能力吧,将圣杯摧毁!”

         “我知道。”saber一点都不惧怕吸取了魔力后重新展露狂恶之姿的圣杯,他上前一步,风在脚下聚集,化作透明的踏板,让王者一步步走上天际。手中卸去薄沙的圣剑随着主人的动作在这灰暗的雾气之中溢出点点璀璨金光,似是有一道光束自天际泻下,将亚瑟·潘多拉贡笼住,宛若神的旨意。

         圣杯感受到了源自于圣剑的威力,黑泥翻滚着散出更为浓烈的恶臭。韦伯抬手用尽最后的气力,支起结界阻挡住那连水泥都能轻易溶解的液体。恶意肆意弥漫,哪怕不去触碰黑泥,都能在空气中感受到那令人窒息的阴郁。

         亚瑟则全然没受到一丝感染,专心致志地望着眼前的万恶之源。他知道自己一剑挥下后迎来的便是终焉,能洗净自己的罪。

         覆着银甲的双手缓缓收紧,他没有犹豫,但却迟迟没有挥下剑,因为他在等某人。

         圣杯则完全利用了这一点点的时间,顶端氤氲地黑色水汽再次汇聚成蛇型怪物,粗壮庞大的身体盘踞在山体上,嘶嘶作响。它张开腥臭的嘴,滴着毒液的獠牙欲袭向亚瑟。

         就在此刻,天际乍现一道火色光华,如坠落的陨石撞击在了蛇头上,一声巨响后火焰顺着巨蟒的身体将山体环绕,过了一会儿后形成了坚固的锁链。锁链像是活物,不断勒紧,又如流动的融金,灼热滚烫。

         而在顶端,那将巨蟒轻而易举杀死的陨石展开炎翼,扇动了几下,纯黑色的尖角在火光下熠熠生辉,看起来像是用黑曜石雕刻而出。被热涛卷得飘散而开的红色长发尾端就是那汹汹燃烧长久不灭的火焰。炎魔身穿的衬衫已破破烂烂,露出了胸前白皙的肌肤与暗色图纹。

         令咒边缘散发出血色光晕,像是从细小伤口溢出的血液。

         “亚瑟。”炎魔缓缓展露出了一个微笑,她压低了些许眉头,微微眯起双眼,在这耀眼的光芒之中清清楚楚地映出了在几百米外的亚瑟。

         “箱。”亚瑟垂下手,却未松懈握剑的手,他忽觉眼角酸涩,说:“你还真是掐准了时间。”

         “好歹也是最后一面。”炎魔垂下头,望向在结界之中的韦伯,那人类好友抬起脑袋绿色双眼之中满是不可置信,她已经无法再靠近亚瑟了,更别提脆弱的韦伯,稍稍点了点头,算是给自己的好友一个告别礼,随之她说道:“我的事情结束了。”

         “啊,这是你真正的样子么?”

         “是啊,但还不算真正的我。”尖锐的指甲点了点太阳穴,炎魔对自己的恋人说道:“因为我还爱着你。”

         “这真是我听过的最美的情话。”亚瑟蹙眉,却笑了出来,多少有些苦涩,但他心知这是最好的结尾,啊啊……也不算吧。若是能让他上前在将自己所爱的炎魔拥入怀中,轻吻她炙热的双唇,再在她耳畔说几句情话的话……可是,他还需要自己的身体去毁灭罪恶,用双手挥下圣剑的光辉。

         亚瑟能清楚地看见炎魔的容颜,炎魔也能看清楚那双自己所爱的碧色双眸中映出的任何一点光与影。他们都想再次触碰对方,都想再次交换一个永别的吻,然而他们却又都知道,这是不能的。

         心比任何时候都要亲近,在这热浪之中融化,合为一体,哪怕无法触碰到对方……一根发丝都不能。

         含笑着,沉默着。视线交融,如痴如缠。

         炎魔觉得心口痛到令自己想要哭泣,她颤了颤长睫,垂下眼帘,手指抚上胸前发烫的印记。

         然后,她启开双唇,说:“以令咒之名,saber,摧毁圣杯。”

         源源不断的魔力汹涌而上,亚瑟没有一丝抵抗地再次举起了圣剑。

         “以令咒之名,saber,摧毁圣杯。”

         救世的圣洁光华降临在被污浊侵袭的世间,驱走一切灰黑瘴气,吹走厚重的云层,让烈阳泻下温暖之光。

         “以令咒之名,saber,杀死炎魔。”

         除了炎魔与亚瑟,无人能在这灼华中睁开双眼。

         亚瑟一生挥下无数次剑,为了国家为了大义。他也非是书中所写的完美存在,走错过路犯下了罪孽,恍然醒悟之后再次为现世带来了安宁。

         [亚瑟王终会再临,在人们需要他的时候。]

         双手不曾颤抖,心中也没有犹豫。他知自己所做之事,也知自己挥下的剑将带走恋人的生命。

         他不得不这么做,恋人的请求他也无法拒绝。

         泪水在风中飘散而去。

         “EXCALIBUR!”

         一切尘埃落定。

         ……

         …………

         尘归尘,土归土。

         来自旧时的王者呦,似是从梦中惊醒。身上满是伤口,蛇的毒液在身体里肆虐。他靠在苍天大树上,四肢乏力,身上的铠甲压得他有些喘不过起来。

         有脚步声渐近,他睁开双眼,看见的是绿意盎然的宁静森林,风吹起他柔软的金发,带来一丝沁人的凉意。

         骑士下了马,半跪在自己的王者身前,说道:“我已将圣剑丢入了湖中,王上。”

         “贝德维尔,告诉我你见到了什么。”

         “当我将圣剑扔入湖中之时,有一只手接住了剑,挥舞了几下后沉入湖中。”

         “贝德维尔啊,感谢你的忠贞。”骑士王咳了几声后,调笑地说道:“你若还撒谎,我必定跳起来打你几拳。”

         “惭愧,请王原谅。”贝德维尔羞红了脸,当他看见骑士王脸上带着的柔柔笑意与那虽被蒙上一层阴翳却仍波光粼粼的碧色眸子,他好奇地问:“王上,我离去的时候你是遇到了什么事么?”

         “啊,我做了一个梦。”

         “怎样的梦?”

         “一个美丽的、动人的梦……将我心中郁结解开,将我的罪孽洗净。”骑士王叹了一声,他略微抬起头,透过绿叶落下的柔和日光驱走了他双瞳之中的灰色,他说:“贝德维尔,将我扶到湖边,准备一只小船,我将乘船离去。”

         贝德维尔听后哭泣了起来,上前将骑士王扶起,一步一步,蹒跚地走到了那他刚刚来过的湖边。

         当骑士王躺在小木船时,王便已无了生息。贝德维尔连忙擦拭自己的眼角,不想让自己的泪水沾染在王的遗体上。

         贝德维尔看了看,觉得王太过孤单。于是他采了湖边那不知名的白色野花,花瓣没有玫瑰那样丰美,也没有百合的清香。可却柔软极了,铺在王的身边如同一朵洁白的云。

         湖水感受到了小船的存在,一点点荡起波浪,将载着骑士王的小船往远处驶去。

         贝德维尔跪在湖边,额头贴在泥泞的地上。

         一生高洁如太阳般璀璨的骑士王,沉眠于传说中的avalon。

         若有一日,在遥远的未来,当人们需要他的时候,他必定会再次持剑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永恒之王——亚瑟·潘多拉贡。

         -终-

         作者有话要说:True End ---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写到结尾了反而啥唠叨都没啥想说的了,这是我认为的真结局。

         至于之前答应的橙子猫妹子的HE,我会在之后以免费形式放出,也会更一个新章发一点开头,然后作者有话里放链接,相当于之前浴室的那个取得方式。(是给一直支持,购买正版的读者们的福利。或者会放一些设定,比如说旧剑参与了的四战是如何。是比起阿尔托利亚参加的而言,结局比较好的。)

         至于啥时候我没个准,最近太忙了,行程很赶,有可能明后我就呼啦一下产出来了。

         其实那个HE番外就是……瞎扯!妄想番外,连END都不算啊哈哈哈哈。

         嗯嗯,之前说好的给长评的几位快点冒出来抚慰我啊!!!!

         其他唠叨等HE放出之后再说……

         然后顺便!!!请收藏一下熊熊的作者专栏,感谢支持=3=!让我们以后继续在冷门里愉快玩耍!点两下很方便哒!!!

         于是先挂个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