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火狼的到来
    许云飞趴倒在地,突然发出了一阵笑声。

     “哈哈哈??????打,用力打,为了高中生之间的小恩怨,你骡子你特么就这点出息?今天,你有种的就打死我。”

     许云飞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站稳了身子,脸上充满了疯狂的笑意。

     骡子哥一看到他的表情,怒火便不由自主地窜了起来。

     “卧槽尼玛,我让你嚣张,给我揍,出了事老子扛!”

     骡子哥一声令下,那十个几小混混便冲了过来,拎着钢管对着许云飞就是一顿猛敲。

     “别打了,别打了!”徐慧被一个混混押了出来,刚好看到了这一幕,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

     骡子哥一抬手,手底下的人这才停了下来。许云飞整张脸上都是血,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挣扎着要从地上站起。

     骡子哥一脚踩在了他的头上,用钢管轻轻敲他的脸,奸笑道:“小子,你真特么以为老子不敢做了你?你放心,老子不会让你这么快死,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马子被别人搞,哈哈哈??????”

     “骡子,卧槽尼玛!”许云飞朝着骡子喷了一口血水。

     骡子哥一脚就将踹开,将钢管一丢,满脸淫笑地走向了徐慧。

     “按住她!”

     “骡子,卧槽尼玛,你敢!”

     “有什么不敢?你特么一个高中生凭什么跟老子斗?”

     就在这时,从一旁的水泥车后走出了一人,战战兢兢地来到骡子哥的面前,慌张道:“骡子哥,我、我只是要你帮我修理他一下,没想把这事儿搞那么大,差不多就行了!”

     许云飞一看到那人,眼中顿时冒出了一团怒火。

     “李雷,卧槽尼玛的,你跟我许云飞过不去,就冲我来,为什么要把徐慧拖下水?”

     骡子哥一脚就将李雷踹翻在地,骂道:“马勒隔壁,我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我做事要你来教?今天这妞老子是上定了!”

     “骡子哥,别这样,事情闹大了对大家都没好处?”

     “我骡子出来混了那么久,什么事没干过?今天就让老子教教你!”说着,他打了个响指,一旁的小弟递了一把匕首过来,骡子哥沉声道:“拿着它!”

     李雷慌张道:“骡、骡子哥,你想干嘛?”

     骡子奸笑道:“放心,我不是让你去杀他,你过去把他的手筋给挑了!”

     “不、不行,骡子哥,这、这有点过了!”

     “卧槽,给你两条路走,要么你去挑了他的手筋,要么就让我的兄弟挑了你的手筋!你特么自己考虑,想清楚了就告诉我!”

     说完,骡子哥揉搓着双手,淫笑着走向了徐慧。

     “小妞,哥哥来疼你了!”

     徐慧噙着泪,拼命摇头,嘴里尖叫道:“不要,不要,你们不要伤害阿龙,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放过他!”

     骡子哥一把扯开了她的上衣,奸笑道:“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我谈判么?”

     说着,骡子的手便在徐慧的胸前揉搓了起来,一旁的小弟发出了一阵欢愉的叫声。

     “骡子,卧槽尼玛的,我杀了你!”许云飞被人死死地按着,任凭他如何挣扎都难以挣脱对方的束缚。

     “骡子哥,这小子比你还嗨呢!”一个小弟调侃道。

     李雷握着匕首,沉默了片刻后,朝着许云飞缓缓走去,握着匕首的手不停地颤抖着。

     他来到许云飞面前蹲下身子,颤声道:“许云飞,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搞得这么大,我也不想的,你、你别怪我!”

     许云飞望着李雷,咬牙切齿道:“李雷,卧槽尼玛,我不会放过你的!”

     “别怪我,别怪我!”李雷整个人都已经麻木了,他握着匕首缓缓地伸向了许云飞的手腕处。

     就在这时,工地大门口突然冲进了一大群人,李雷吓得将匕首落在了地上。骡子哥正在徐慧的胸前拼命的享受着,一听到动静忙转过头望去。

     只见那一群人一个个握着片刀,“呼啦”一下就将他们十几个人全都包围了起来。

     为首的是一个光头,双臂上纹着蔷薇刺青,胸口处一个狼头若隐若现。

     “火狼?”骡子哥大惊失色,他没想到火狼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火狼瞟了他一眼,鼻中发出了一声冷哼,并没有言语,只是走到了许云飞的身旁,一脚就将按住许云飞的那个小弟踹出了好几米。

     “兄弟,没事吧?”

     这一声兄弟,顿时听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连徐慧都是惊讶不已,李雷更是目瞪口呆,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火狼不愿意替他对付许云飞。

     骡子哥狐疑地看着火狼,问道:“火狼,你特么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听说这小子半年前差点就把你给挂了,你特么今天还来救他?”

     火狼将许云飞扶了起来,转过身望着骡子哥,沉声道:“第一,徐慧是我火狼曾经追求过的女人,虽然她不喜欢我,可我喜欢她,你今天搞她就等于搞我火狼,我不会放过你。第二,许子龙跟我的事那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我只知道,他现在是我的把兄弟。你想废了我的把兄弟,你特么就等于废我。两个理由,够你小子死两回!”

     骡子哥额头上开始渗出了汗水,他忙转身将徐慧身上的衣服合上,强挤出笑容,将徐慧推到了火狼面前。

     徐慧忙跑到许云飞身旁,心疼地替许云飞擦拭着脸上的血水,眼眶里不住地流下泪水。

     “火狼,既然是你看中的妞,那兄弟我就还给你,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骡子哥干笑道。

     火狼从自己人手中拿过一把片刀,低头看着片刀,一只大拇指在刀刃上拨弄着,冷冷道:“刚才你是哪只手摸的?”

     “火、火狼,你什么意思?你可别忘了我是长兴帮的人,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老大万天兆绝不会放过你的!”

     “卧槽尼玛,万天兆要是在,老子连他一起废了。”

     骡子哥这时才真正感到害怕,火狼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火狼那慑人的气势让骡子哥几乎崩溃,他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卧槽,兄弟们,跟他们拼了!”

     骡子哥那十几个兄弟,纷纷抽出了钢管,和火狼的人打成了一团。但火狼的人足有五十多号,而且个个彪悍,手里还拿着片刀,仅过了一分钟,连骡子哥在内的十几个人,全都被火狼的人砍翻在地。

     这时,许云飞也恢复了一些气力,他从火狼接过片刀,朝着骡子哥走去。

     骡子哥吓得连连讨饶:“飞哥,今天的事是我不对,你放我一马,以后我骡子绝不再管你和李雷的事!”

     许云飞狰狞地笑着,继而仰面大笑,他一把抓住骡子哥的鸡冠头,用刀面轻轻拍打着他的面孔。

     “骡子,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你现在特么的像条狗,你刚才不是很嚣张么?现在怎么不牛?马勒隔壁,你真以为我许云飞只是个在学校里混的普通高中生?卧槽,尼玛逼睁眼看清楚了!”

     “飞哥,我知道了,我不对,我不该对嫂子动手。”

     “把手拿出来!”

     “飞哥,给条活路!”

     “路是你自己选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这个道理连小学生都懂,你骡子哥不会不懂吧?”

     “飞哥,我错了,真的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给你机会?你刚才有没有想过给我机会?刚才如果是一个普通高中生,你特么就已经把人家女孩子的清白给毁了。你凭什么跟我要机会?”

     火狼厉声道:“把他的手按住!”

     两名手下立刻将骡子哥的手腕露了出来,许云飞嘴角微微抽动,抬起片刀对着骡子哥的手腕就砍了下去。

     “啊!”骡子哥发出一阵凄厉地哀嚎,两只手当场被挑断了手筋!

     就在骡子喊叫的同时,工地的大门内一辆挖土机后也发出了一阵惊叫。

     火狼的人立刻冲了过去,将挖土机后躲藏的人拽了出来。

     许云飞一看居然是岳欣,忙喝止道:“没事,她是我同学,别让她过来!”

     刚说完,许云飞就觉手里片刀被人抢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骡子哥再次发出凄惨的叫声,这一声远比刚才那一声更加来得痛苦。

     只见徐慧握着片刀捅在了骡子哥双腿之间要害部位,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冷漠的让人心底发寒。

     许云飞赶紧去夺徐慧的刀,可徐慧双手握得紧紧的,整个人愣愣地看着骡子。

     “小慧,松手,快松手,你这样真会弄死他的!”

     徐慧突然发出了笑声,可很快她又收起了笑容,阴厉道:“骡子,你不是要****吗?来啊,我现在看你怎么干?来啊,来啊!”徐慧近乎疯狂地咆哮着。

     许云飞将徐慧抱在怀里,安慰道:“没事了,小慧,没事了!”

     他搂着徐慧从地上站起,带着她走到了岳欣面前,叮嘱道:“小欣,替我照顾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