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1号
    你哥?

     常右余?

     易清疑惑的歪了歪头,把电话重新卡进话机中的洞口,他拿住座机线的手也自然而然地随着这番动作垂到身侧,放下:“你哥哥……常医生,怎么了?”

     常展倾斜一边的肩膀,掩着嘴打了个哈欠,走到易清身后。青年从背面将少年温柔地圈围于自己怀中,他冲那携着沐浴后淋过湿湿水汽的耳朵亲密浅笑:“还能怎么着,他当然是刚刚找我了啊。”

     哦。

     易清冷漠脸。心里明了,怪不得他之前打不通。

     居然这么巧。

     易清有点不高兴。

     常展绕至前侧,低头就见易清微微抿着双唇,一脸“我很烦我很不开心”的模样,他发现这人只要心情极差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做出此等动作,看人神色不悦,青年反倒特别想笑。

     未觉得有什么地方惹恼对方,常展微妙的语气里甚至带上丝丝甜腻的笑意,淡化在唇瓣勾勒间,逐渐消融:“别做出这个表情。”让人很想欺负一下。他没道出最后一句,说出来还不知道什么后果呢,青年只是在自己内心默默地想着。

     常展伸手捏捏那处略鼓的地方,左右仍残留着先前他搞出来的红印,帮人轻轻揉了揉白嫩的面颊,他撩着少年略长的发丝放于鼻翼之下,嗅闻过后便弄回易清耳畔:“我到底哪里让你生气了。”

     “没事,”易清突然低头,很快地又抬起来,努力睁大眼睛,严肃地说:“你不要老这样对我动手动脚。”

     听到这话,逗得常展竟不管不顾直接笑出声,他耸着肩头一颤一颤的发抖,声音勾挑:“动手动脚?”

     少年仿佛上帝眷顾的宠儿,五官拥有常人无法比拟的精致细腻,常展早就发现了,不论两人距离凑的再近,易清那张近乎没有毛孔,如同温水熏陶而现的脸颊还是跟以往一样,无与伦比的美丽。

     似乎哪个角度都不会感到不和谐。

     努力佯装严肃的样子亦比别人好看可爱无数倍。

     “怎么会,我还等着你对我动手动脚呢。”常展笑。他摸一把易清的肩膀,这人穿着浴袍,大半白皙的肌肤都暴露出来献给空气,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青年弯腰亲一口少年,随后便起身,大步走向卫生间。

     易清在常展亲吻下来的时候侧了侧脸,避开即将落在唇角的触感,几近不存在的湿度浅浅地按上他的下颔。

     易清看了看,常展压根没拿睡衣或者需要换洗的东西,直接就那样进去了。

     少年的表情一瞬间略微凝固,皱了皱眉,他不禁扬声:“你……”

     “啊?”常展放大变闷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卫生间遥遥传来,透着股失焦感,说:“你说什么?”

     “你的睡衣和换洗的衣物没有拿进去,”易清不想学常展那样无所顾忌的“大喊大叫”,他摸着微微发凉的鼻尖,抬脚走近卫生间的玻璃门前,翻过手背敲几下门,待其内疑似放水的哗啦啦啦声停止,才用力度适中,不大不小的音量告诉青年,“你到时候该怎么出来啊。”

     常展褪去衣裤,想要把自己的下.身简单冲洗片刻,刚开启水闸便听见易清好像带着关心意味的温暖询问,他眼波一转,目光随意又自然的瞥到手臂上这几个有些晃人眼球的红色痕迹。青年笑容绽放,手指蜷缩两下,套上先前搁置一旁吹凉风的裤子。

     “小朋友啊,”常展光裸着上身迈腿,到门口的时候不带丝毫停顿,一下子就将门拉开:“你这是在担心我感冒嘛?”

     少年果真失语地瞪着他。

     易清其实就是随口,来到门边一是因为想仔细听听里面的动静,其二便是懒得费力大声说话,他看门被常展自内打开,心中一顿,倒出乎了不少预料。

     易清不久前倒是真的以为常展要洗个澡,目光没做保留,视线一抬便接触上青年胸膛,也不知是汗珠还是清水,一滴晶莹缓慢而坚定的顺从对方胸前的两个红豆滑落。看得他指尖一抖,及时摆出表情。

     易清临时性飙发演技。

     常展笑吟吟地眯起眼睛,勾着嘴角“嗯?”了一声,面前羞涩的小朋友作出的反应着实讨人欢心,令他忍不住逗弄。

     易清先是不可置信般微微睁圆本就显大的漂亮眸子,眼睛周遭仍弥漫着一段飞飞扬扬的浅红,面上依旧挂着二者共同做坏事时,未曾彻底消除干净的某些神秘情感的色彩。

     唔,好看。常展眯着眼睛,内心称赞。

     他就是故意不穿衣服,希望表达的意愿就是为了看到小朋友展露害羞的表情,这张出众的面貌若搭配出绚丽的颜色,效果必须显然。

     果然,绝对的,在常展勾人却同时悬着逼人的双重压迫下,少年不得不向恶势力投降,他白净的脸颊一点一点,缓慢地,再次爬上许些绯红。

     常展笑得更加灿烂,力道却饱含温柔的捏了捏少年的脸颊:“这么容易害羞啊。”

     易清睁着眼睛装作被现状吓傻,吃惊的发着呆,心里期待小美人再来更多的挑逗,然后他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咳。

     等等,易清停顿,觉得还是算了,自己刚那啥完,现在有点困。

     他遵循原设狠瞪一眼微笑的常展,对面的青年也如出所料笑得更具妩媚。和易清乖巧可人又能引起他人冲动的漂亮笑容不同,常展的笑,何时何地的情况下都是会含着几丝勾缠,欲求不满,非要诱惑一遍才算甘心的表情。

     缺少疼爱的小美人。易清定结论。

     常展正奇怪这次少年怎么没有弄掉他的手呢,原以为自身的魅力盖过一切,结果下一秒就被狠狠打了脸。少年握住他的手腕,用略长的指甲往青年手心的嫩肉里使劲。

     真的没留情。常展痛得发出一个惊喘的倒吸,面上展露的微笑却更显诱人,他舔着嘴角,故意凑至易清面前,微嘟起唇,做出一个索吻的姿势。

     这个动作若放面貌普通的人身上做出来的话,无不期然,它绝对是相当相当相当猥琐的,但若搞在样貌优秀好看的人左右,这个表情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他能增添一种情.趣。

     少年这下子连耳垂都红透了,松开手,他纤长的睫毛扑闪两下,偷偷瞥开眼睛,又不时悄悄转回来,易清眸中因为困倦,沾染了稍许的水汽,当然这份水汽在常展眼里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疲惫,他就觉得这份浓雾是证明小朋友羞涩的表现。

     “我困了,我,”易清咬着嘴唇,声音软软糯糯的,“我不害羞。”

     常展“噗哧”地笑开。

     “哦——”拖长尾音,青年依旧做着于自己眼里平凡普通的调戏,他长臂一伸,把刚洗过澡,发丝还留有湿润的易清笼罩在身下,小朋友在巨大的阴影中抬头,见他微笑着:“那我要不要帮忙,让你害羞一下?”

     易清困死了,想睡觉不想啪啪啪的他,毫不犹豫地推开了似乎快要发情的青年。

     “不可以。”

     少年刚洗过澡,眉眼沾湿着雾霾般的朦胧,水汽暖洋,匍匐在他好看的面上,那出色的五官好像被模糊不清的东西遮掩,明明近在咫尺,却更宛如天涯,遥远的不可思议。

     易清被压在阴影之中,他伸出手揉了揉眼睛,随后垂下眼帘,再次重复着拒绝常展:“不可以。”

     人都好像要被欺负的哭出来了啊。青年苦恼地叹出口气,心中虽有遗憾,却还是放过可怜可爱的小朋友,他迈开略微有些酸软的长腿走向卧室,留给易清一个背影:“好吧,你休息会儿,哥哥去洗澡。”

     哥哥?

     科科。

     易清心底嗤笑。即使对方背对自己,他光做表情似乎也不大好,太过敷衍。而且据说土豪家吧,都非常喜欢装置一些比如说摄像头啊之类的伟大高科技。于是少年表情转了个弯,语气也带上被羞辱后无可奈何的小小气愤,只不过声音因为负气似的小小的。

     易清觉得,自己现在这幅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一定显得很可爱:“你放屁!”

     就连粗鲁的骂人都变得和常人不一样了。

     宛若撒娇。常展已经抵达卧室里内,开始整理准备待会需要穿戴换洗的衣物,闻言易清这声可爱至极的话语,像是恼羞成怒,更像撒娇。他终于在屋子中轻笑片刻,出来的时候敞开了房门,露出空间,侧身将仍似乎未消气、怒视他的少年带进屋子里面去:“乖,不用等我洗完,你先睡会儿吧。”

     易清心里说着好啊好啊好啊,表情还要不屑:“谁要等你。”

     常展到了卫生间,刚扣锁关门,又想起一件事情,趁着仍未脱掉衣服,他打开门,发现易清还驻留于原地发愣,不禁勾笑,青年走过去揉着少年发丝柔软顺滑的脑袋,嗓音充笑:“小朋友,你之前拿着我家电话线干什么呢?介不介意告诉我?”

     见人光看他不说话,虽然觉得异常满足,但常展还是需要继续问下去:“总不可能自己拿着它玩吧?”

     “没有。”易清摇了摇头,没有理会他的调侃,推着常展赶人,少年小声说道:“你赶紧去洗澡。”

     “好。”常展笑眯眯地应答,表情中搀着明显的愉悦和欣喜,再次进入卫生间前,他还不忘吐出一句话:“我出来就是想说一声,我哥刚刚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尾音勾着笑意。

     然后不等人反应就直接扣上门。

     “碰”地一声巨响,易清看着卫生间门板半响才转身。

     常展挺着急见他哥的,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惹人怜爱让他动心的少年要到自己身边,对这人的兴趣实在越来越大了,明明就这么几面,明明带给不了他征服的快.感,却……

     常展对着镜子,轻抚过微勾的唇瓣,看着里面的自己,笑了。

     易清进入常展房间,表面是面无表情的,然而他的内心却在若有所思:联合青年这句话,他大概知道宋时迁之前那通接起的电话,张嘴就问的那句“找到人没有”,说的那个人是谁了。

     没错,就是他。

     呵,易清弯起唇角,这下不用自己费力。

     ——鱼儿全部到齐了。

     而他,只管守株待兔。

     就待他收网。

     —

     常展洗完澡,出来进入卧室的时候就看到少年蜷缩着身体抱着胳膊睡觉,姿势乖乖巧巧的,表情也柔和至极,他看起来,好看的不得了。

     常展呼出口热气,拍了拍脸颊,然后拨通常右余的电话。

     他哥的声音想象不出的冷静,但有些错乱的节奏还是暴露了人的焦急:“怎么?”

     “喂,哥哥。”常展偷着看一眼床上躺着,姿势依旧没动的少年,甩了甩没拿什么东西的手腕,他刚刚难得去洗了别人的衣服,不用多问,就是易清的。明摆着的洗衣机他没用,也不需要问他到底为什么不用。青年现在手腕酸痛,他直言就道:“我和你的小宠物在家呢,你赶紧回来吧。”

     在家?那头的常右余眉心微微皱起,他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型小吃街,声音因周遭过于吵闹而有些听不清:“哪个家?”

     他心里想着,千万不要是自己之前带少年回来的那个小公寓。

     然而他的弟弟下一秒就狠狠地打上他的脸。

     常展怕吵到熟睡可人的小朋友,轻迈着脚步出了卧室,带上门,然后“噗”地笑了一下,似在可笑他哥的问题:“还能哪个啊,就是你住的,就是那个垃圾小公寓。”

     常右余:“……”

     作者有话要说:  亲我亲我,统计营养液还有地雷下一次更新再放哈,刚到家,累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