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刘学礼
    徐慧整个人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双目有些呆滞。

     岳欣紧紧地抱着她,不停地安慰着:“徐慧,没事了,别怕,都过去了!”

     许云飞感激地冲她点了点头,转身又朝那头走去。

     “云飞,你还想干什么?”岳欣搂着徐慧,急声问道。

     许云飞眼中寒光闪烁:“我去跟李雷算账!”

     “云飞,我求你一件事,别伤害李雷,他毕竟是我们同学,给他一个机会吧!”

     “行了,我知道怎么做!”

     许云飞走到了李雷的身旁,一把拽着他的衣领,用刀面敲了敲他的面颊,微眯着双眼,沉声道:“知道么?一直以来我都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争什么,是你一直缠着我不放。李雷,我告诉你,如果你特么真有本事,就到社会上去混,给我混出个人样来。我许云飞压根就不稀罕学校里的什么帮会,如果我真想要踩你,你有一百条命都不够老子踩!”

     李雷此时早已是泪流满面,虽然他在学校里耀武扬威,但毕竟那只是学校,哪里会像会上那样充满血腥。

     “龙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敢跟你作对了!”

     “你放心,我不会动你,我答应了小欣放你一马,但是作为交换,你也答应我一件事!”

     “龙哥,你说,只要你说出来,我都能做得到!”

     “卧槽!”现在的许云飞哪里还有平时的斯文模样,他脸上凶悍的表情,骇人的气势让李雷几乎喘不过气来,他阴沉着脸说道:“听着,从今天开始三中没有四神门,如果再让我看到你还在瞎混,我敢保证,火狼会亲自来找你谈谈的!”

     “龙哥,放心,我明天回去就解散四神门,以后我好好念书,我再也不混了!”

     “还有,今天的事你要是敢透露一句,我不保证火狼会对你和你的家人做出什么事来,你懂了么?”

     “我懂了,懂了!”

     “滚!”

     李雷如获大赦,拔腿就拼了命的朝工地外跑去。

     火狼走上前,轻轻拍了拍许云飞的肩膀,关切道:“怎么样?没事吧?”

     “狼哥,谢了,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臭小子,你以为我跟你拜把子是瞎胡闹的么?我火狼出来混,胸口挂个义字,兄弟们才愿意跟着我!”

     “还是那句话,谢了!”许云飞感激地点了点头。

     火狼仰面一笑,随后指着地上的骡子等人问道:“对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

     许云飞沉默片刻道:“骡子已经被废了,我想长兴帮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以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跟狼盟斗,这样吧,狼哥,你带二十万钱去找万天兆,把这件事给了了。”

     火狼眉头微微一蹙,许云飞忙道:“狼哥,你别误会,这钱是我跟你借的,这笔钱我会从帮费里凑给你的!”

     火狼笑道:“阿龙你误会了,不是钱的问题,我是担心万天兆万一不肯怎么办?”

     “放心,不会的,长兴帮成立没多久,生财的门道不多,二十万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个大数目,他一定会同意的!”许云飞充满自信地说着,随后瞧了眼地上那几个骡子的手下,厉声道:“你们几个都听着,今天这里发生的事决不能告诉任何人,如果让我听到一点风声,到时候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飞哥,放心,今天的事保证不会泄漏半句!”十几个混混纷纷表态。

     许云飞蹲下身子,看着奄奄一息的骡子,用刀面拍了拍他的脸,说道:“刚才我们的话你也听到了,别指望万天兆会为你这个废人来报仇,聪明的话就给我把嘴闭上!”

     “飞哥,放、放心,我知道怎么做!”骡子喘着粗气说道。

     许云飞起身看着骡子等人,说道:“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明天我会让狼哥给你们每个人打两万块钱,记住你们答应过我的事!”

     “放心,飞哥,我们知道怎么做!”

     火狼走到他的身旁,笑道:“阿龙,你小子厉害啊,知道恩威并施。”

     许云飞一脸歉意道:“狼哥,不好意思,明天你还得再破费三十万!”

     火狼豪爽道:“什么话,要不是你给我出的主意,我怎么可能把红灯街给拿下来,以后别跟我计较这些。”

     正说着,突然一阵急促地警笛声由远及近。

     “卧槽,谁特么报的警?”火狼扯着嗓子吼道。

     许云飞催促道:“狼哥,你赶紧带人离开吧,这里我来解决!”

     “好,那你自己小心!”说完,火狼带着自己的人就要离开。

     这时骡子手下的一名混混指着另一个方向说道:“那边有堵墙已经坏了,可以从那里走。”

     火狼赶紧带着人从那个方向离去。

     许云飞冲地上的那十几名混混说道:“你们赶紧带骡子去医院治疗吧,这里我会搞定!”

     “是,龙哥,谢了!”那十几名混混架着骡子上了摩托车,也从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许云飞走到岳欣和徐慧身旁,刚把眼镜戴上,就见一群警察冲了进来,为首那人正是浓眉小眼的刘队。

     刘队来到许云飞三人面前,一脸严肃地问道:“谁报的警?”

     “是我!”岳欣应道。

     “刘队,这里有大量血迹!”一名警员站在骡子先前倒地的地方喊道。

     刘队打量着许云飞,看他脸上都是伤,就问道:“你的伤怎么来的?”

     许云飞这时又恢复了往常书呆子的模样,中规中矩道:“警察同志,我和我女朋友在这里约会,谁知道碰到了一群小混混,他们对我女朋友毛手毛脚,我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哦?那地上的血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有人拿刀,我女朋友看我被打,情急之下就捡起他们掉在地上的一把刀割伤了一个人!”

     刘队瞪着双眼死死地盯着他,只是他的眼睛再怎么瞪都还是那么小,反而看起来有些滑稽。许云飞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好像他真的刚刚被小混混欺负过似的。

     刘队又朝岳欣和徐慧看了眼,突然咧嘴笑道:“同学,你是跟哪个约会呢?”

     “两个都是!”说着,许云飞煞有介事地指着岳欣道:“这个是我的二奶!”

     “扑哧!”刘队身后的一名小警员居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刘队转头冲那警员瞪了一眼,转头皱了皱眉,又道:“我看你们的校服好像是三中的学生吧!”

     “是的,我们都是三中的!”

     “对了,之前三中跟私立中学打架斗殴的事,你有没有参与?”

     “警察同志,你看我这样子光挨揍来的,怎么会打架呢?”

     刘队又朝许云飞看了眼,随后对身后的小警员道:“先带他们去验个伤,顺便给他们做份笔录。”

     “是,队长!”小警员随后就对许云飞三人道:“同学,我先开车你们去验伤吧!”

     “谢谢警察同志,麻烦您了!”许云飞礼貌地向那小警员道谢,随后又对刘队道:“刘队是吗?谢谢你们及时赶来,太感激了!”

     刘队鄙夷地瞧了他一眼,不悦道:“同学,好好念书,别光顾着谈对象,就算要谈一个就够了,我们国家是一夫一妻制的,你整两个那是重婚罪,犯法的,到时候我可要抓你的!”

     许云飞正儿八经道:“刘队,我这不是还没结婚么!”

     “去去去,赶紧的,快去验伤!”刘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许云飞三人离去后,这些警察又在现场勘查了一会儿,这才收队离开。

     回到车上,一名警员好奇地问道:“刘队,为什么最近这几次学生打架的事都要你亲自出面?”

     “你们知道刚才那小子是谁么?”

     “不就是一个只知道谈恋爱的普通高中生么?”

     “你们以为他是普通高中生?我可告诉你们,他是原龙凤集团的主席许耀庭的儿子许云飞,这小子可不简单,半年前他把青竹帮的火狼给捅了,不久前恶狼帮的那件事也是他提供的证据,还有之前那一次四个学校火拼的事也是因他而起。”

     一名长相可爱的女警员惊讶道:“刘队,既然你知道是他,为什么刚才不拆穿他呢?”

     “干吗拆穿他?这小子演地那么过瘾,就让他自以为是好了!”

     女警员又问道:“刘队,那这跟你亲自出面调查这些学生的事有什么关系?”

     刘队道:“我收到上级指示,有一批金三角过来的雇佣兵潜入了h市,准备绑架许云飞,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根据情报,可能和许耀庭的失踪有关。所以上级命令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许云飞和他的母亲。”

     “刘队,这么严重?这许耀庭到底是什么人?他又怎么会和金三角那边扯上关系?”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许耀庭的资料上级一直把他当成机密!”

     女警员一脸地好奇还想问什么,却被刘队挥手打断了。

     “媛媛,别说了,再多我也不知道了!”

     这女警员名叫柳媛媛,也是这次警队新招的学警之一。

     刘队取出一根烟点了起来,看着窗外不再说话,他本名刘学礼。

     此时,天空中开始乌云密布,云层中雷声隆隆。

     刘学礼吐出一口烟,似是自语道:“山雨欲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