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苏总不对劲的第28天
    宁家老宅同苏宅差不多,只是比起苏家的宅子更欧式化,穿过大门口的白色铁艺栅栏,一条宽阔的大道两边是林荫灌木之类长青绿化植株,临近大门客厅外不远处是椭圆形水池,中间是灰白色雕塑喷泉。

     房子建筑倒是比较自然明亮的小洋房样式,最唯美的是三楼有个大大的独立阳台,阳台外还连接这一个小巧精致的空中花园,园中百花汇聚。中间有藤蔓环绕的秋千架,旁边还有看着就格外舒适休闲的躺椅以及专门为下午茶时间而存在的小圆桌——那就是曾经苏宁瑜的母亲住了二十年的闺房。

     那时候苏妈妈两岁多,宁家舅舅也才十五岁,宁家没有女人掌家,从房间重新装修到装饰,完全是两个大男人准备的,单单从这里就可见当年宁家老爷子跟宁家舅舅对苏妈妈的宠爱有多真。

     当年宁家舅舅为了自个儿当做女儿疼爱的妹子,只是因为担心妹子跟嫂嫂姑嫂关系复杂,竟是直到苏妈妈嫁人才紧跟着结了婚生了子。

     若不是看舅舅对待自己渣爹完全没有什么敌意,苏宁瑜都要嘀咕自己舅舅是不是心思不纯了。

     当然,事实证明,苏总心脏了,脑袋也污了,啧←_←

     宁家虽说名义上有位舅妈,可早年舅舅与舅妈本来就是联姻,之后舅舅忙于工作,夫妻俩本就没什么感情,于是耐不住寂寞的舅妈也就顺理成章的玩得过了头。舅妈后来越玩越肆无忌惮,哪怕女方家里始终纠缠着不肯失去宁家这条大粗腿,宁家舅舅还是直接把人踹了。

     外公也意识到强行揪着这段婚姻对孙子完全没有好影响,于是也就默认了此时,留下了当时不过才七八岁的表哥宁仲钰,于是宁家又恢复成了一门三汉子的模式。

     外公见着儿子孙子都不着急开枝散叶,也乐呵呵的不着急,年轻的时候这位老人很有些狠劲儿,可早年妻子孩子死了一大堆,最后竟是只留下了根独苗苗,这位杀伐一生的老人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很多事都已经看开了。

     而今年已经五十好几的舅舅宁辉,则是很有些跟工作事业过了一辈子的姿态,儿子都二十六了也没见他想过女人的事——苏宁瑜暗地里总觉得舅舅不是看破红尘觉悟得红颜不过一副皮囊一具白骨的真谛得道成仙了就是那个,咳,阳那个萎了。

     苏家宁家都不是子孙血脉旺盛的家族,不管祖上多努力,总是会因为奇奇怪怪的缘由最后只能存活一支血脉,若是哪一代出了个风流种家里孩子一大堆,那时总是会闹腾个家宅不宁最后又诡异的只剩下一支嫡系后代了。

     经过了这么多祖祖辈辈的努力跟折腾,到了他们这一代,倒是越发不在意血脉传承家族兴旺之类的了。

     哪怕两家人聚在一起也没什么热闹的气氛,好在苏妈妈作为两家唯一的女性将气氛活跃了起来,不至于太过冷场。

     苏妈妈本身性子就是爱折腾爱营造气氛的,不管在外如何个性子,回了宁家在宁老爷子跟宁家舅舅面前,总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儿,看得渣爹眼红不已。

     须知他可是恨不得妻子能在他面前娇俏可人的撒娇发嗲——不得不说渣爹的爱好十分值得鄙视!

     “乖儿子,等会儿一定要回去好好打扮一下,听说媛媛人长得漂亮,学识渊博性格还活泼可人得紧,你可一定要抓住机会啊!”

     用过午饭之后苏妈妈就紧张得跟要送大龄女儿去相亲似的,不断的唠叨着要注意风度要注意形象要注意表情要注意气氛掌控之类云云,说得苏宁瑜都要歇菜了。

     回头看了看跟着舅舅老爸以及外公上楼去书房的表哥,苏宁瑜不知怎的竟是有种松了口气的心虚感。

     一定是昨晚没睡好脑子还抽抽着没好吧~=。=

     等到苏宁瑜偷摸着走人去相亲,呸不是,是接未婚妻之后,宁仲钰下楼给爷爷父亲以及姑父三人添茶水的时候听见姑姑一个人紧张的嘀咕什么,一问之下,顿时脸黑得不行,周身萦绕着腾腾杀气。

     这个混蛋,居然去见女人去了,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对方小时候背着他订下的未婚妻!!宁仲钰恍惚之间竟然觉得自己头发都变得黑绿黑绿的了。

     #呵呵,我心上人二十年前背着我找女人了,好想砍死那个女人怎么办?#

     #心好累,防备桃花二十年,结果心上人早就偷偷找了未婚妻#

     #心上人太优秀了,果然还是应该关小黑屋吧?#

     然而苏宁瑜这边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在机场出口处等了许久,苏宁瑜等来了一张大厅服务员传递过来的一张纸条,纸条上大大的几个字张牙舞爪刁蛮肆意,看着字就好像看见了一位性格张扬刁蛮的千金小姐对着傻等的他斜嘴吐舌斗鸡眼的比划着鬼脸......

     ‘你就是苏宁瑜?本小姐是不会嫁给你的,我要去寻找真爱去了,你哪儿来的就赶紧回哪儿去吧!哼[斜嘴吐舌斗鸡眼简笔鬼脸]’

     废话,因为纸条上本身就有一个歪歪扭扭钢笔画出的鬼脸啊!!!

     苏宁瑜觉得自己被人打脸了!果然打脸者人恒打之,这就是苏总装逼打脸多年的报应......

     苏总表示自己虽然愁嫁,不,是愁娶,但单身汪也是有尊严的!于是他挺直了脊梁甩头潇洒走人,哼,才不要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呢!╭(╯^╰)╮

     然而最后,苏总依旧麻溜的滚去找人了_(:3ゝ∠)_

     情况是这样的,苏总眉宇间带着清冷紧抿的薄唇透着无情冷酷,眼神自有矜贵的高傲,精致的下巴小幅度微微扬起,修长的身姿挺拔如青松,宽肩窄臀大长腿,整个人犹如自带耀眼光辉走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也好似足下踩着红毯,行至大厅出口之时,苏总他漫不经心的掏出了手机置于耳边,随后......

     “喂,你好啊,是苏小子吗?哎呀我是你艾大伯呀,哈哈哈哈好久没一块儿聚聚啦,最近还好吗?”

     爱大伯?高贵冷艳如劳资,怎么可能爱大伯!苏总保持冷艳装逼模式眼神高远,视线好似穿透一切落在虚无的半空......

     咦?咦!咦!!

     “艾大伯啊?您好您好,身体还康健吗?我挺好的,家里一切都好,对对对,好好好,是是是,一定一定,哪里话,对,不会麻烦的,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媛媛的,对,没有,挺好的,好的拜拜。”

     挂了电话的苏总内心宽面条海带眼泪在狂风暴雨中三百六十度狂甩。最后为自己点了三支蜡烛,默哀致敬,乖乖的调转车头一边打电话吩咐下去一边自己也乖[傻]乖[逼]的去一条条接到的从机场呈辐射路线慢慢找人去了。

     算了,谁叫自己是个太有责任心的好男人呢——by总能找到理由阿q自己的苏总_(:3ゝ∠)_

     开着车到处找了一阵,苏宁瑜才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到底有多傻逼——特么的连对方长得是圆还是方的都不造啊找个毛!

     总感觉昨晚之后脑细胞不够用的苏总只能认命的靠边停了车步行,一边打电话吩咐人查看机场大厅监控视频锁定目标人物以及对方离开的大致路线。

     走走停停不知到了哪儿,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苏宁瑜突然感觉脚下被个什么小东西撞了一下,低头一看,竟然是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猫。

     对于小奶猫而言,这个人类实在太高了,小奶猫傻乎乎的抬着脑袋想要看清眼前这个人类的脸,却高估了自己小小身体的平衡感,最后因为抬头仰视这个动作太过艰难了,整个小身子都往后滚了一滚。

     小奶猫晃了晃滚晕的脑袋,惦记着之前还是没看清这个人类长相表情是否可以求救,于是一坐起来就又执拗的仰着脖子再看。

     苏宁瑜失笑,单膝虚虚的触跪蹲了下来让小奶猫好好看看。小奶猫终于看清了眼前人类的长相,歪了歪脑袋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最后觉得眼前这个人类似乎没有恶意,于是高兴的呼啦一声站了起来,翘着细细的尾巴用稚嫩的小身子爱娇的蹭了蹭苏宁瑜的裤腿,然后仰着脖子圆溜溜浅色琥珀琉璃般的猫眼带着期盼渴望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苏宁瑜。

     作为资深毛绒控的苏宁瑜伸出指尖挠了挠小奶猫软毛覆盖的下巴,小奶猫舒服的眯了眯眼,很快又强迫自己别被安逸的挠痒痒给耽误了正是,再被挠下巴也竖着尾巴不肯眯眼享受了。

     疑惑的歪了歪头跟小奶猫对视,苏宁瑜以为对方是饿了在求食物,于是恍然的点了点头弯腰要把小奶猫抱起来去附近买猫粮。

     小奶猫似乎发现了苏宁瑜要带着它离开的想法,撅着小屁股坚决后退不然抱,一边还转身头朝巷子深处喵喵的叫了两声,又回头抬抓挠了挠苏宁瑜裤腿。见苏宁瑜还是没有理解它的意思站在原地不动,于是着急的小奶猫伸着脖子去咬着苏宁瑜裤腿翘着屁股往巷子里拽。

     苏宁瑜不明所以,不过看小奶猫的意思似乎是要带他去哪儿,感受到小奶猫那点微弱几乎可以忽略的力气,苏宁瑜叹了口气一只手指就把小奶猫叼着的裤子布料拉开,正当小奶猫失望的时候,头顶被人轻柔的摸了摸,最后被一双大手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

     小奶猫以为自己要被带走,喵喵的挣扎着要跳下去,却在下一刻见这个人类是往它要去的方向走,于是小奶猫似懂非懂,一路喵喵的叫着指方向。

     其实小巷并没有岔路,只有窄窄的一条深巷,苏宁瑜一路往里面走,却在巷子最深处看见了一只腹部受伤身体下淌了一大滩血的大野猫。

     大野猫全身漆黑,安静的躺在地上,一双金色泛绿的眼瞳有些涣散,却在苏宁瑜靠近的时候眸光锐利的转头冷冷的盯着来者。

     不知是不是苏宁瑜的错觉,那黑猫似乎在看见他怀里小奶猫的时候柔和了下来,最后小奶猫喵喵高兴的叫了几声之后,黑猫也有气无力的回应了两声。

     苏宁瑜猜测这两只猫是在说话,看了看黑猫警惕的不让他靠近的样子,苏宁瑜弯腰轻柔的将小奶猫放在地上。小奶猫扑过去舔了舔黑猫眼帘,又软糯糯的喵喵叫了两声,那黑猫最后人性化的回头看了苏宁瑜一眼,终于顺从的闭眼躺在原地,不再抗拒苏宁瑜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