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苏达康
     苏小曼的家在宜城的帝景花苑,三层的独栋别墅带私家花园,市场价超过三千万。

     楚枫一双眼睛四处打量着,一副山民入城的样子,嘴上赞道:“还真是狗大户啊,这是岛国的特产金松树吧。”

     说着,他伸手摸了摸身旁那棵茂盛的松树,心神却是飘到了一年前的一个夜晚去。貌似当时,也是在一棵金松树下。

     忽然,一个声音将其从回忆中拉了回来,那是一个儒雅的女子声音。

     “这位先生眼光真好,这确实是岛国移植过来的金松树,十一年树龄。”

     楚枫循声回头看去,看到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女子。

     对方一副管家的模样,看向自己的目光却不太友善。

     那女管家扫了楚枫一眼后,回头礼貌地朝苏小曼问候道:“小姐,你回来了。”

     “是的,林姨。”

     苏小曼应了一声,目光狡黠地在林姨和楚枫之间转了转,给楚枫挖了坑说道:“林姨,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楚枫。”

     “哦?”林姨惊疑了一声,目光重新打量起楚枫来。

     苏小曼则是掩嘴偷笑,率先走向屋门,留下楚枫和那林姨大眼瞪小眼。

     “楚枫先生对吧,不知道你是否清楚,苏小曼小姐已经有了未婚夫?”

     那管家林姨轻声问道,话里面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说苏小曼已经订婚了,闲杂人等不要自作多情。

     楚枫笑了笑,很是随意地回答道:“小曼觉得我人帅活好,搞搞一夜情而已,不要紧的。”

     他这话一出,走在前面的苏小曼一个踉跄,险些没从门前的台阶上滚了下来。

     楚枫眼疾手快,冲上去搂过苏小曼的柳腰,扶稳后者说道:“看,刚才就说你受不住的,还一直要要要的,身体吃不消了吧。”

     这话落到林姨耳中,那就不得了了。白日宣淫就算了,这话里面貌似还有小姐的欲求不满?

     苏小曼感觉到背后林姨那震惊的目光,脸颊红得都要滴出水来。

     可她偏偏还需要楚枫帮她赶走那徐浩华,此时也不能反驳。羞怒之下,手指死死掐着楚枫手臂就要发狠去拧。

     然而楚枫左臂上没有一丝赘肉,苏小曼捏到手中的肌肉坚硬如铁,却是拧也拧不动,气得苏小曼直跺脚。

     楚枫得意暗笑,牵着苏小曼走入别墅中,迎面而来却是一个二八年华的青春少女。

     后者身穿居家的背心热裤,水嫩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看得楚枫眼睛一直。

     那女孩好奇地打量了楚枫一眼,然后拉着苏小曼的手臂问道:“小曼姐姐,温泉好玩不?要不是得去上课,我就跟着你去了。”

     “还有,这帅哥哥是谁锕。”

     女孩刚才可是听到了苏小曼说楚枫是男朋友。她回过头来,大眼睛看着楚枫眨了眨,活生生萌了楚枫一脸血。

     “陈希,这货其实不是好人,没事别和他说话,他说话你也当空气。”苏小曼一字一顿地教育道。

     楚枫闻言就不乐意了,咋我就不是好人了呢?不带这样损人的!

     那少女‘哦’了一声,可看向楚枫的目光显然还很是好奇。

     她一路追着苏小曼,后者是避而不答,到楼上去放下了温泉用的换洗衣服。

     楚枫则是自来熟,大摇大摆地躺在沙发上,打开那家庭影院般的设备便开始自娱自乐。

     “表姐夫,你是怎么就把我表姐泡到手了。”

     青春期的少女最喜欢谈论爱情,陈希目送苏小曼上楼后,便满是好奇地坐到楚枫身边问道。

     楚枫啃着桌上的瓜子,语重心长地说道:“这就说来话长了。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你表姐爬上了我的……”

     “喂喂喂,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她还是个孩子!”苏小曼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楼下来。

     她一把坐在两人之间,把楚枫和陈希间隔开,叱喝道。

     陈希正等着听故事,忽然被打断,嘟着小嘴便埋怨道:“姐姐,我已经长大了。”

     听到这话,楚枫目光扫向对方胸前的曲线,不由得点头赞同道:“嗯,确实挺大了。”

     苏小曼看见楚枫的目光,连忙将陈希护在身后,从身体拦住楚枫的视线。然而楚枫却一点不在意,目光毫无停滞地就落到了她的胸前。

     “别吃醋,你的也不错。”楚枫赞道。

     “你去死!”苏小曼气得咬牙,抬脚就要踩向楚枫的脚板,好让后者吃个教训。

     楚枫则是十分自然地将腿抬起,放到了沙发上。

     苏小曼含恨的一脚踩空在地,脚趾头猛地撞上前面的茶几脚,疼得一张俏脸都变了色。

     “哎哟,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来,老公疼。”楚枫笑嘻嘻地说道……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门外林姨却是走到角落,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爷,小姐找了一个新男朋友,还带回了家里来。不知道徐家那边知不知道……”

     “这不是胡闹么。”

     林姨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正是苏小曼的父亲——苏达康董事长。

     苏达康怒吼一声后,在电话那边沉默片刻,恢复平静吩咐道:“林姨,你稳住小姐,我马上过来。这事容不得她胡闹!”

     “明白,董事长。”林姨挂断了电话,便回到了屋中。

     她切好一盘水果,端到茶几上给楚枫三人享用,自己则是在一旁没事找事干。那监视的意味十分明显,连苏小曼都看得出来,更别说楚枫了。

     不过两人各怀鬼胎,苏小曼知道林姨会通知父亲,在那里啃着瓜子,坐等楚枫出糗。后者则是心比天大,压根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很快,苏达康便从公司直奔了过来。

     他推开门,气势汹汹地便跑了进来,喝道:“谁家的野孩子,敢来捣乱我女儿和徐氏集团的婚约?”

     见父亲来到,苏小曼连忙起身打招呼。嘴角却是挂着狡黠的笑意,偷偷看着沙发上的楚枫,暗道:“小流氓,这次看我父亲怎么收拾你!”

     心里如此想着,苏小曼装出一副被撞破的慌张样子应对道:“父亲,你怎么来了,我们到楼上说话。”

     “还上个屁的楼,你不是都把野男人带家里来了,不让我见见?”

     说着,苏达康便大步朝沙发走了过来。

     他看着楚枫对着电视,自得其乐的背影,心中也是气炸了:“奶奶个球,身为小曼的男朋友,听到我这个未来岳父回来,都不起身打招呼?”

     他走到楚枫的沙发后重重咳了几声,楚枫却仿佛没听到,依然看着电视机里的喜剧哈哈大笑。

     这下苏达康脸都青了,一般的苏小曼看着也是心惊胆战。

     她虽然想让父亲教训楚枫一顿,可楚枫现在的做派,恐怕根本过不了她父亲这一关。

     到时候父亲强硬要赶走楚枫,那她之前折腾半天把楚枫带回来当挡箭牌,不就是瞎忙活了?

     想到这里,苏小曼连忙走过去了掐了楚枫一把。后者这才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回过头扫了苏达康一眼。

     出乎众人的意料,苏达康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双眼直冒精光。

     “贤婿!”苏达康扑腾两步走了上去,紧紧握着楚枫的手。像是一个老玻璃一样,双手在楚枫手上搓了个来回。

     楚枫一阵恶寒抽出手来,躲到苏小曼身后说道:“我靠,你没告诉我你爸是个GAY啊,这任务我不干了!”

     苏小曼白了楚枫一眼,懒得说话。

     不过她心中也是莫名其妙,怎么父亲见到楚枫,昔日威严的董事长架子就不见了呢?

     站在她身后的楚枫定了定神,这时才看清楚了苏达康的样子。

     他从记忆中翻出一个碎片来,试探地问道:“小苏子?”

     “对,是我小苏子,贤婿你可算想起来了。你师傅他老人家,最近身体还好吧?”

     贤婿?小苏子?

     一旁的苏小曼和林姨都如遭雷击,看向楚枫的目光中充满讶异。

     坐在沙发上的陈希也很是好奇,她大眼睛眨了眨,朝苏达康问道:“舅舅,原来你叫小苏子?你认识楚枫哥哥?”

     苏达康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在后辈面前自称小苏子,确实有些丢脸。

     他说道:“不算认识吧,只是之前见过一面。不过现在好了,没想到楚枫先生竟然是我女婿,日后有的是相熟的机会。”

     说着,苏达康哈哈大笑,仿佛捡到了宝似的。

     这下苏小曼是彻底看不懂了,她拿楚枫来当挡箭牌,本想着会被父亲严厉喝止。

     毕竟她屡次和父亲抗争,想要取消和徐浩华的婚约,都会被苏达康以集团大义教训一顿。

     几天前她又是装病,又是上吊,闹了半天,也只是让这场婚礼拖延到下个月举行。

     今天她把楚枫带回家来,就是准备做最后一次抗争。没想到父亲一见到楚枫后,态度便是360度的转变。

     林姨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犹豫许久,还是走上前提醒道:“董事长,临时取消婚约,会得罪徐家那边……”

     “别提徐家,那群狗日的玩意,趁着我达康集团陷入困境。竟然是一个又一个条件的刁难!”

     苏达康身上气势忽然一变,浑身煞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