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又被下药
     陈佳琴拿着诊断单,看着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眼泪一滴滴连成串便落了下来。

     血液透析的费用不算贵,一次300块钱,可对病人的折磨却是反复而永久的。

     如果陈佳琴不想母亲每周花费将近10个小时,躺在病床之上,唯一的办法就是换肾。

     “换肾的手续费大概12万左右,后期的药物治疗大概每个月要5000,持续两年左右。”

     这是医生对陈佳琴简单介绍的情况。

     里面还没有计算病人看护费用,和并发症可能带来的特殊治疗费用。

     “要是决定换肾的话,建议你尽快筹钱。肾源这种东西说不准的,或者两年找不到,或者明天就有了。”

     这也是医生的话,只是落到陈佳琴这个还没毕业的学生耳中,却是沉重如山的压力。

     楚枫刚帮她签下一笔450万的生意,有9万的提成。

     可也就只有这笔钱了,陈佳琴大概算了一下,整个治疗起码需要40万。

     以她现在的能力,即便凑出了手术费12万,也没法确保后续一连串的治疗费用。

     不过事关母亲后半辈子的生活,陈佳琴根本没有犹豫,便向医生确定了换肾的医疗方案。

     现在只需要等肾源到位,便可以进行手术了。

     “妈,我先去上班了,下班再来接你回家。”

     陈佳琴想法已定,此时陪在母亲身边也只是浪费时间,赶紧回去开单赚钱才是正道。

     然而母亲却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眼前陈佳琴的母亲年过45了,但是脸上依稀可以看到陈佳琴的模子。

     可以想象,陈佳琴母亲年轻时候,也是如同陈佳琴一般风韵绝代的美人。

     只是可惜碰上一个渣男父亲,将两人抛弃,这才落得如此田地。

     “女儿啊,手术费这么贵,为什么一定要换肾?做血液透析,妈妈也可以活下去的啊。”

     陈佳琴拍了拍母亲已经粗糙的手掌,说道:“妈妈,不要担心。我再签两单,这治疗费就出来了。”

     “换肾是必须的,不然你下半辈子,就离不开这病床了。”

     “你养了我半辈子,后半辈子躺在病床上,我怎么舍得。”

     陈佳琴说到这里,好不容易压抑住的泪珠又开始坠落。

     母女两人拥在一起,看着让人心碎。

     告别母亲后,陈佳琴便离开了医院。

     她收拾了脸上的泪痕,便准备回达康集团找楚枫,继续去签单子。

     她昨夜看到楚枫和苏小曼一同开车离开,本已经决定不再和楚枫走近。

     可没有楚枫,陈佳琴压根不敢去找那些色眯眯的大叔谈业务。

     “说好不依靠别人,现在还是下意识想找楚枫帮忙……”陈佳琴自嘲一笑。

     她刚踏出医院没多久,迎面而来的却是张浩锋。

     陈佳琴柳眉一蹙,脸色冰冷地喝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你来干什么?”

     张浩锋此时心中是暗暗得意啊。

     他托那个小混混朋友,去华南五中问了一下陈佳琴的情况。

     这才知道陈佳琴有一个患了肾病的母亲,今天陈佳琴还送了母亲入院。

     正所谓趁虚而入是最简单的泡妞方式,如今陈佳琴便处于这种虚弱状态。

     他装出一副关怀的样子说道:“佳琴妹妹,我知道你母亲住院了,需要钱准备换肾手术。”

     “这笔钱我可以给你!”

     “给我?”陈佳琴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不过她很快便明白这来,张浩锋只是想拿钱和自己做交易而已。

     没到最后一步,陈佳琴都不打算出卖自己的身体。

     她淡淡地回答道:“你死心吧,我不会出卖自己去换钱的。”

     说完,陈佳琴便准备离开了。

     张浩锋得到了林宏的教导,显然已经猜到了陈佳琴这种性格的回答。

     他转而说到:“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今天被达康集团开除了。”

     “可我之前和一个老板正谈着一笔超级大单,还没正式签下来。只要你以达康集团员工的身份帮我签下这单,提成可以分给你20万!”

     ……

     楚枫这头回到了业务部,和三个妹子聊了小半天。

     闲着无聊打算去看看苏小曼的情况,却被对方告知正在进行重要的实验,没空搭理他。

     楚枫无所事事,干脆便占了一个外出经理的办公室,试着修炼看能不能感应到天地灵气。

     其实修炼这种事情,最好还是找深山野里,或者温泉火山之类灵气充足的地方。

     这大城市里的灵气稀薄,感应起来特别艰难。

     就在楚枫准备盘膝尝试一下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又抖了一下。

     楚枫无奈一笑,停下修炼,摸出手机一看。

     短信是陈佳琴传来的,意思大概是她跟着张浩锋去一个夜总会谈生意。

     陈佳琴担心有诈,便通知了楚枫一声。

     希望后者1个小时后,如果没收到她的联络,就帮她报警。

     “蠢女人啊,明知道不妥,还去干嘛呢?”

     楚枫不知道陈佳琴母亲的事情,乍一看短信内容,顿时把陈佳琴当成了胸大无脑的女人。

     他叹了口气,反正自己现在闲着没事,干脆就去看一眼吧。

     还好陈佳琴这傻孩子没忘记把夜总会的名字留下。

     楚枫拿出手机地图一查,便找到帆戈夜总会的位置了。

     楚枫也不客气,开着苏小曼的车便赶了过去。

     另一头,陈佳琴已经和张浩锋来到了帆戈夜总会。

     所谓的谈生意,自然是假的。

     那个大老板,其实就是林宏扮演的角色。

     跟着张浩锋混的那三个无业游民,此时也站在林宏的身后,扮演着林宏大老板的小弟。

     他们一看到陈佳琴,眼睛就要冒出光来。

     陈佳琴今天只是上午请假,下午还打算赶回去公司。

     所以穿的是一身标准的商务套装。

     洁白的衬衫,恰到好处的包裙,把她身上的曲线勾勒得更加迷人。

     特别是那件洁白的衬衫下的曲线,总会让人生出一种撕破纽扣,让其解放的冲动。

     “这位是林老板吧,你好。”

     陈佳琴来之前,已经听张浩锋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她看到林宏几人流里流气的,心中厌恶却也不敢乱说话,礼貌地伸出手问候着。

     林宏却是不客气了,握过陈佳琴的小手,另一只手便想抚摸上来。

     陈佳琴连忙抽回手掌,尴尬地赔了个笑。

     林宏看着眼前的美人儿,心中也是渴得不行。不过他收了张浩锋15万,自然要把戏演足。

     他今天的任务,就是装出大老板的样子,和陈佳琴吹点牛逼。

     最后让后者喝下那杯参了料的饮料,就算大功告成了。

     他示意张浩锋和陈佳琴坐下,大手一挥,身后的小弟便叫了服务员进入包厅中。

     这家帆戈夜总会,其实本就是林宏老大的产业。

     今天他来装个逼,自然不会有人拆穿他。

     身后一个服务员开好了一品人头马XO,便拿这几个酒杯走了上来。

     张浩锋在一旁还不忘给林宏打着掩护。

     他低声朝陈佳琴吹嘘道:“这帆戈夜总会白天本来是不营业的。也就林哥有这面子,才临时开放让我们使用。”

     陈佳琴点了点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她进门的时候也发觉这KTV格调挺高的,大堂中那华美的挂灯吊饰,恐怕就要几十万。

     想到这里,陈佳琴也放松了几分警惕。

     这里不是什么小酒馆,总不至于被张浩锋卖掉。

     “来,两位弟弟妹妹,这生意谈起来之前,总得想喝点酒助兴。”

     林宏接过那瓶人头马,倒出了三小杯,将其中两杯推给了张浩锋和陈佳琴。

     张浩锋接到酒,便大喊一声:“林哥,我就先饮为敬了!”

     说罢,张浩锋昂头便将酒液吞到了腹中去。

     陈佳琴有了上一次被谢鸥下药的经历,现在可不敢接别人的酒喝。

     她找了个借口推卸道:“我对酒精过敏,不太能喝酒,这里给林哥道个歉。”

     “哈哈,我都忘了,女孩子不一定能喝这种烈酒。”

     林宏显然早有准备,他朝身后打了个响指,说道:“服务员,来杯橙汁。”

     说罢,他回头看向陈佳琴:“橙汁可以喝吧?”

     林宏这一番话说得圆润,陈佳琴总不能说自己对橙汁过敏吧,只能点了点头。

     看着陈佳琴浅浅地抿了一口橙汁,林宏和张浩锋对视的眼中,都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这林宏不愧有老司机之名,他知道女生对酒精这种东西总是很敏感的。

     他先让服务生上的酒,里面压根就没动手脚。

     相反,后续上来的橙汁,才是真正加了料的。

     几人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陈佳琴不知不觉便已经神志模糊了。

     “陈佳琴?”张浩锋轻声叫唤了一句,见对方只有喃喃的轻昵,便知道药力已经发作了。

     张浩锋舔了舔嘴唇,脸上的色欲已经不再掩饰了。

     此时他只是看着陈佳琴潮红的脸庞,身体便已经硬得不行了。

     他朝林宏说道:“林哥……”

     “知道了,我们这就出去。”

     林宏看着急不可耐的张浩锋,站起身来笑了笑,递上去一个录像机。

     “为了避免这小妞醒来后惹事,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