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1号
    常右余站在公寓门边,微微喘一口气,待呼吸逐渐走向平稳,才不紧不慢地掏出钥匙,开锁。

     “咔嗒”几声。

     “哟,哥。”常展正巧路过客厅,闻声顿在原处看了两眼,手中捧着瓶刚煮热的牛奶,他笑吟吟地冲脸色不大好的常右余挥挥空闲那只爪子,“回来啦,想喝牛奶吗?”话是这么说,可青年依旧不作停滞着直接进入自己的卧室,“你等我一下。”

     常右余转身脱衣服,原本得知小宠物将要回来而逐渐变好的心情再次不稳起来。他皱眉,心中略带微恼:宋时迁千不该万不该,怎么尽挑这种时候送易家小少爷过来,居然恰好被他弟碰到,再看常展刚才那番举动,做了些什么简直可想而知。

     宋时迁莫名其妙无辜躺枪:……关我啥事啊。

     等自家爱惹事的弟弟出来,常右余声音低沉地对人道:“你和我去趟书房。”

     “嗯哼。”常展蹑手蹑脚着合上房门,从鼻中发出一点哼声做回应。不置可否地弯弯眼睛,青年步伐轻快地跟随常右余到达所述地点,“怎么,心情这么差啊,哥哥,失恋了?”

     常右余不想搭理常展,无视这股明显至极的阴阳怪气,他坐到软椅上后便指了指对面余留的位置:“坐。”

     “你真没劲儿。”常展属于不挑开事不开心的人,撩弄耳际缠绕的发丝,他打出个绵长的哈欠,末尾音节勾引无比,可常右余早就听习惯了,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一味地重复:“坐下。”

     常展耸着肩膀低头轻笑,吊儿郎当的绕至他哥左边,伸手敲敲常右余肩膀,他说:“你这么喜欢你家小宠物吗?”竟听说易清在家之后直接赶回来,堪称不可思议。

     “不如把人送我吧。”

     但常展倒丝毫未怀疑常右余会不把小朋友送给自己,这种事情虽然平时没有发生,但以他所了解的这人来看,拒绝的可能性极少。

     常右余侧身回避对方敲击过来的指尖,也不管常展到底坐不坐了,他每见青年这幅漫不经心的态度就来气,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够调整牵动自己的人,怎么会轻易放手,而且对方目前还真不在自己手上。压抑住情绪,他抬眼,一句话堵上面露期待的常展:“不行。”

     常展嘴角扬起的弧度开始僵硬,他真没想到常右余会如此直白的拒绝:“真的?”

     “你是我哥吗?”他语气里透露着许些意味不明的不确定,“常右余你什么时候还管起这些东西了?明明你以前随心所欲……”都不是这样。

     常右余打断他的话:“易清是宋时迁带来的。”和常展相同,他一样不担心自家弟弟问不出那人的名字。

     常展这才缓下逐渐难堪的脸色,不再闲着没事烦他哥,他到先前常右余命令的位置坐下,靠膝盖支撑了脸颊与常右余目光对视:“哦,原来是这人的,我说嘛……他为什么把小朋友送你?”

     常展停顿的地域代表明悟,明悟常右余为什么拒绝自己的要求。

     但这点确实是他理解搞错了。

     常右余扯开右边的唇角,并不回复,一抹浅淡的冷笑浮现于他脸上:“你打谁的主意都行,就是易家小少爷不可以,人家有背景你招惹不起,听见没有?”

     常展:“呵呵,那为什么宋时迁就可以招惹了。”

     因为是人家招惹的他啊,常右余心说。常展这个问题问得很没技术含量,注定无解,青年又问:“你喜欢小朋友吗?”

     常右余:“嗯。”

     常展:“……?!”

     常展立马正襟坐好,严肃又紧张地同常右余谈判半天,不出意外,双方意见不和,最终是常弟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拒绝,结束了话题。

     常右余太阳穴因此时的争吵有点疼,不想在书房逗留,他开门前路过仍卧于椅上懒惰仰头不动的常展,语带威胁:“现在我得回公司,你该去哪去哪去。”

     常展从下向上望着他哥,再次恢复那副妖精模样,气势却分毫不输于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常右余。咬了咬唇,青年嘴角泄漏出的笑声虽然轻浅,内容却很冷漠地回答:“哦。”

     常右余叹口气,没办法拿自己弟弟如何,他叮嘱三四就走了。

     知道小宠物回来就好,常展识趣,亦不怎么在他这个所谓的“垃圾小公寓”长住,常右余想等彻底解决一些要紧的事物再折返回来。他对那个秘书实在太不放心了。

     直至大门被人打开又重新关上,常展依旧保持那姿势,还坐在那儿不动弹,约莫过去三四分钟的光景,他站起身,伸个懒腰,困倦着眯缝着眼睛回到自己房间。

     常展是真没多在意常右余说过什么乱七八糟的警告,不过倒真遵从本心该做什么做什么,认为那些都跟他关,摸了摸脸颊,青年小心翼翼地走近床头站定,然后微微低下头。

     易清仍是用那极度乖巧的姿势熟睡着,白嫩的脸蛋周围铺渲满浅浅淡淡的粉红色,煞是好看,既漂亮又精致。他的睫毛很长亦很浓密,这点常展早就知道。站于床前看着对方颜发呆半响,常展爬上床,把少年搂进自己怀里,拉住被单将两人盖好。

     本是欲舒舒服服的抱着小朋友好好睡一觉,结果常展刚摆完姿势,偏头就见不久前他在桌面处放置的那瓶牛奶。

     似乎已经开始发凉了,常展无奈,才想要爬起来再去热一次,方便这人清醒后随时可以拿到嘴边入口解渴,接着手腕便被牢牢抓住,柔软的触感清楚的从彼此相连的肌肤传达而来,他明白这是什么,不由浑身一麻,内心惊了惊。

     青年僵硬住身子,心脏在狭窄的空间内“扑通扑通”拼命跳动作响,紧张得不得了,近乎窒息的感觉压迫着他,常展越想让它停止,它跳动的频率就越来越快,仿佛诚心同他做对一般,尽把事情倒着干。

     易清的手就按在他的手上面。

     耳尖开始被不自然的诡异灼热感侵袭,觉察少年实际仍处于熟睡状态中,做出的仅是无意识的举动罢了,常展松口气,心跳也逐渐归于平稳。既失落又带着稍许期待的感情离去,青年勉强翘起嘴角,依旧残留蛊惑人心的味道,但弯曲的程度却远不再像先前那般自然,他不敢抽手,唯恐吵醒陷入睡梦内的少年。

     常展缓慢地小心地顷身躺下,但还是弄出点细微的动静,只是衣料的轻轻摩擦,却把他整个人都搞得有点不冷静,呆呆地再次僵硬在那儿。

     直到对方自然而然地寻找热源凑进青年怀里,脑袋贴着常展紧绷的肩膀蹭了蹭,他可才算反应回来,逐渐缓过神。

     被发丝触得痒痒的,如同小猫儿般撒着娇的少年可爱极了,常展头皮发麻,脑袋里晕晕胀胀,这下子面颊都有些泛红,他最后看一眼近在咫尺的那张脸,这场变故将常展企图再度热几遍牛奶的心思搞得无影无踪,抛之脑后消失殆尽。

     常展索性反手将易清抱入怀内,对方贴着他哼哼几声,他则拍打着这人的脊背哄对方睡觉。

     常展奇异的没感觉一点儿不耐,反倒心神被无限的满足所覆盖。

     等少年翻着身滚到床侧另一旁,他才拉起早已滑至脚跟的薄被,直接盖在易清身侧。

     青年随便扯了身旁一件衣服,不管不顾的挡在头上,常展把自己整个裹成一圈闷起来。

     ——果然还是想办法打动他哥把人抢过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粟米”灌溉营养液 1

     读者“汶水”灌溉营养液 1

     读者“粟米”灌溉营养液 1

     读者“眼睫毛菌”灌溉营养液 3

     【谢谢营养液么么哒!】

     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投了1个地雷

     阿难的懒投了1个地雷

     林投了1个地雷

     粟米投了1个地雷

     脑残姑娘投了1个地雷

     【谢谢地雷么么啪!】

     西门知了投了1个地雷

     欧阳老农投了1个地雷

     林非凡投了1个火箭炮

     【亲亲操操摸摸舔舔基友们】

     —

     这个月要结业考试,所以依旧隔两天更,固定时间晚上九点,下个月我再开始日更吧【沉默脸】

     发展好慢啊现在也就常弟弟这条线比较直接了,哎。

     还有点金主投资没贴完,下次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