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鹰眼
     楚枫拐弯的同时,探头伸出车窗,往外扫了一圈。他们此时身处宜城的商务中心区,附近最高的建筑便是那座宜城塔。

     不过宜城塔距离楚枫的位置足足有四五千米,楚枫视力再好,也无法看清那边的情况。

     既然对方远在天边,楚枫也懒得搭理,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回身后的丰田上。

     此时,又有两辆同样型号的改装丰田加入了追击,将楚枫和苏小曼往远离市区的方向驱赶着。

     楚枫将计就计,顺着三辆丰田车的追赶,便往郊区一个废工厂的位置驶去。

     等他离开了宜城市区后,那一直盯着他的阴冷感觉总算是消失了。

     此时,宜城塔浮空餐厅的包间中。一个高高瘦瘦,双眼深邃如鹰的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

     他从落地玻璃窗旁回身走到饭桌边,淡淡地说道:“达康集团好像请了个不错的人物,对方发现我了。”

     “哦?”饭桌上,还有一个气度儒雅的中年男子。

     他身材微胖,一身气势含而不放,充满威严。这人放到古代,就是帝王之格。

     他听到高瘦男子的话,微微错愕后,很快便恢复了淡然的气态。

     “能发现猎神榜上排名第四的你,对方估计也是在猎神榜上有名号的高手了吧。”

     儒雅中年男淡笑道:“不过就算是猎神榜上的等闲高手,在鹰眼你的手下,怕也撑不过十个回合吧。”

     “我善用枪,就算是猎神榜前三的巨头,被我靠近到射击范围也只有死路一条。”

     那高瘦男子听到中年男子的赞美,脸上毫无表情地纠正道。

     他的双眼天赋异禀,视力远超常人的同时,还有动物一般的动态视觉,可以预测目标的运动轨迹。配合一杆特制狙击枪,鹰眼便成了飞州战场上最为恐怖的杀手之一。

     “我生平唯一一次失败,便是败在那道门神卫的手上……”鹰眼忽然想起一件事,陷入了回忆之中。

     四年前,他接下一个猎杀飞洲政权首领的任务,当时那政要的贴身保镖竟然是一个不满20岁的愣头青。

     鹰眼压根没将对方放在眼里,然而就是那一次,却让他险些交代在飞洲那片沙漠上。

     想到这里,常年木无表情的鹰眼,都不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让眼前那中年男子大感讶异。

     另一头的楚枫,自然不知道当年那个鹰眼又跑到了自己跟前晃荡。

     4年前他饶了对方一命,还是因为鹰眼当杀手的目的,是想赚钱养活平民窟里那些和他一样被人抛弃的老人孤儿。

     若是其他嗜血如狂,或者单纯为赚钱享乐而杀人的家伙,他楚枫碰上一个就灭一个!

     此时,楚枫架着车已经进入了废工厂之中。废工厂中有一条人工河,是以前生产期间,用来排污引水用的。

     由于长年放置,这条人工河此时已经干枯了,河床距离地面足足有四五米的高度。

     楚枫远远看见这河道,二话不说便开车冲了过去。

     苏小曼一路被楚枫的漂移飞车搞得身体不适,已经吐得浑身发软了。

     此时看到楚枫又要搞事情,她下意识便伸手摁住楚枫的方向盘,惊呼道:“你疯了?前面是死路一条!”

     “放心。”楚枫淡然回了一句,强大的自信气息洋溢而出。

     苏小曼楞了一下,回头看向楚枫略带兴奋的侧脸,一时竟然迷了进去。

     不过没等她多看两眼,身后那三辆破丰田已经撞了上来。

     苏小曼感觉车身猛地一晃,肚子一阵翻天覆地,又要吐出东西来。

     “早知道是这样,刚才的晚饭我就不吃了!”苏小曼有种吐血的感觉。

     楚枫却是丝毫没感到不爽,他脸上的兴奋可不是装出来的。从小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他,最喜欢这种刺激的场景。

     “注意扶稳了!”楚枫提醒了身边的苏小曼一句。

     苏小曼听到对方话的同时,下意识就已经伸手拉住了车顶上的握手。

     在刚才的飙车过程中,苏小曼早已经认识到车厢里扶手的重要性了。

     楚枫见苏小曼准备妥当了,兴奋地咧嘴一笑,双手猛地打了两圈方向盘。

     与此同时,他右脚有节律地连点刹车,却又不踩死。

     以150公里时速冲向人工河的奔驰s600,竟然在楚枫的操作下,以右前轮作为中轴。车尾划过一道完整的180度圆弧,便转过了身来。

     在这个过程中,身后那辆极速撞来的丰田车被楚枫完美躲过,止不住势头便冲落了人工河中。

     左侧那辆车,则是被楚枫的车尾重重撞上,失去平衡也滚落河床之中。只剩下右边那辆丰田,堪堪停在了河边。

     不过楚枫自然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他抓着方向盘一个U型转向,便将车头抵上了对方的车屁股,将对方半截车身推到了河上。

     此时这辆丰田,就如同跷跷板一般。在岸上的一头微微翘起,另一头则是斜向河床的方向。一不小心,就是失衡坠落,车毁人亡的下场。

     苏小曼看着楚枫把一辆2吨重的奔驰s600玩得像遥控车一般,一双大眼眸瞪得浑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时楚枫起身就要下车,苏小曼这才回过神来问道:“你下车干嘛?报警等警察来处理啊!”

     “我要去逼供。”楚枫朝苏小曼神秘一笑,便推门走了下去。

     楚枫来到那半截车身已经怼到空中的丰田旁,打开后车门便坐了上去。

     本来摇摇欲坠的丰田,此时多了楚枫的重量,后车身总算是碰上了地面。

     车里面是2个有纹身的年轻男子。他们忽然见到楚枫上车,拔出枪来,回头就要射击。

     楚枫淡然挥手,示意对方收皮,他淡定道:“行了,别瞎JB乱动了,就算你一枪崩了我。车子一抖失了平衡,你还有活路?”

     眼前丰田的车屁股勉强停在河岸上,前半截车身却是悬在河床的上空。这种平衡很是微妙,稍稍一个震动,说不定就会滚落河床。

     “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楚枫仿佛不知道自己深陷险境一般,掏了掏耳朵问道。

     前座的两人沉默不已,显然不打算回答。

     “好吧,不说我可就下车了。”楚枫摊了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推开车门,作势就要下车。本就摇摇晃晃的丰田被楚枫这个动作一震,倾斜的幅度又大了几分,眼看着就要冲落河床去。

     前座的两人此时已经能从倾斜的前窗看到河底了。他们看着之前摔落河床中,已经车祸人亡的伙伴尸体,吓得脸色发白。

     楚枫将两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半个屁股已经挪到了座位外。他回头再次说道:“怎么,说是不说。”

     “他妈的,你别装逼。你敢下车我一枪就崩了你,大不了一拍两散一起升天!”坐在副驾驶的年轻男子将手枪瞄准楚枫,发狠说道。

     “好哇!”楚枫压根不虚,转身就要下车。

     这车后座本就没人,重量不及前半截。若是楚枫下车的话,头重脚轻,恐怕马上就会掉落河床之中。

     “别……”两个纹身青年这下彻底服了,他们可没有楚枫这种把性命置之度外的勇气。

     人一旦软了之后,就没啥主动权可言了。

     楚枫几下便把对方的话套了个干净,重新回到了奔驰s600上。

     苏小曼看着楚枫安然无恙地回来,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

     “怎样,现在怎么办?”

     “你不是要报警么,让警察来处理吧。”楚枫笑道,苏小曼听了这话,还真就掏出电话来报警了。

     楚枫提了一句,让她不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是把地点说清楚后,楚枫便带着她离开了废工厂。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名下的案子不知道有多少,只要被抓到牢里就是牢底坐穿的命运,根本不缺今天这一票。

     “我刚问清楚了,这些人是徐浩华派来的。”楚枫一边开车,一边笑眯眯地说着。

     他这人有个好习惯,谁敢伸手惹他,他就打断谁的手。此时他已经在研究,到底给徐浩华一个如何的教训比较妥当了。

     苏小曼看着楚枫眼中的锋芒,心中也是十分恼火。徐浩华搞这出戏,肯定是针对自己来的。

     而且看这架势,对方已经是完全丢掉脸皮了。若今天没有楚枫的话,她落到徐浩华的手中,基因试剂的秘密肯定保不住,而且以徐浩华的行径……苏小曼都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

     “知不知道这群人是怎么和徐浩华联系上的,有没有办法将他们一股脑都抓了?”苏小曼身上的气势也变了,寒气十足的说道。

     “哟,没想到你小妞也挺狠的吗,还想把别人连根拔起?”

     楚枫笑了笑,说道:“别人干这行都多少年了,怎么可能留下证据给你。”

     “那几个喽啰也是听命行事,手上根本没有实在的凭证指向徐浩华。何况他们劣迹斑斑,就算他们真的去指正徐家大公子。到了警局,警察听了也不会当一回事。”

     苏小曼气鼓鼓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朝楚枫问道:“难道这样就完了?”

     “完了?那肯定不会。”

     楚枫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他缓缓说道:“警察办事讲究证据,我讲的却是以仇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