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 湖心岛惊变
        “两位小心!这就是暗流了,刚刚这只是小的,只会带着船转几个圈儿。越靠近湖心岛暗流就会越大,甚至有可能将船掀翻。要是人下了水,就可能再也浮不上来了!”那船家大声喊道。

         “谢谢告知!”叶绝脸色不变,大声道了谢,然后将手探入湖中,就见一条条青空蛇顺着他的手臂落入了湖中,朝着四面八方游去。

         他到了这处小镇后发现里面还有着不少的修士,各种商店应有尽有,但大多都只卖些低级的货物,其中就有低级储物袋这种大路货。于是他又买了七只储物袋孵化出了七只青空蛇,这下也是派上了用场,让这新得的七只青空蛇全部下湖去帮自己捉鱼去了。

         盘坐在小艇上,叶绝屏息凝神,仔细感应着脑海内的孵灵珠,不一会他就连接上了一只青空蛇的意识,感受到了它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这湖下果然暗流涌动,青空蛇不时就会被暗流冲的翻滚起来,也不知道这湖心岛附近怎么会产生这么复杂的暗流的。

         不过,这里的鱼儿确实种类繁多,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叶绝已经发现了十几种鱼类,不过都是自己已经有了的。

         突然,一种从未见过的鱼儿在不远处一闪而过,叶绝一喜,连忙让青空蛇追上去。

         青空蛇连忙把身形变长,扭动着身躯如同利箭一般窜了出去,几个眨眼便追上了那条怪鱼,小口一张,却是将比它大了十几倍的鱼儿吞进了腹中。

         “哈哈,开张大吉!”叶绝笑了一声。

         李昌听到他的笑声,白着脸问道:“绝哥儿,你抓到新鱼了吗?”

         “对,抓到了一条新品种。”

         “要不要我也把青空蛇放出去帮忙?”李昌问道。

         “可以,这样你也好转移下注意力,放松下来。不过你的青空蛇不能离开你太远,万一遇到危险要立即收回来。”叶绝看了看李昌那苍白的脸色,觉得以后还是得带他多见点世面才行,不然这么点阵仗就吓成这样,以后生死搏杀时也这么怯场那可是要吃大亏的。

         “我会小心的。”李昌点点头,将自己的青空蛇放了出去,按着叶绝教的秘法沟通起它的意识来。

         叶绝控制着青空蛇往湖底而去,这湖竟然有六七百米深,不时就能见到巨大的暗影从远处划过,那些都是妖兽。

         妖兽就是会修炼的花鸟虫鱼的总称,它们的智慧可不比普通人差,甚至更狡猾得多。不过与人类分善恶一样,它们中也分凶残和温和的。

         据说还有强大的妖兽自立山头,开宗立派,称王称霸的。不过叶绝所在的大卫府主要还是以人族占优,没有什么太过厉害的妖兽。

         这些妖兽也都是叶绝已经拥有的鱼类修炼而成,所以他也没去招惹他们,在这里开打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终于潜到了湖底,巡游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形能够导致这里产生如此奇怪的暗流。不过,倒是又捕捉到了两种新品种。

         而且这湖底还有一些九流的矿石和水系灵草,也算是小小的意外之喜。

         几个时辰以后,叶绝一共捕捉到了十个新品种,这时天色将晚,晚霞漫天,犹如火烧。

         船家大喊道:“两位,这里的妖兽喜欢在夜晚浮出水面兴风作浪,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叶绝想了想便答应了,再急也不急在这一晚,便划着小艇回到了船上。

         “船家,这湖心岛也没有大风,湖底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形,怎么就会有这么杂乱的暗流呢?”叶绝奇怪道。

         “这个小老儿也不大清楚,我年轻时也想着去一探究竟,但是几次险死还生后也就慢慢断了念头了。”那船家提起当年之事还有些惊悸。

         “那么就没有强大的修士来此探查吗?”李昌问道,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但心底还是有些惴惴。

         “自然是有。此处纳阳湖属于纳阳宗的领地,纳阳宗有一位筑基高人,他也时常来湖心岛探索,至于是否有所得,我们这些乡野小民就不得而知了。”

         叶绝突然抬头一看,就见一道流光从头顶划过,那是一名筑基修士在御剑飞行!那流光最后落进了湖心岛中。

         船家也抬头看到了那道流光,眼中有着浓浓的羡慕:“这位应该就是纳阳宗的筑基高人了!”

         练气期分一到九层,又每三层归为一期,即为前中后期。练气前期修炼真气,中期将真气浓缩成真元,后期开始将真元转化成法力,等将真元全部转化成法力便进入了筑基期,但是这最后一步却难倒了无数人,止步练气再也寸进不得。

         进入筑基期会增寿200载,也才算是真正踏入了修炼之门!

         就在众人各有所思之时,天上突然又有十几道流光接连闪过,落进了湖心岛,那代表着又来了十几名筑基高人。

         不一会,岛上突然闪起了各色灵光,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也不知道是这些筑基高人在内斗,还是他们在联手对敌。

         看着四周开始汹涌起来的湖水,叶绝大喝道:“快走!”

         被筑基的战斗威势震慑住的两人立即醒悟过来,船家连忙驾着船只向着千鱼镇驶去。

         哗——哗——哗——

         湖水开始不断涨落,掀起了层层巨浪,渔船随着巨浪起伏,随时都有倾覆之威。李昌的脸再次被吓得惨白,船家也是紧张得满脸汗水。

         叶绝却巍然不动,直直地盯着湖心岛的方向。在梦里那许多岁月,他也修成过筑基,却清楚筑基虽然比练气强出许多,但绝对没有这等威力,相隔十几里都能将湖水搅动出这么大的动静。

         那湖心岛里必然有什么玄虚,才能吸引这么多筑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你们两个先回去,我要留下来看看!”叶绝跳上小艇,不一会便消失在波涛之中。

         “绝哥儿!绝哥儿!”李昌大声呼喊,他想拦住叶绝,可是自己都自顾不暇,哪里顾得上别人。叫喊了几声却瘫坐在船上,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