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逼迫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红灯街,兴发棋牌室

     火狼驾着车停在了门口,立刻就有小弟前来为他开门。现在的火狼,带着墨镜,一身名牌西服,叼着雪茄,皮鞋擦的锃亮,和以前判若两人。

     有道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话一点都不假,火狼整个人都形象都和以前大不相同,往棋牌室门口一站,和这里完全格格不入。

     火狼一路走向了棋牌室的办公室,不知为何,今晚棋牌室里聚集了特别多的小弟。

     “老大,你来了!”钟烈一看到火狼就将迎进了办公室。

     两人走进办公室后,又有几个身材魁梧的小弟也跟着走了进来。

     火狼朝钟烈看了眼,笑道:“人呢?”

     钟烈大声道:“把人给我带过来!”

     不一会儿,一个彪形大汉押着聂靖走进了办公室。

     “给我跪下!”大汉一脚踢在了聂靖的膝弯处,聂靖“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

     聂靖瞪着双眼,不甘地望着钟烈,冲着他吼道:“钟烈,你特么疯了是么?你就算不相信我,也不至于这么对我,你什么意思?”

     火狼靠在老板椅上,双脚翘在桌子上,将墨镜摘下放在了桌上,手里把玩着匕首,低头道:“靖哥,好久不见了啊!”

     “火狼,你特么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意思,就是来找你叙叙旧,想我火狼当初被许子龙那小子捅了之后,你靖哥也没少挖苦我啊!”

     “那你想怎么样?”

     “当然了,我火狼不会为了这种事来跟你生气!”火狼缓缓抬起头,眼神中突然射出两道锐利的精光,面色一沉,厉声道:“但是,你特么挑拨我跟阿烈之间的关系,让老子很生气!”

     “哈哈哈哈!”聂靖突然仰面大笑,随后望着钟烈,冷冷道:“钟烈,真没想到,田七手底下最忠心的兄弟,居然为了一点小恩小惠,心甘情愿地做火狼的狗,你特么就忘了是谁把田七送进监狱的?”

     “啪”钟烈狠狠地抽了聂靖一耳光,沉声道:“这件事老大早就跟我说过了,不错,七哥是老大把他弄进去的,但是这已成定局,就算我不吃饭,下面的兄弟也都要吃饭。做生意我钟烈没这个头脑,论实力,就我们这点人根本就无法在楚河区立足。老大虽然做得不对,但至少他们有赶尽杀绝,他给了我和兄弟们一口饭吃,现在又把红灯街还给了我们,最起码,我们这些人还有个安生之所。”

     聂靖啐了一口血水,不屑道:“钟烈,看来我把你看高了!”

     “不是你把我看高了,而是你把你自己看高了,你挑拨我跟老大之间的关系,无非就是想让我们起内讧,然后你们青竹帮就趁机扫了我们的地盘,顺便再帮侯劲松那混蛋抢回凤舞九天,你这算盘打得倒是不错。聂靖,我告诉你,真正像条狗的人是你的老大莫成,人家有钱人出几个钱他就特么的摇尾乞怜,逮谁咬谁!”

     聂靖双眼几乎都要喷出火来,对着火狼吼道:“火狼,我真的小看了你,没想到居然会栽在了你的手里,但我决不相信你火狼能把事情想的那么周全,究竟是什么人在帮你?”

     火狼把匕首用力地插在了办公桌上,咧嘴笑道:“输就是输,没那么多的理由,你就算再不甘心也没用,现在跪在这里的人是你,不是我。如果你想活着出去,就按我说的去做!”

     聂靖咬牙启齿道:“放屁,别指望老子会出卖成哥!”

     “哦?是么?”说着,火狼抬起手打了个响指,身旁一个小弟将手机拿到了聂靖的耳边。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老公,是你吗?”

     聂靖整张脸顿时煞白,他怒视着火狼,却又不敢发作,故作镇定道:“老婆,是我,你在家呢?”

     “没有啊,我跟儿子在逛街呢,碰到个人说是你兄弟,说是你让他来保护我们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安全起见找个人来照顾你们娘儿俩呢!”

     “哦,那没事的话我先挂了,你儿子要去做买吃的!”

     “好的,那你们自己小心!”

     “行,早点回来啊!”

     “好!”

     挂了电话后,聂靖一下就从地上窜了起来,朝火狼冲了过去:“火狼,卧槽尼玛,祸不及妻儿,你特么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周围的小弟一拳打在了聂靖的胸口处,他立刻跪倒在地,捂着胸口直喘粗气。

     火狼奸笑道:“聂靖,我好心好意帮你看着老婆儿子,你特么还这么对我?我有说过要对他们做什么了么?你看你小子,这么冲动,那个遇事冷静的聂靖去哪儿了?”

     聂靖大汗淋漓,抬起头,恶毒地望着火狼,沉声道:“说,你要我做什么?”

     “早那么合作不就好了?大家开开心心合作一把!”

     “少特么废话,快说,你到底想我怎么做?”

     “很简单,帮我把这袋东西放在莫成的车上!”火狼从桌子下拿出了一个袋子丢到了聂靖的面前。

     聂靖瞪大了双眼,呆呆道:“你、你想我栽赃给成哥?不行,我不能害他!”

     “聂靖,我看你儿子还挺活泼可爱的,小家伙健健康康的,不过有些事儿谁也说不准,难保他明天就一不小心夭折了。”

     “卧槽尼玛,火狼,你不要逼人太甚!”

     “聂靖,我又不是要莫成的命!”

     “放屁,这一袋东西,足够换几颗子弹了,成哥要是被抓到了,横竖也都是一个死!”

     火狼朝那个拿手机的小弟瞟了眼,扬了扬头,那小弟立刻拿起手机就要拨电话。

     聂靖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他流着泪道:“狼哥,我求你了,放过我老婆孩子,你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你,请你别伤害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火狼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叼着雪茄走到了聂靖的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好了,记得给钟烈打个电话,到时候我们确认过之后,自然会让你去见你老婆!”

     说完,他转头对钟烈道:“给他老婆去个电话,就说他这两天不回家!”

     随后火狼又看了眼聂靖,仰面大笑,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办公室。

     两天后,莫成的车在半路被几辆警车逼停,之后在他的车上搜到了整整一袋海洛因,莫成当场被擒获。

     隔天,聂靖在开车回家的途中遭遇车祸,当场身亡。

     帮主被擒,军师身亡,青竹帮群龙无首,四大堂主为了争夺帮主一位,展开了一场火拼。

     而此时有一个人,却是翘着二郎腿,在办公室里喝着茶,抽着雪茄,一脸的怡然自得。

     钟烈推门而入,一脸肃然道:“老大,兄弟们都准备好了。”

     火狼咧嘴一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道:“好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阿烈,我们走!”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