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1号
    常右余交代完公司事物后,准备下楼乘电梯回公寓。=

     楼道中加上他总共三个人,除了常右余需要乘坐电梯,还有两位穿着接待服的女士和自己一起。

     “哎,你看,那是不是我们公司的大老板啊,我之前见过照片的……”电梯内的空间并不是很足,就宽度而言便有些狭窄了,说话的音量自然而然地跟着放大不止一倍,即使再小心也可以被留心之人听到。常右余发现旁边不远处的两人不时神色晦暗得瞅瞅他,见他没反应,居然胆大包天的开始讨论起公司“机密”来。

     大抵上过学读过书的人应该都知道,所谓的你我之间咬耳朵,悄悄话小秘密发出的声音——完全能让第三者知晓。不明白到底是心理作用还是其它什么原理因素,大家偷摸着小声说话的时候,几乎大部分群众会将视线可有可无的转移至被迫讨论的人身上。

     不管对方发不发现,只要他们掩着嘴,就仿佛理所当然一般,心安理得享受取乐自己伤害别人的行为。当然这仅是个小小小小的比喻,事实情况还真没至于到如此严重的地步,呃,当然,比喻里亦不包括玻璃心在内。

     ——好吧,说句实话,其实毕竟电梯内仅有三人而已罢了,有限地域,常右余如果想做到听不见,似乎有点儿困难。

     回归正题,最先起头的女性正是方才以上所述心理:她一身白衬衫,盘扎着商场的职业发型,滑稽的挤弄左眼冲身旁的同伴使眼色,而同伴见女性这么努力,不负期望的左顾右盼起来。

     常右余在一侧抽了瞬嘴角,内心既不解又无语,真搞不懂她们还看来看去干什么,电梯里就仨人,傻子都知道该干嘛,这掩饰太没技术含量了。

     常右余面无表情的回视着看上几眼,恰好瞥见俩人那身皱皱巴巴的白衬衫,他垂下目光,莫名其妙地想到此时此刻或许仍躺在自家公寓睡觉休息等他回来的易家小少爷,同是普普通通简单而直接的衣服,穿在不一样的人身上,展现的面貌与给人的感官却截然不同。那种不同并非性别差异所产生的不同,视觉冲击的确极其微妙,他解释不清。

     若打比方,假设,注意仅仅假设……如果易清是称为小公举的单纯存在,那么这俩妹子简直就是造型凌乱让人看了想要报警的x法天女。

     少年身穿白衬衫的模样深深刻印于常右余的脑海,那双睁大的漂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他的时候最是赏心悦目,眸子里透露出的纯粹无需作假,洁净的能够承载下某个世界,再看这俩妹子……呵呵,辣眼睛。

     果然还是得看脸。

     然而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颜控,常右余毫不对自己的行为心虚,反倒骄傲的很。他就是极其喜欢小宠物的这张脸,这张脸看起来真的非常有食欲感,极其容易令他轻松下饭。

     没错,常**oss其实还有点厌食症。

     “哇,真的吗?!你说的是咱头顶姓常的那个老板?看起来怎么这么年轻,好厉害,哇——”一声夸张的唏嘘,明晃晃地就是在说给常右余听。

     闻言,常右余不得不侧目,再度看过去几眼,结果电梯亮红灯的楼层位置到了。

     转动停止,他们三个顿在八楼,常右余看着打开的电梯门,接着又看俩妹子,结果二者依然我行我素,自在的可以,宛如未曾发现他的视线。

     “是吧……”起头的女性伸手拉住欲出电梯门的同伴,朝正若有所思没工夫看她们的常右余的方向撇了撇嘴盘,又对着同伴瞪了瞪眼,待对方心领会神,恍然大悟地“哦——”的时候,电梯已经开始动起来,逐渐往1楼最底层降落。

     不走?常右余皱了皱眉。

     “你说是应该,哦不,肯定就是咯,现在咋办,我们要不要刷刷存在感?”

     常右余:“……”刷存在?

     “好好好,但我不敢,要不你上?……”

     常右余:“……”……

     此时他没有别的想法,内心只有六个点点点……

     “别怂,一块儿啊!”

     声音因内容越来越扯而变得越来越大,被两位路人甲说**oss的某人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常右余伸手揉揉太阳穴,耳朵边因这些争吵有点发鸣。

     嗡嗡嗡的噪音彻响在四周,他面色未改,淡然地朝着对自己殷勤打招呼的两个员工微微点头。常右余脚步不作停歇,片刻就出了大楼,却在拐弯的时候顿住一会儿。

     前方是人行道,左侧是停车场。

     常右余只犹豫几秒,接走向此刻人烟稀少的人行道。

     别说什么他想体验百姓生活,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看在现在距离下班时间还空着那么多的时间,相信常右余,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长腿迈入自家豪车,然后扬长而去。

     但他毕竟作为大公司幕后老板,总不能带头起反作用吧?这种效应简直跟学生时期班长旷课怼老师一个感觉。常右余捏了捏眉心,他想。

     走几步走几步。

     路过先前接通自家弟弟来电时候停住的大型小吃街,常右余位于一家奶茶店左右徘徊,盯着写满饮品名称的单子,他思量许久,最终在店长小姐姐期待的眼神中买下一杯当前比较受学生们欢迎的柠檬口味饮料。

     “谢谢惠顾,一共十元,找您五块。”店长将装好的饮料递给常右余,还有钱。

     常右余接拿过袋子,从漏出的缝隙中瞧了瞧——杯子算大的型号,它上面铺的一层纸张包装效果看起来非常精致,吸管下方插了两片小小的柠檬,匆忙一瞥,他不太确定柠檬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个造型。

     不过即使不是真的柠檬,却也实属珍贵了。就从造型来讲,确实很受欢迎不是吗?价格对普通学生党还蛮便宜,可谓物美价廉,虽然常右余不是很在意钱财一类的东西就是了。

     ——怪不得现下流行贩卖这类食物,看着模样倒是真的不错。

     想起易家小少爷那种别扭又不带着恶意的傲娇性格,犹如被惹急的小猫伸伸爪子想挠你却又怕挠重了伤害到你的样子,常右余微微勾勒一下右边的唇角,无声笑起来。少年那样的性子,应该会喜欢这种食物,总归还是学生的年纪啊。

     但常右余好像忘记了,最初易清拒绝过他递送的一罐可乐,不过在常右余眼里,那是少年刚失恋时心情不好无处发泄导致的。

     真·老妖精易清早过了孩子时期,对这类东西也再也不感冒,遭人惦记的他已经睡醒了,正陪着身旁死拖百拽硬拉他一起去书房的常展,水深火热着……拿手柄玩联机对战游戏。

     随着巨大的一声“K.O”,常展手中掌控的那个对战者果然又死了,易清哭笑不得,他真的没料到常展这种小美人喜欢玩游戏。赢不了他是正常的,虽然游戏的确是很久没碰,但易清曾经无聊的时候好歹钻研过这些玩意,现在倒是有点手生了。

     实在不想欺负游戏渣渣,他抬手摸一摸肩膀上搁置的那个毛茸茸的脑袋,易清知道常展看不见,可还是尽职尽责的摆出一副委屈脸,尽管他极度想笑。

     少年声音不大不小,嗓音声线清清冽冽的,又加着反差的酥糯,他刻意压低身板将嘴唇凑到常展耳畔,“不要玩了,好无聊啊。”

     温热的气息传达到肌肤上,常展有些敏感的颤一颤,却不躲避,依旧那个姿势,青年眯着眼睛,勾唇笑了一下:“无聊么?我觉得游戏很好玩呀。”

     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站起身,“你觉得没有意思的话,那我们就看个电影解解闷吧。”

     小吃街。

     一想到易清,常右余心情便有所好转,他也不再那么不乐意待见常展,走了几步后又转身回去叫了杯一模一样的饮品。

     提着两袋子包装精巧漂亮的饮料,常右余叹口气,极其无奈,宋时迁的每次屁股都是他来擦,常展倒还可以,至少结尾不用他收场,这样一比较,自家弟弟貌似还不错?

     纵使内心不太想不情愿给常展带东西,但若真的不管不顾,他在少年眼里的印象分大概会遗落最低谷吧?毕竟被易家保护的那么好,干净的就像是朵纯洁的小白花,应该接受不了他这种冷漠的人。

     不过,接受什么呢。

     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一秒,常右余侧身避让开一块儿空地,令迎面而来说说笑笑的,看似是一对情路挽着手的男女顺利通过,两人间的那个女生步伐很不稳,一蹦一跳的,吸引常右余的是她手上拿着的甜筒。

     那不算纤细的手中握着的那坨类似某种东西的物体,成功吸引住常右余的视线,他按了按大拇指的位置,折回旁边标志着冰淇淋商签的店铺,这次不再想着他所谓的弟弟了,常展爱吃什么即使他想去不关心,但还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在作孽,常右余仍清楚的记得这人和自己一样,讨厌甜食的很。

     当小区的保安看到常右余提着一袋子饮品还有手上拿着的甜筒愣了下,等人走过后才回过神,接下来的时间都恍恍惚惚的。同事关切的问他怎么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怎么了?你想让他怎么说?说他印象中每天都穿的一丝不苟按时上下班看起来就是有钱人的大佬带着完全不符合自身形象的甜品从他身边路过的场景吗?反差太大的时候就没有后头跟着的那个“萌”字了,反正小保安脆弱的心灵是受到了会心重击,现在整个人浑浑僵僵的。

     无法描述。

     常右余打开门,视线左右转悠几圈,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就连他家那个特爱搞事的弟弟都没出来“迎接”自己。

     常右余微微皱了下眉毛,并不着急,换到衣服之后,他先把买来的饮品放到不远处的餐桌上面,慢悠悠的在客厅走一趟,最后视线锁定于有些声响动静的书房。

     那里面绝对不止一个人,常右余拎着袋子的手抖一下,不是他不愿意不想相信他弟的人品,而是这人的人品……实在的没有任何保障。

     常右余是想维护他弟的形象,但也无能为力,事实摆在眼前,他怎么强行掩饰也无济于事。

     被常右余确认的房间内,易清和常展正在看电视机播放出来的电影。

     他低垂着眼帘,眨巴一下浓长的睫毛,歪头看一眼目光亮亮的常展,心情同楼下小保安诡异的重合,有些日.狗的无法描述。

     常右余推门而入。

     沉迷电影的常展是真的没留意附近的情况,他把脑袋依旧靠于易清肩窝,以一个慵懒的姿势覆在少年纤瘦的身上,从常右余的角度来看自家弟弟完全是虚虚的环着对方,他不知道是这人对每一个勾搭的对象都是这样贴心还是只对易家小少爷有这种特殊感,反正个人感觉不太对劲儿。

     常右余手握成拳状咳嗽几声,借此引起两人注意,他原本率先理会他的应该是少年,结果却看到那个看似快要睡着的弟弟转过头,冲他一笑。

     笑意中不乏恶意。

     常展感到易清僵硬的身体,内心疑惑开心又警惕,小宠物之前还挺喜欢他哥的不是么,怎么这下人回来了反应却如此的……平淡?

     他扔了遥控器的那只手从前面捏了捏少年盘起的脚踝,结果被人敏感的瑟缩了一下,常展扶着易清站起身,浑身因为一个姿势久了有点僵硬,他毫不顾忌的当着常右余的面弯腰亲一口少年脸颊,却不敢像第一次一样挑衅一般的吻人家唇瓣,他也不知道担心什么,若说怕他哥的话完全没道理。

     谁知常右余没他想象中的反应就算了,态度还是那么自然,他哥走过来,拉起地上的易清,“我买了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果然还是粗长不起来啊!QAQ我努力了,结果困死,还和老妈吵了一架,唉……

     用的手机发表,先睡了,明天给你们红包包!!!

     —

     今天说到走后门,我太无语了,就是今天我去选个专业嘛,我妈的同学托人走躺后门,结果后门问他“孩子长得咋样?”

     我:???

     现在走后门还看脸吗?!

     当然见了面我才知道原来他是为了劝我选哪个专业而做的草稿= =,不是我说,这行为有点那啥啊!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他想啪啪啪[笑哭.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