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 百病虫
        在这仙咒一样的歌声中,图案上的血液竟沿着柳枝画出来的沟壑流动起来,散发起嶙峋的血光,形成一个半球倒扣在地上。

         呼——

         一阵狂风乍起,带来一大片乌云,乌云中电闪雷鸣,似乎下一瞬就会将叶绝劈成焦炭,烧成飞灰。

         大风村的村民看到这漫天的乌云还以为要下大雨了,连忙奔走回家,收衣收被。

         学院里,叶舟站在屋檐下抚摸着胡须仰头看天,眼中一抹精光一闪而过,然后又缓缓转头看向自家院子的方向,眉头一皱,然后又慢慢舒缓开,露出沉思之色。

         叶绝头上不住冒出豆粒大小的汗珠,啪嗒啪嗒地滴落在衣服上地上,但他依然稳坐不动,继续高声吟唱。

         突然,一个药球裂了开来,竟然从里面爬出了一只金灿灿的只有米粒大小的甲虫。

         叶绝见到这甲虫,露出了一丝喜色,然后就见所有的药丸陆续裂开,一共得到了十二只金色甲虫,这才缓缓停下了歌声。

         随着歌声停歇,天上的乌云缓缓散去,村民们啧啧称奇,猜测着这天气为何会如此诡异?

         叶绝探出手掌放在地上,让那十二只金色甲虫爬到手掌上。

         “哈,果然成了,梦里的果然都是真的,我已经成了孵灵师了!有了这十二只可以祛除百病的百病虫,用不了一个月我的身体就能恢复到和常人差不多了。”叶绝大笑道,然后一口将十二只百病虫全部吞入了腹中。

         这十二只百病虫一入腹便吸附在胃壁上,叶绝立即感觉胃里暖融融的,同时又有一股浓裂的饥饿感涌上心头,知道这是百病虫在发挥作用了。连忙将剩下的草药洗净捣碎,然后直接生吃了下去。

         等叶绝将所有草药吃完,所有百病虫立即松开了胃壁,钻进了草药中,只花了十几个呼吸就将所有草药吞噬一空,然后竟往血肉中钻去,一直钻到了叶绝的骨骼上才停了下来。

         它们这一钻并没有让叶绝产生任何的不适,体内的血肉经脉也没有半丝受损,真是神异非常。它们到达骨骼后就从嘴中吐出了丝丝晶莹剔透的粘液涂抹在了骨骼上,这些粘液转瞬就被骨骼吸收了。

         叶绝立即骨髓深处暖洋洋的,那种要被自身重量压垮的感觉仿佛减轻了一些。

         等将腹中的粘液全部吐完后,那十二只百病虫又回到了胃壁上,一股饥饿感再次涌上心头。

         接下来的两个月,叶绝将吃货的天赋点加满,直接吃光了家里的大半积蓄,让叶舟连呼败家子,恨不得将他赶出家门,不过看到他的身体正在日益好转,这才忍下了这散财之痛。

         两个月后,叶绝感觉自己的身体差不多恢复到了普通人的水平就连忙将加在吃货上的天赋点给洗光了,这两个月除了睡觉就是一刻不停地吃东西,他感觉自己都快吃傻了!

         花了几天平复了下心情,这才开始修炼起孵灵诀来。可是一连修炼了半个月,体内却没有产生半点气感。“难道是我现实中的身体天赋太低?自己在梦里可是一修炼就有了气感的。”

         天赋不够,丹药来凑!这可是修炼界的至理名言!

         不得不再次将吃货的天赋点点满,果然才吃了两天,经脉中就出现了一丝微弱的气流,这可把叶绝激动坏了,然后又连忙将天赋点洗了。

         正高兴时,父亲叶舟却把他叫了过去:“绝儿啊,我们家已经没有余粮了,你也长大成人了,是该出去自力更生了!”

         “不是吧爹,我昨天还在你的书箱里看到了十几锭银子,不下两百两,怎么就没余粮了?”叶绝叫道。

         叶舟老神在在地说道:“你肯定是看错了!”

         叶绝瞪大着眼:“我肯定没看错!”

         叶舟眯起眼,凶光隐透:“你必须看错了!”

         “好吧,我可能看错了。”

         叶舟点点头:“知错能改,孺子可教也!”

         叶绝翻了翻白眼:“我才刚开窍两三个月,这一时半会还人生地不熟的,你让我到哪里自力更生去?”

         叶舟掏出一个铁牌递给叶绝:“这个为父已经想好了,这是铭鼎宗的收徒令牌,你拿着它拜入铭鼎宗,以后就衣食无忧了!”

         “铭鼎宗?那是什么地方?”叶绝接过铁牌瞧了瞧,只是普通的铁打造出来,一面画着一尊古朴的三足鼎,一面刻着铭鼎二字。

         “铭鼎宗在一千五百里外的铭鼎山中,是一个三流的修真门派。虽然才仅仅三流,但是在我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已经算是不错了。”叶舟言语中对铭鼎宗很是不屑。

         “爹,你想让我去那里拜师学艺,也该将那里吹嘘得天上有地上无让我无比动心才对,你这幅瞧不上人家的样子又怎么让我甘心去?”叶绝鄙视道。

         叶舟脸色一正:“铭鼎宗有筑基期修士三名,练气后期修士十三名,在我们这大卫府实数一等一的宗门,且门内人人友爱和善,团结互助,舍己为人,舍生取义,我们大卫府之人无不以拜入铭鼎宗为荣!最最重要的是那里长满奇花异果,灵草神木,绝对能让你天天吃个饱哟。”

         叶绝瞪着叶舟:“你如果把这番话说在前头我还能信,现在你觉得我会信吗?”

         “信不信随你,你个小崽子再这样吃下去,为父我就要饿死街头了!赶紧!立即!马上!给我圆溜溜地滚去铭鼎山!”叶舟咆哮道。

         叶绝缩了缩脖子:“走就走嘛,喊这么大声干什么?让别人听见了多影响你的夫子风度。”

         然后又腆着脸道:“爹,您看孩儿我第一次离家闯荡就要远去千里之遥,一路少不得要跋山涉水、餐风沐雨,您是不是给我个百八十两银子做盘缠啊?”

         “嗯,盘缠是要给的,让为父算算。如果你一天走50里,那么只要20天就能到达铭鼎山。一天三顿,每顿花费三文钱,一天就是9文,20天就是180文。这样吧,我给你凑个整,给你200文吧。”叶舟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大方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