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永世沉沦的宿命
    “本来马家昨天有机会弄死他的,可惜带过去的人都是渣渣!要是我出手,一定要带一群武道界的高手!”

     郭金铭目露寒光。

     他虽然在单独面对卢不死时,充满恐惧,可一旦逃了出来,便觉得其实卢不死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在他看来,马凌云昨天被杀,无非就是带过去的人实力太弱,被卢不死秒杀,要是他带了一群武道高手过去,那么卢不死有三头六臂都必死无疑!

     郭金铭恨卢不死!

     特别是想起自己早上当着整个班的面,在卢不死面前那屁滚尿流的模样,郭金铭就愤怒憋屈得想杀人!

     “郭少,关于怎么杀卢不死,我倒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陈二狗摸着因为磕头而红肿起来的额头,目中闪过一丝寒光,一脸神秘兮兮地朝郭金铭说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郭少,其实,有时候要报复人,除了除去他以外,更狠的,是让他身败名裂地活着!

     因为...死了也就死了,这多轻松啊!可让他身败名裂地活,使他承受无尽的痛苦,让他在痛苦之中受尽折磨,那时候再除去他,岂不快哉!”

     陈二狗的话,顿时让郭金铭豁然开朗!

     是啊!

     他身为郭家大少,要杀一个人,还不简单?

     哪怕他要杀的人,是一个会功夫之人,是一个高手,可只要安排好了,杀他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然而...仅仅只是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受尽这世间最痛苦的折磨,在这无尽的苦海之中缓缓死去,这才是真正的报复!”

     陈二狗的话语,如同一道雷霆,立刻使得郭金铭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强烈的光芒!

     “说具体点!”

     他连忙催促道,既然陈二狗这么说了,那么他肯定已经有了计谋。

     陈二狗嘿嘿一笑,凑到郭金铭耳朵边上低声道:“我们如此这般....”

     郭金铭的双眼,越来越亮,最后,甚至还露出了激动的神色,狠狠一拍陈二狗的肩膀,表杨道:“不错!很不错!二狗啊,没想到你平时人挺老实,可心里居然这么阴毒!”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这一天,对于五班的学生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平时,他们喧闹惯了,上课要是不说几句话,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嘴巴。

     可今天,极为反常的是,居然没人敢开口说话,所有人都生怕吵到了卢不死!

     甚至之前叽叽喳喳围在卢不死身边的女生,都脸上涨得通红,一个个明明想上去攀谈聊天,心里怀着强烈的好奇,可又对卢不死那里充满了敬畏,再也不敢接近。

     这种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放学。

     众人眼看着卢不死离开教室,这才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呼!终于放学了!”

     “妈的,回去以后,一定要问清楚郭少这小子什么来头!太有压力了!”

     “对啊!连郭少都那么怕他,我根本就不敢多看他一眼!”

     “你们一群辣鸡,连看他都不敢!我之前上课时,就一直盯着他看,不也没事?”一人面露傲然,侃侃而谈。

     “呵呵,福兴寒,我记得你看他的时候,被他轻轻扫了一眼,立刻就浑身哆嗦,然后裤裆都湿了吧?”他同桌目露不屑,直接揭了他老底。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那个被称为福兴寒的男学生脸色顿时通红,傲然消失不见,露出了被揭老底的羞愧,双腿下意识地夹紧了一些。

     “哈哈哈哈!福兴寒被卢不死一眼就吓尿了!”

     “噗!福兴寒,说谁辣鸡呢?你特么都被吓尿了好吗?”

     “...”

     ....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才能放下执着。”

     秋风扫过。

     掀起了一个个细小的风漩。

     这些风漩卷起一片片落叶,将它们从地上带起,旋转中,又轻轻落下。

     沙沙——

     卢不死踏在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校园香樟树的叶子从树上一片又一片地落下,这代表着死亡。

     它们像所有人一样,宿命不可变,入秋了,就会随着秋风吹过而飘落。

     而人们,老了,就会随着岁月流逝而一步步走入坟墓。

     卢不死看着这些落叶,他脑海里忽然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曾经缺失的记忆,恢复了一丝,他想起了某个画面。

     在那个画面里,他怀里躺着一个老妇人。

     而他,面容始终是少年模样,满怀哀痛地看着怀里那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的她,无比地哀痛中,他仰天发出凄厉的咆哮!

     “宿命啊!!!”

     “既让我永恒不死,又何不让我轰碎这天!”

     “即让我永世痛苦,又何不让她彻底消亡!!”

     “为何要让我不死!!为何要让她无尽轮回!!为何要让我白白拥有恐怖实力,却轰不碎这命!!!”

     宿命,不可改变。

     宿命,不可违背。

     宿命,不可抗拒。

     他的宿命,是永生不死。

     而她的宿命,则是在轮回中永世沉沦。

     无数年来,他都想改变他们二人的宿命。

     可无数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改变。

     像那些落叶...

     无论风多么努力地将它们吹上天,可风总有尽时,它们落到地上,化为尘土的宿命,一直没有改变过。

     永恒中盘旋不断的岁月,在卢不死口中,化作了一声叹息。

     “你在想什么呢?”

     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卢不死没有回头,便立刻知道这声音的主人:陆怜梦。

     顿了一顿,他说得:“我在想一个人。”

     语气里,流露出一丝哀伤。

     陆怜梦正想快步与卢不死并肩行走的脚步,蓦然一顿,不知为何,她心里竟出现一股刺痛。

     “她一定很好、很优秀吧?”

     她终究没有与他并肩,而是落后他一步,黯淡地问了一句。

     “她很好么...”

     卢不死轻吟,他停住了....

     伸出右手,一片香樟树叶盘旋而落,正好停在他手心。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陆怜梦的问题。

     她很好么?

     她很优秀么?

     或许...是吧?

     他有怎么会知道呢?

     关于她的记忆,他全部忘记了啊...

     卢不死将手中的树叶一弹,那树叶便嗖地一声,以陆怜梦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飞向天穹。

     “是的,她很好,很优秀,任何人都比不上她。”

     那片树叶,不断上升,一直到了大气层。

     可...最终,由于受到引力的作用,它最终还是会下落。

     一切就像宿命,哪怕再努力,都改变不了。

     陆怜梦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与卢不死才认识两天,可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他吸引。

     她笑了...

     笑容里,她将内心的刺痛隐藏起来。

     “那得祝福你们哦!希望你们能够白头到老!”

     卢不死这才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陆怜梦,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谢谢。”

     ....

     出了学校,陆怜梦就与卢不死分开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

     生怕要是慢了一步,眼中的泪水就会流出来。

     我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我不是应该祝福他的吗?

     陆怜梦艰难地想着。

     父母还没有回来,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趴在桌子上,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耳朵边上一直响起一个声音:

     “我在想一个人...”

     “她很好吗?”

     “是的,她很好,很优秀,任何人都比不上她。”

     “...”

     这一连串的声音,像是一记重锤,狠狠砸在她的心头,让她难以抑制住泪水。

     不知过去了多久,陆怜梦在胡思乱想之中,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她梦到卢不死朝她一个拥抱,露出狡黠的笑容,食指刮刮她的鼻梁,柔声告诉她:“小傻瓜,那个人就是你啊!我为了你,可以与天斗,与命斗,与苍穹斗,你是我卢不死这一辈子,最最重要的人!”

     她挂着泪痕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那笑容是那么甜,甜到忧伤...

     “草!这妞不会是被迷药弄傻了吧?居然睡着了还在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