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号
    “谁会喜欢你啊!”宋时迁一扯嘴角,觉得少年简直在开年度最好笑的笑话,心里呵呵一声刚刚差点被蛊惑的自己,怎么就会认为这个爆他菊的人无助可怜呢?

     有能力上他,虽然手法不明,但绝非所表现的这般无辜,可怜?岂不扯蛋呢么。

     易清见好就收,看男人皱着眉,目光毫不抑制散发着不爽,似乎没有再继续此方面的意向,他利利索索的就从冰凉的地面上站起来。

     然后,推开门走出去。

     找个房间,睡觉。

     宋时迁:“……”

     等等,怎么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你好歹留一句话啊!

     宋时迁窝在床上思考人生,半天实在受不住无聊,爬起身去抓手机,给发小常右余拨个电话。

     电话嘟嘟嘟响了不少时间。

     常右余接到电话的时候正整理着大堆大堆的文件,烦得他眉头都紧紧皱起,但依旧掩盖不了他出挑优秀的容貌。

     宋时迁从不主动找人,一般找了人就是有忙需要帮。

     “喂——”那头人与宋时迁仍带着年龄彰显的声音不同,成熟性感又沙哑,属于最容易令女生脸红的那种类型,如同一杯醇厚的红酒,“有事?”

     宋时迁憋了好久,也没有感到羞燥成分啥的,直接把事情经过简略诉说一通,常右余沉默许久,停下手头工作,用那苏了无数妹子的声线轻轻问:“你说,你被上了?”

     “对!”宋时迁紧接着接下去。

     “……”常右余又沉默一会儿,简直不敢置信:“你,被上?”

     确认般再一次:“被男的?”

     宋时迁:……难不成世界上还有长大*的女子?

     “……”

     宋时迁不语,手机那头的人明白这是默认的意思,犹如卡壳似一时无言,片刻慢声说着,

     “明白了,带人走是么……等我改天再见你这个,谁。”

     到达“你这个”这里常右余停顿下,他不知道能待好友如此的男性大名。

     宋时迁……宋时迁也不知道少年叫什么,虽然对方介绍过,可他当时在气头上压根没在意。

     这时常右余指着手边的文件示意秘书带出去,当门板扣上后才继续说。

     “你什么时候有空?”

     “怎么,现在不行?”宋时迁反问。

     “明天有生意谈。”常右余同宋时迁的焦躁一比显得漫不经心,缓过神后更是随意道:“等我过去的时候,你直接把人给我。”

     “后天。”

     “还有上次那份没解决的合同,就在我去见你的小情人那天弄妥了吧。”

     语闭不待回复便挂掉了电话。

     常右余目前实在抽不开身。

     宋时迁握住手机发呆,指尖按在亮屏键上,看着眼底不断起伏反射的白黑两色,他唇边忽然泄漏一声嗤笑。

     “呵,让人家感受感受你的父爱?”

     发小这种生物从来都是神奇的存在。

     猪队友,神助攻,至于到底哪一个,你得看运气如何了。

     宋时迁倒真挺想让对方将少年带走,可惜他已经许诺过易清住一起了,况且当时的情况是自己不备,从而被出其不意的手段取胜。男人就不信到现在还制不了人,这么想完,抬眼就见一个身影靠在门边,吓了一跳。

     时间在不知如何描述的氛围内过去大半,窗外天色渐沉,夕阳挥洒下将那曼妙的身影展露出来——

     笑吟吟的易清如画一般。

     宋时迁慌了慌。

     说曼妙也不太对,这词似乎是用来形容女子的,可宋时迁绞尽脑汁也思考不出正确的形容词,反正就是,身段很好看,很合适。

     等看清那张脸,心悸什么的一瞬间烟消云散,宋时迁才眨眨眼回神。不由有丝被抓奸的心虚感,他自己不知道,便虚张声势的一挑眉毛:“干嘛!”

     易清温温柔柔地笑:“我睡哪里?”

     宋时迁撩了撩眼皮,作不解状:“别墅这么大,你自己不会找吗?”

     实际上,除去现在他被少年误打误撞找到的卧室是主卧外,其它隔壁的地方都未曾认真整理过,毕竟宋时迁也不算特别随便带人过夜的男子,即使啪啪啪了也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第二天再约的那种态度,所以久而久之那些地盘不是堆满了男人的游戏机就是各式各样的光碟。

     少年能睡哪儿?宋时迁内心小得意,除了地铺不就是沙发。

     但重生数遍麻木掉的易清甚至比宋时迁还要了解更多,他也是估摸准这一点,见时间差不多便特地跑来刷存在。

     “你的那些屋子……东西有些多。”

     少年说这话的时候一只挂着的笑容终于承受不住卸去,他的意思很委婉,目光流转中的求助却异常显眼,男人看的清楚,不由也笑:“你一说我记起来了,之前都忘记了,那你……”那你就去客厅睡沙发吧,地铺也行啊,几处地点随你挑选。

     “那我和你一起睡!”易清自然而然的接了这句意有所指的话,弯唇笑,几步爬上床坐到宋时迁身边,挽着他的手臂,一副准备彻夜长谈的模样。

     “……”宋时迁被抓着,表情漠然。

     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傻,这么不识抬举呢。

     易清还拿着散落在男人脚旁的薄被,顺手盖上宋时迁身上。

     宋时迁见易清稔熟的动作:“……”

     平常被美少年缠着的确是件很享受的事,但若换作现在的心情采访问他是否开心?

     不。

     答案绝对否定。

     他一点儿也不开心。

     一点儿也不。

     宋时迁试着拉扯被制住的胳膊,感觉压力更大,他朝易清瞪了瞪眼,完全没有恐吓力,人家仍是笑意盎然不动分毫的抓着他衣袖,该干嘛干嘛,明显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呵呵。宋时迁内心大度的冷笑,妥协了:“要不你先放开?”

     “嗯。”易清乖巧听话的松手,目光依旧亮晶晶的瞅着男人,宋时迁受不了这种小眼神:“别看我!”喜爱美人的本性改不掉,他此时特想把少年搂进怀里使劲揉搓蹂.躏一番,最好欺负到这人哭出来才好。

     “唔,你生什么气,”大而明亮的眼睛内仿佛承载着无数星辰,易清卷翘的睫毛眨巴眨巴,随机他吧唧一口亲上男人脸颊,“亲亲你,不气啦。”

     安抚顺毛意味十足。

     脊背仿佛被一股细微又酥麻的电流轻轻滑过,宋时迁身体僵硬着颤了颤,面部充血。

     妈的,那感觉。

     易清吻完之后便退离身子,正巧将视线移开,没看清让男人丢脸的一幕。宋时迁不知怎么就那样松口气,还有些莫名其妙地,无法形容地恼怒。

     那心情……如同……不满对方为什么不再继续看着他?

     什么玩意,宋时迁自己都要笑了,立马否决这个想法,开什么国际大玩笑。

     一想到险些发情对象是碰过他菊花的人,而且多次和他这样那样,他就……

     此刻不止脸颊,大概部分心理作用,宋时迁觉得浑身开始受不住的发烫。

     无法形容的操.蛋感。

     “亲爱的,我不生气。”宋时迁想控制突然冒出的情绪,努力把声音调到冷淡的档次,嘴角要笑不笑的咧开:“你刚才是不是要说什么?”来,给你机会,你说啊。

     宋时迁可能真的发现不了自身的态度,但无法代表易清看不出来。

     易清视线有意无意来回扫视宋时迁身侧,“你……”

     这幅样子。

     宋时迁心间一跳,不由有些紧张。

     “我、我我,”少年很无措,说的断续,声音中酝酿着什么,“我就是……”

     易清抿唇,不再开口。

     又哭?宋时迁几乎形成条件反射,他刚刚好像看到某人眼底的水光了。

     那种心慌心悸喘不过气的感觉又一次席来,浓稠的不行,宋时迁内心卧槽一句,粗声粗气地回道:“干什么!”

     易清不动声色的观察宋时迁的面部表情。

     ——没有。

     “其实我就是想说,”就在宋时迁差点忍不住炸裂起飞的时候,对面盘腿坐着的人眨眨眼,眸子的水光敛去,笑意再涌至嘴角:“嗯……我们来聊天?”

     放屁,你想聊天的话至于搞的那么手足无措?

     “聊什么?”宋时迁跟不上他脑袋转的弯,既懒又无力怼回去,语气颓然。

     “聊聊我,聊聊你?”

     说到个人倒记起一段和发小之前的通话,宋时迁暂时抛开杂乱纷扰的心思,他说:“对了,你叫,你叫什么来着?”

     最后因为尴尬不由转了下头,显然忆起这人当初有自我介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