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号
    少年目前的体力显然不可能把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人轻而易举的推到,自然是借助宋时迁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以及两人的坐姿问题,成功令局面颠倒。

     宋时迁回过神后易清已经骑坐在他身上了,但他一点也不着急,仅当少年愤怒中爆发的反抗,反倒低笑着搂住对方的腰,问:“怎么了?”

     易清犹豫,才认为冰凉的地板做起来貌似委实对身下的大少爷待遇差了些,就听见宋时迁温柔宠溺的一句:“乖。”

     他内心仅剩的一片柔软区域随这人的话音落下全部化为乌有,几近气笑。

     宋时迁已经直起腰板了,正准备顺理成章把少年推倒好好享用一番,难得对方这么主动的扑上来——即使不一定是他所认为的肉.欲而缘,也不能放过。

     下.身的感受早已汹涌澎湃,前端甚至开始溢出.水来,节操掉多了,亦不在乎这点东西的宋时迁忽然不自在起来,如果不是顾忌易清在场,他恨不得直接手.淫进行缓解。

     那么问题来了,他是因为怕易清误会才抑制吗?

     答案不用说,是否定的。

     宋时迁调查都不调查就直接绑架易清回家的时候便暴露了本性,加之先前不少大尺度的调戏举动跟一些令人面红耳赤的轻语,他在易清面前几乎不用违纪什么。

     其实也不怪宋时迁,大概由于家境太过富裕的缘故,此人眼中没有啥东西是金钱解决不了的。

     ——该说这就是当土豪的好处吗。

     易清双手按压宋时迁肩膀用力,让他的视线对上自己的眼睛,一边还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你看着我。”

     “嗯,看着你。”男人笑。

     宋时迁原本挺疑惑的,奇怪少年想做什么,就顺从的配合注视易清,权当两人之间暧昧的小游戏。

     可当眼皮控制不了的不正常的开始下垂,困得睁不开眼却依旧不离那双黑眸时,宋时迁才惊觉不妙,试图移开目光但为时已晚。

     “对,就这样看着我……”

     少年清冽的声音刻意压低,低沉着略微沙哑,携带丝不易觉察的蛊惑,引得宋时迁不禁一呆,暗暗唾弃自己都什么时候了还想些没用的。

     重生不止三四五次,易清就算不去特意,多少也学成点自保留用的技能,并在无限重复循环中对几项感兴趣的越加稔熟。

     现在这个,便是他所有技能内最为装逼的一项——催眠。

     看着男人眼神越来越空洞直至闭合,易清松口气,手心潮.湿。

     技巧再怎么熟练亦不可能一下子简单入手,此次的催眠相对而言他其实没有多少把握,成功率十分的话最多占五分,但还是成功了。

     易清摇摇晃晃的起身,上楼走进洗手间。地形即使闭着眼睛都能摸出痕迹来,这栋房子留下的回忆可谓深刻的可以。

     浴.室、主卧屋、书房……甚至在大厅,当着男人小弟们的面,一边进行公务一边对他做这样那种事。

     想到曾经阴霾至极的场景,易清啧了声,扬唇冷笑着,从镜中凝视那只血液固结的手臂。

     不好好回报宋时迁的良苦用心……未免太残忍了点。

     —

     “……”

     宋时迁醒来的时候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虽然有些莫名。

     身世摆在那,绑架事件经历的也不少,但像这种拔光衣服绑起来,如同准备吊打一番的情况还是头一次。

     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想强.奸他呢。

     屋子里开着空调,冷风吹在光.裸的肌肤上,寒气扑面。

     宋时迁猛地打个哆嗦,激起一身鸡皮疙瘩,尤其下.半.身,不可言说的部位被冻的僵硬,男人甚至有种快废掉的感觉。

     艹!

     张开嘴咬了咬牙齿,宋时迁咳嗽几声,为引起注意。当听见脚步声时很冷静的就开口,声音中还透着许些笑意,不过是不是装的那可不好说了:“嘿,亲爱的,有人吗?这是哪?”

     易清看着往昔高视阔步的男人露出如此狼狈脆弱的姿态,心情大好地哼笑一声,回答:“有人。”然后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男人昏迷时随手翻的裤子套上虽然显大,但有总比没有强。

     宋时迁一听绑架人出声便笑了,不为别的,纯粹气极,未等他说出什么刺激性的话,就闻声一阵衣料摩挲而传达的细碎电流,条件反射抖了抖:“你干嘛!”

     易清勾唇羞涩笑,同前几次一模一样,递还给男人三字:“干.你呀。”

     宋时迁:“??!!”

     宋时迁别墅内的道具很多,各式各样都有,易清一直知道。在二人结识前这人就非常喜欢玩弄精致漂亮的男孩子。

     但好笑的是,宋时迁在此之前从来没去设想过,这堆“有趣”的花样也有用于自身的那一天。

     宋时迁果然炸了,使劲挣扎:“滚!!你有毛病吧你!”

     铁板上的鱼肉妄图反抗甚至欲要剁了自己,巨大的反差让宋时迁气的险些蹦起来。

     妈的,宋时迁咬牙切齿地想道,如果少年真的……那就等着事后承受做这种事情应该有的后果吧!

     废话不多说,易不予理会宋时迁的叫喊,毫不犹豫的翻身而上。

     “□□妈!!滚蛋!……啊——”

     【——///和谐很美好///——】

     —

     宋时迁醒来时还没反应回神,表情征愣愣的,脑子里面也全布空白,感受到身下的床铺从未有过的舒适柔软,他依旧保持那副情态。

     好像在想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易清坐在床边紧挨的椅子上,手肘撑着桌拐角处支住下巴,饶有兴趣的仔细观察宋时迁的面部表情。

     男人醒来后第一件事会干什么?是激动的炸毛,还是平静的接受?

     前几辈子他操.完便走,寻觅下一个目标,做好同样的事后再转换身份躲避追杀,毕竟那些人的地位都挺厉害都挺炸天。

     易清惹不起,尽抓紧时间逃跑去了,没精力也没兴趣围观。

     但这次不同,他不愿撩人就走。

     要想转变成攻略模式,便不能光单单走肾,最主要的是得心。

     经过几百次,自然而然摸清众人口味爱好的易清有信心成功,丁点不担心精分匆忙容易崩人设的问题。

     若不小心穿帮被弄死,并非不可从头再来一遍。

     慢慢地,反正不急。

     那边的宋时迁已经回神了。

     酸软颓累的腿部告诉他荒唐耻辱的一夜都是真的,自己当真发出过那些有违廉耻的音节,真的发生过,不是场异想天开的噩梦,他真的被.插.屁.眼了。

     呆滞的转头,看到的却是罪魁祸首,宋时迁控制不住牙一痛,随即低低的爆了句粗口。

     “操.!唔……”面无表情的扯扯嘴角,仅仅这么一句话,紧接着便牵扯了连接下.体的神经,轻微的疼痛夹杂少许疲惫席卷而来,甚至还有丝快.感悄悄升起,宋时迁煞白的脸色染上抹红晕,随即心中惊悚。

     卧槽,快.感……

     几番动作连贯来看稍显滑稽,易清眼睛弯弯,语气调侃,“怎么,哪里难受啦?”

     由于身体体质还不如躺在床上的男人,少年事后的声音带点沙哑,呼吸之间还发出小小的喘气,软糯的鼻音从嘴巴里说出来非常可爱,软软的,很好欺负的样子。

     宋时迁这个下.半.身思考的禽兽帐篷差点就支起来了,可一瞅那张脸,瞬间恶心得软下去。

     原本怎么看怎么喜欢的面孔此刻犹如恶魔般令他情不自禁的产生恐惧,作为第一次被.插洞的top,爽是爽到了,但抵触心什么的绝对不能没有。

     “我.操.你.妈!”

     听出男人的低吼,少年眉头皱了皱,漂亮的眸子中瞬间充盈填满水汽,亮晶晶的好像一眨便能落下,唇瓣抿成一条直线,从小.嘴中探出的牙齿轻轻咬住粉嫩的下唇,看着可怜极了。

     宋时迁迸到喉咙口就要爆发粗鄙之语猛地噎住,他停顿半天,然后骂骂咧咧道:“哭哭哭哭什么哭!老子被爆.菊了还没来得及哭呢!”

     谁知男人一说话少年的泪水直接出来了,顺着眼角滑至下颔,略过弧度优美的脖颈掉进锁骨,“你,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