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 痴儿开窍
        今天的大风村很是热闹,村里一向抠门的教书夫子叶舟今天竟然破天荒地摆席宴请全村。

         叶舟有一个儿子名叫叶绝,叶绝从小便体弱多病,五岁那年更是发了一场高烧烧坏了脑子,变得痴痴呆呆、木木愣愣的。这可把叶舟急坏了,他四处寻医问药,尝试了无数办法可就是医不好叶绝。

         叶绝这一痴傻就是十三年,这么长的时间下来叶舟也慢慢放弃了,却不想今天叶绝却突然开了窍,明了智,叶舟不由大喜过望,立即杀猪宰羊、买酒买菜,宴请全村,请众人分享自己的喜悦。

         “恭喜叶夫子!贺喜叶夫子!”众人陆续来到叶家院内,都是一阵恭贺。

         叶舟抚须大笑,合不拢嘴,不断让站在一旁的叶绝向各位乡里乡亲行礼,叶绝也一一微笑行礼。

         “好好好!这下是真的好了!”众人一阵喝彩,一名耄耋老者笑道:“叶夫子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善人必有善报!如今绝儿苦尽甘来,后福定然不浅啊!”

         “是啊是啊!”众人一阵附和。

         “哈哈哈哈!”叶夫子抚须大笑:“托各位的福!请诸位尽情畅饮,不醉不归!”

         宴至三更,宾主尽欢而散!

         送完最后一个客人,叶绝这才背起已经酩酊大醉、嘀咕着众人太能吃后悔摆席的父亲进了卧室,帮他脱了鞋、宽了衣、盖了被,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其实这十三年来,叶绝并不是高烧烧坏了脑子。五岁那年他在外玩耍时捡到了一颗珠子,那珠子香气四溢,令他满口生津,一个忍不住就吞了下去。

         这刚一吞下珠子,叶绝就感觉一阵浓浓的困意袭来,怎么都挡不住,一下子栽倒在地,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他和许许多多神奇的灵兽结成了好朋友,和他们一起冒险,一起学习,一起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

         不过再好的梦也有醒来的时候,他这一醒却发现外面已经过去了十三年,自己已经十八岁了!

         更神奇的是,自己的脑海中还多出了一颗九彩的珠子,他自然而然地知道它叫做孵灵珠!

         而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都是这孵灵珠搞的鬼!

         虽然外界才过了十三年,但是他已经在梦里度过了千年万年,梦里经历的学到的体悟的都历历在目,半丝不曾忘却。所以他现在的心理年龄既不是五岁,也不是十八岁,而是一个饱经沧桑的积年老妖了!

         将心神集中到孵灵珠上,一篇功法立即涌入他的脑海:孵灵诀练气篇。

         里面的内容跟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练气以后的功法他本也该记得的,但仔细想却又想不起来。“一定又是这孵灵珠在搞鬼!”

         拿到了功法之后,叶绝却没有急着修炼,因为自己的身体实在虚弱的很,经脉细如棉线,骨骼脆如琉璃,五脏六腑危如累卵,自己能够活到十八岁实在是一个奇迹。

         “必须先将身体温补一下才行,不然强行修炼不仅无益,反而会经脉寸断,爆体而亡。等明天再说吧。”叶绝自语一声,便躺下寻周公去了。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叶绝才起了床,发现父亲叶舟已经不在屋里了,应该是去书院教学去了。

         吃了父亲留下的早饭,晃悠悠地朝着村里的药塘走去。

         “哟,绝哥儿出来啦,饭吃了没?有空就来我家里坐坐!”一路上碰见的村民都跟叶绝打着招呼。

         叶绝一一笑着答应,村民淳朴,之前从来没有因为叶绝痴傻而瞧不起他。

         “绝哥儿这是去哪?”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叶绝身前,2米左右的个头,黝黑的皮肤,夸张的肌肉,憨厚的脸庞,手中拿着锄头,背后背着箩筐,满脸的汗水,这是李昌,叶绝未痴傻前两人最是要好。

         “昌哥儿啊,我要去镇里的药堂抓点药!”叶绝看着长大成人的李昌,生出些恍如隔世的感慨。

         “你要买药?正好我刚从山上采药回来,你看看你都需要什么?”李昌将箩筐取下来,摆在叶绝身前。

         叶绝瞧了瞧,里面的草药还真不少,也不跟他客气,如果客气了反而会让他觉得自己故意跟他生分,是在瞧不起他。

         直接取了自己所需,包括一根老山参、一颗几年份的灵芝。

         “这些够了吗?”李昌看了看叶绝手中的草药,怕他没取够。

         “够了够了,谢谢昌哥儿。不过我还缺一味鹿茸,还得去药堂一趟。”叶绝谢道。

         “鹿茸张猎户家里有,我去帮你要一些,你在这等等。张叔!张叔!”李昌向着张猎户家里跑去要鹿茸去了。

         走了这么一会,叶绝已经有些气喘,腿上也有些疲软,便走到一棵杨柳下坐下来休息一下。

         不一会儿,李昌便跑了回来,手中捧着一大把鹿茸。“这些够了吗?”

         “够了够了。”叶绝笑道:“替我谢谢张叔!”

         “谢过了。绝哥儿,那我先去镇里卖草药去了!”李昌背起药篓告别叶绝,朝着风瓮镇走去。

         叶绝笑着道声再见,用衣摆包起所有药材朝着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歇了会,将所有的草药秤好分量,一钱茯苓,二钱当归,三钱枸杞,四钱无根水,五钱鹿茸,六钱人参,七钱灵芝。

         将它们放到一起,研磨搅碎,捏成几十个药球放在盘子里。

         端着盘子来到院中,折下一根柳枝在泥土地上画起什么来。

         不一会儿,一副繁杂的圆形图案便成型了,有磨盘大小。

         将柳枝扔掉,将盘子中的药球倒进图案正中央,然后从厨房寻了一把菜刀,竟一下割开了手腕,将溢出的血液滴在了图案上。

         止了血,休息一会,然后竟唱起歌来,这歌声用的是一种非常奇特的语言,听起来古朴苍凉,宛转悠扬,仿佛见证了生命的起源,从单细胞进化成多细胞,从多细胞变成了一颗种子,种子生根发芽、破土而出,最后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以最蓬勃盎然的生机迎接风霜雨雪、电打雷劈,屹立千万年而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