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修真界5
    浔阳垂着眸子,说道:“那是何人。”

     南怀慕道:“是个名为春宝的姑娘家,师尊……只需搜她生辰便可。”

     浔阳默然道:“且说来。”

     南怀慕心中一喜,赶忙说了春宝的生辰。

     浔阳抛出意念,过了会儿,她冷淡道:“地府并无这人。”

     南怀慕愣怔片刻,不敢置信地说:“不可能,那是我结发多年的妻子,前几日刚没的阳寿。”

     浔阳别开眼去,道:“若是不信,何必求我。”

     南怀慕呆了许久,在某一刻,她忽的涨红了双眼,扑过去抓住了浔阳的肩膀,定要浔阳再找一次。

     浔阳起身挥了袖,言语中浮现不耐烦,她斥责南怀慕道:“哭哭啼啼,哪有修道之人如你这般的。”

     南怀慕原本还未哭,现下听了这话,当真哭了出来,她对着浔阳低声哀求般说道:“那人,定是真实存在的。”

     她又说了一遍:“是真的。”

     浔阳这才明白,南怀慕害怕的是什么。

     ——她怕的是,所有一切是她幻想,春宝只是一场梦,梦醒以后,虚幻成烟,更别谈什么梦中人能有好归属。

     南怀慕想要的,不过是春宝的世世安宁,现在若是达不成这个愿望,便是拿刀劈了她的心,要她日夜痛苦。

     浔阳冷然道:“不过是个凡人罢了,存不存在又有何两样。”

     南怀慕双手撑在地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落。

     她说:“你不懂,你这种人……怎么会懂。她是春宝,是我的春宝。”她喊了几十年的春姑娘,那个成日懒散散的不愿多动的好姑娘。

     那种真实的触感,难道真的是梦吗。

     南怀慕不信,她捶着地,几乎要嘶吼出声:“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她喃喃的喊着春宝的名字,捏紧了地上的泥土,细小的砂石嵌入她的皮肉,流出了暗红的血。

     浔阳忽的觉得心烦无比,她静心多年,狂躁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现在,她竟因南怀慕的几声哭喊而心情烦乱。

     南怀慕一直说着浔阳不懂,不知,然而,浔阳是知晓这一切的。

     即便南怀慕没有哭着喊出来,她也是知晓的,并且比任何人都深刻地明白。

     因为她便是那春宝。

     她共救了南怀慕两次,现下想来,这两次,她都是后悔的。

     第一次是天地饥荒之际,她于杂草丛生的深巷之处,见了一孩童肆意聪慧,戏耍心生恶念的人贩子。

     那孩童被淤泥糊了满脸,唯独一双眼浅淡柔和,散发出明亮的光,占了便宜后便爽朗而笑,露出一口白牙,当真是极其张狂的。

     浔阳被那张扬迷了眼,在原地站了许久,待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赶忙离去了。

     只是她没想到,二人会如此有缘,甚至还结成了八百年的师徒。

     八百年间,浔阳对南怀慕愈发的上心,她总是想看到南怀慕笑脸的模样,恨不得将自己会的剑道口诀全部赠予南怀慕,只愿这人能开开心心的。

     她的另两名弟子发觉了这点,觉得好处竟让南怀慕占了去,便总是欺负南怀慕。

     南怀慕不自知,以为是别人故意挑刺。可事实就是那样,——人心总是偏颇,浔阳常常想着,如果可以,最好将一切好用的都给了南怀慕。

     她知道自己对南怀慕,喜爱的有些过分了。

     几次三番的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以后,浔阳摆放出器灵阵,测了自己的命数。

     命数之中显示她仍有一场情劫,渡劫以后方可成道。

     那一劫,不需多想,定然是南怀慕了。

     浔阳内心恍然,觉得往日种种有了解释,同时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道劫难。

     往日的通天道者们,都是果断的毁了会引起自己劫难之人,从而达到迅速飞升。

     那些犹豫不决,下不了狠手的,最终都是落得元神聚散的结局。

     可要她毁了南怀慕,真是万万做不到的。

     浔阳在青龙山的藏书阁之中翻阅了好几日,希望能寻到一个两全的办法。

     还未等她得到理想的方法,此事已被青龙山的掌门得知,掌门将她寻了去,问她准备如何抉择。

     浔阳低垂着眉目,说是一切听掌门的意思。

     掌门之人哪能不知道浔阳的心思,她叹了口气,与浔阳说道:“若实在无法割舍,便和她在尘世了结缘分吧。”

     此番说法也是常常存在的,凡世历劫,只要能安然度过,便可直接领悟大道。顿悟之后,便是飞升。

     一名修道之人,毕生所求的,就是如此境界。

     浔阳听了后,抬眼瞧了掌门,说道:“南怀慕已非普通凡人。”

     那所谓的尘世断缘,通常是用在一方是凡世人时。修道的便同样化作普通人,与那人共度凡间一世,算是了断缘分。

     可南怀慕入了道,已经享有长久性命,亦有通天入地的本领。

     对付凡人的法子,是不适用的。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掌门缓缓道:“毁她灵根,逼回凡人,便可。”

     浔阳猛地瞪大了眼。

     “莫要担心,我已经想好,只待你二人都得了果,她便可重归修道之途。”掌门盘腿而坐,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她缓缓地讲述了此种法子如何实践,又掏出了一件器灵来,说道,“此物用于她身,便可保证她活的比你长久。”

     浔阳听了,不敢言语。

     掌门接着说道:“若是不断尘缘,且不说你,就连你那徒弟,也只会被你拖累,成了山间一抔土,永远无法登仙。”

     如此再不答应,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浔阳已被说服,她点了头,说是绝不辜负掌门的好心。

     于是有了第二次的拯救。

     只是这一次,南怀慕的惨,因浔阳而起,浔阳想着,自己合该要还的。

     她努力的完成所想的一切,南怀慕想吃肉,她便去捉,南怀慕想与她结缘,她便应下,南怀慕的眼睛从未恢复光亮,于是她充当南怀慕的眼,在那晦暗世间,替南怀慕瞧那无趣的事物,之后讲给南怀慕听,引之灿然一笑。

     浔阳是满足的,她甚至想着,若是两人真能结成道侣,这样相安无事的度日子,也是极好的。

     这种泰然,一直维持到了她阳寿耗尽之日。那个时候,南怀慕将她抱在怀里哭,当眼泪打湿自己的脖子时,浔阳后悔了。

     悔意来的汹涌无比。

     她的心境从未被触动到如此地步,她想告诉南怀慕一切,让南怀慕不要伤心,也不要害怕,所有的都会好起来的,可是她给自己设定的时限,未能将那句想说的话,说出口。

     事后,她懊悔过,也想过重新去寻找南怀慕。

     理智阻止了她。

     短暂的冲动怎么可能带来幸福,唯有不灭的灵魂才可以大大方方地存于天地。

     既然当时错过了,那便继续下去吧。

     浔阳重新定心,在青龙山上当她的大乘道祖。

     青龙山的掌门半年之前闭了关,门派之中,又没几个元婴以上的,因而比之其他的豪门,日子过得并不如凡世舒心。

     曾经的她,总能得到南怀慕的细心照料,虽说活在农户的低矮石屋之中,南怀慕总会想方设法的将找出一些令人舒适的东西,不让她受一点苦一点累。

     南怀慕对于春宝真的是极好的,这人一直是这样,若是认定了谁,就会拼出一股狠劲来。

     可惜这种专情,是属于春宝。

     浔阳是春宝,又不是春宝。

     听着南怀慕哽咽的声音,浔阳亦是心中发酸,她挥了一道决进入南怀慕体内,说道:“够了!”

     南怀慕拉着浔阳说:“师尊,你便再寻她一次吧。”

     浔阳看着如此模样的南怀慕,仰头看向远处山间,过了许久,她心头涌上一阵恶意,她对南怀慕说道:“那人入不了轮回,你可知为何?”

     南怀慕停下来看她。

     浔阳伸出手来,招出一道蓝色的幽魂,对南怀慕说:“因为我会将她的魂魄捏碎。”说完以后,拳头捏紧,无数细小的蓝光从指缝间四溅。

     那光点在空中浮荡了一会儿,转眼成了灰黑的烟烬,掉落在地上,混入泥土,就像是被安葬了一般。

     四周陡然寂静无声。

     一群黑鸟从山间扑翅上天。

     南怀慕这才反应过来,她绝望地大喊:“不,不要!!——”

     她根本分辨不了真伪,脑中只有“春宝被捏碎了元神”这一事情。

     她将春宝的生辰说给了师尊,而师尊却如此背叛她!师尊,杀害了她最爱的人……

     南怀慕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在地上扑腾了一会儿,没了力气,寂静许久,又爆发出了一阵震天动地的咆哮。

     内劲四射,力道强大直接弄碎了周围的小山峰。

     吼完以后,她脑中尽是嗡嗡的响声,最终,她失神地昏死在了地上。

     一名青龙山的道士闻声而来,瞧见了南怀慕与浔阳,便问发生了何事。

     浔阳没有多说,只是指了指地上的南怀慕,让那人将南怀慕带走。

     那人走过去仔细打探了南怀慕的气息,发现竟是一名历劫成功的化神期大能,顿时喜上眉梢,对着浔阳说道:“青龙山竟出了如此大能。”

     浔阳没有理他。

     那人讨了没趣,直接将南怀慕放上飞剑,御剑离去。

     天空传来了呼啸声,隐约还带着南怀慕低声哭泣的哀声。

     浔阳望着那远去的剑影,知道那哭声不过是自己的幻觉,可耳边一直萦绕不断,甚至夹带了春宝二字。如同是入了魔障,浔阳端坐了一会儿后,躺倒在了地上。

     南怀慕是不可以仍活在过去的,若是无法释怀春宝,她这辈子都无法回归道途。

     而浔阳,本可以选择更加温柔的方法,可她就是瞧不惯南怀慕宠爱春宝的这幅模样。明明自己曾经就是那人,竟较劲较到了自己头上。

     待天地无声之后,她平平地铺直了自己的身体,捂着眼睛想着:为何会有人,扭曲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