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落幕【内容大修】
    对于北宫珉一到金城就来苏家,然而并没有什么阴谋诡异,只是单纯的北宫先生他想要确定一下心上人有没有被那只狼狗啃了。

     没错,虽然别人都说宁少是手段狠辣的狼王,然而北宫先生就喜欢叫他狼狗,就跟宁少总叫北宫先生狐狸犬一样。

     对于两人的无故翘班,北宫珉辅一见面就格外抱怨了一番,“身为两大集团的掌舵人,你们这么消极工作可是对千千万万员工的不负责,不过我知道苏苏是不会这样的,肯定是阿狗你带坏了苏苏。”

     跟在身后的一个运动服娃娃脸小青年低头闷笑,心说,还不是因为不能去办公室同竹马单独相处,才一本正经的说什么大道理的。

     苏总被这个家伙的称呼给肉麻得不行,不过二十几年了也没让北宫珉放弃这个昵称,此时也唯有一脸高冷的眉也不皱力图自身逼格不被拉低。

     关于这个昵称,是北宫珉第一次见面就定下的,原因是苏宁瑜的名字除了姓氏其他两个字都跟宁仲钰有关,关于这个,北宫珉十分不爽,然后就给宁少一个爱的称呼——阿狗。

     一旁的宁仲钰也完全无视北宫珉的称呼,只是自然的招呼下人上茶待客,一派主人范儿无声无息却杀伤力极强。

     一直没有吭声的着道袍长发高挽的女子从第一眼看见苏宁瑜的时候就疑惑的皱起了一双柳叶眉,似乎有什么疑惑。

     直到娃娃脸就着头儿跟宁少明里暗里的争斗以及苏家家主处变不惊美貌不减美滋滋的喝了两盏茶,道姑打扮的女子这才突兀起身,一甩浮尘眸光锐利冷声质问:“之前见面就在二位身上感受到淡淡妖气,不知二位就此事,是否有什么要说的。”

     第九组中也是有妖甚至还有其他奇葩异种的,道姑并不是绝对敌视妖物。只是对于没有在花国登记在册藏身于民间的妖物,第九组都是会详细盘查的。

     这里面除了对人类的保护意味,也同样保护着妖。

     听见道姑说这个话,娃娃脸惊疑不定的收起了脸上看戏的笑意,收放下茶盏,不动声色的摸了摸手腕上的翡翠色手环。

     翡翠色手环急不可见的动了动,有细细的嘶嘶声伴随一条细长鲜红的分叉舌头探出,在空气中探查着什么。

     倒是一直跟宁仲钰斗嘴的北宫珉,只是态度十分随意的给了苏宁瑜二人一个询问的眼神,明显的表示了自己偏袒这两人的态度。

     在不涉及太过重大问题的情况下,北宫珉并不介意让自己感性一点。

     面对道姑的诘问,苏宁瑜态度依旧从容,未等到他的回答,道姑就似感应到什么,倏然转头看向侧门走廊。

     一只小巧可爱的蝴蝶犬正蹦跶着四条小短腿小跑着从走廊过来。

     看着这条妖气浓郁看起来却傻乎乎的蝴蝶犬,一时间就连神色十分不善的道姑都懵了。

     北宫珉手肘搭在沙发扶手上搓着下巴歪头:“咦这不是你家那条傻狗吗?”

     北宫珉以前来苏家见过这条很爱找主人玩儿的傻狗。

     道姑看起来古板严肃,其实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姑娘,虽说十分看重规矩德行之类的,看见可爱的蝴蝶犬扑扇着耳朵颠颠儿的小跑着过来,还是忍不住被萌了一下下,顿时美得如画的面容几不可见的柔和了两分,引得娃娃脸都忍不住看傻了眼。

     不过转而想到对方灭绝师太的绰号,娃娃脸痛苦的捂脸别开了视线。

     见珞珞跑进来就径直屁股一撅直接坐在了苏宁瑜脚边,苏宁瑜面上浮现浅笑。

     本来弯腰想要将珞珞顺手抱起来搁在大腿上,转而一想珞珞人形女孩子的娇俏模样,苏宁瑜最后只是暗暗赞赏性质的拍了拍珞珞的脑袋,又顺着光滑柔软的毛发捋了一把珞珞耳朵上略长的毛发。

     “抱歉,珞珞是最近才稀里糊涂成了妖的,生活习惯还是偏向于以前的模式。”

     既然之前的都是误会,会客室里的气氛就没刚才那般紧张了,接下来进行了简单的了解询问。

     “既然是吞天犬的血脉,潜力可评定为A,我们的传统惯例,是希望D以上的异种至少要作为编外人员加入第九组,便于以后的管理与统筹协调。”

     作为编外人员算是比较好的情况,不会随意被当做危险系数不定需要随时监视观察的“野生异种”,也不是必须每天待在总部待命的“正式职员”,除非有必须让她出力的情况,其他时候都是自由身。

     这也算是跟北宫家有交情走了后门。

     离开的时候道姑略有些疑惑的眼神滑过苏宁瑜二人,最后似乎还是没想明白心中那点疑惑,念及先前自己言语中的冒犯,只能暂且跟着北宫珉离开了。

     等到车已经开到了山脚处,道姑面色一凝,本就挺直的背脊一震,转头对上娃娃脸询问的眼神,道姑抿唇不语,沉默片刻才道了声临时有事,就让车靠边停下自己脚步利落匆忙的不见了身影。

     既然已经暂时应付了过去,回头看着宁女侠以及美瑞娜的言行举止,怎么看怎么觉得要她们两假装一下普通人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于是直接将两人送去别院。

     然而这边刚送走人转身,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接到阿威电话说是美瑞娜跟人打起来了,旁边还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女汉子,阿威哥顿时顶不住了。

     等到两人匆忙赶过去的时候,恰好瞧见道姑面色冷凝一边拍出一张黄符硬抗下了一枚激光炮,虽是被震得吐出一口血,依旧岿然不动以指为笔以血为墨在半空中电光般急速画出最后一道阵心符印打入阵眼处。

     顿时一阵光芒闪过,美瑞娜正打得起劲,突然就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就连全身能动用的枪炮甚至光刃冷兵器都无法启动了。

     “咦?这是什么?”

     看着好似突然出现在自己周围八个方向悬挂于空中的黄纸,又抬头看了看跟投影仪一般闪烁在自己头顶的一个大大的红光图案,美瑞娜感觉奇怪的同时又觉得新奇,这种战斗方法可真是古怪!

     一旁的宁女侠有些跃跃欲试,不过看见虽然站得笔挺却受伤吐血的道姑,宁女侠有些为难的挠了挠脸颊,不知道现在自己是该为了朋友趁虚而入还是为了道义暂时协商。

     而此时的道姑显然早一经发现苏宁瑜跟宁仲钰的到来,转身面露冷笑,虽然身受重伤却依旧态度冷硬:“不知苏先生这次,又有什么解释?”

     苏宁瑜沉默,并不解释什么,没有任何示弱的态度,反而露出了之前不曾有的冷漠强势:“不知清韵小姐又有什么事需要在我苏家大打出手,虽然我苏家一向以和为贵,却也不是软弱可欺的。”

     道姑顿时被噎得一咳嗽,嘴角又留下一缕血丝,看起来好不狼狈。

     显然不怎么通人情世俗的清韵此时也知道不好在这上面纠缠,如今对方突然强势起来,她一个人还真不能怎样。

     不过心底却是为之前第一次见面居然道心不稳对此人有了好感而自责懊恼:这个人简直就是伪君子!

     清韵肃容以待甩了浮尘打了个千,一派质问的语气道:“先时就见二位身上有些不妥当,只因一时被你二人身上淡淡妖气迷惑,竟是忽略了。不知苏先生跟宁先生可否解释一下,你二人身上淡淡的鬼气以及魂魄为何有尚在缓慢融合的痕迹?”

     两个普通人,身上有厉鬼的气息,而刚巧魂魄又有缓慢融为一体的痕迹,怎么看怎么有大问题!

     苏宁瑜跟宁仲钰对视一眼,明白清韵看出的问题是什么,觉得有些难缠,这个总不能直接跟对方解释之前一梦回到千年前的事吧?

     再则说,虽然这个没什么说不出口的,可直接跟这么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陌生女人,这个女人还是道姑,直接说的话那得多傻缺啊?

     总之苏宁瑜跟宁仲钰又刚巧都不是傻缺。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身着神秘黑色纱衣长裙的女子怀中抱着一只小奶猫肩上蹲着只小白毛老鼠娉婷而来。

     女子长相偏于惑人心神的妖艳,还带着股神秘莫测的诡异气质,对方缓步行来,足下悄无声息,赤-裸的小脚在长裙下摆处随着行走若隐若现。

     对于突兀出现的女子,除了清韵一副如临大敌的紧绷,其他人在见到对方怀里的小奶猫以及肩头的小白毛,纷纷想到了什么,放松了不少。

     呃,不,没有放松的还有被困着的美瑞娜。

     当然,此时她也不是警惕之类的,只是看傻了眼,回过神之后就眼神灼热得能融化一切,大声高呼:“女神女神,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芳龄多少有木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啊?如果有的话要不要考虑换一个呀?如果不愿意换介不介意多一个呀?我耐打耐操还吃得少,关键是持-久-力绝对秒杀全宇宙啊啊啊!!!”

     看她那眼神,若不是有全身不能动,恐怕此时都要跪地抱腿求交往(配)了,当然,哪怕是现在不能动,她的所作所为也差不离了。

     一边的宁女侠居然也在有生之年产生了尴尬这种情绪,别开脸捂嘴肩膀抖了抖,又转头调侃动不了的美瑞娜:“喂,你不是要生救世主吗?”

     就这么抛弃救世主真的好吗?!

     美瑞娜才不管那些,她只觉得自己对女神一见钟(发)情了:“救世主又不是非得从我子-宫里钻出来!女神女神,我赫比勒科技可发达了,生孩子完全不是问题!女神女神,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就变成什么样的,触手藤蔓系的要不要试试啊?绝对带感!”

     总觉得接下来会有更让她丢脸的话冒出来,本来一派神秘高贵出场的大黑猫顿时黑线,一挥手,伴着一阵香风,美瑞娜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

     不过美瑞娜陶醉的闻着那股香气,觉得自己深深的醉了,噢,美丽的女神~

     对于美瑞娜这个没节-操的外星人,在场的所有人等似乎都不约而同的将她忽略了。

     没有了拉低她逼格的外星人,大黑猫觉得自己总算又高贵优雅了起来,心里暗暗满意的点了点头,眸光一转,金色泛着翠绿的眼眸更显异域风-情:“小道姑,有时候,并不是什么事都能管的。你是天行山下来的吧?代我问候一声梅无那个老不死的。”

     梅无正是清韵的师傅,也就是现任天行掌门。

     月余前师傅突然身受重伤回来,之后就开始准备清韵的继承掌门仪式,这次清韵到金城,正是准备解决了实验体(冰蝶小姐)的事就直接回天行山。

     此时听闻一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妖物说着这般大不敬的话,清韵顿时怒火中烧,手中浮尘比作剑势就要攻上来。

     大黑猫却是冷冷一笑,眸光直逼清韵:“那老不死的难道没跟你这小娃娃说,她那伤是怎么来的?贪婪而丑陋的人,活该受到天道因果的反噬,死前受万箭穿心之痛苦,死后魂魄也不得安宁!”

     清韵气息加重,显然气得不清,却也在此时突然想起先前师傅话语中莫名的惭愧自责,顿时心中闪过些许猜想。

     不过便是师傅有不对的地方,清韵再如何认死理不通人情,也不愿过多谈及师傅的过错,收回手上的动作,双目直直望向对面黑纱长裙女人,似乎在说你想怎么样。

     显然,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看起来实力还比她强许多的大妖,竟然不动手反而说了这么多话,显然对方是不打算直接动手的。

     如此,联系到对方提起师傅的话,自然是有什么类似于交易的事要谈。

     大黑猫嘴角一翘,眼角余光瞥见旁边不远处的苏宁瑜,垂下眼帘,掩住黯淡下来的眸光,转身从容离开:“且随我来。”

     最后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其余人等并不清楚,只知道当天夜里大黑猫就带着小奶猫以及小白毛连夜离开了。

     而清韵也对这次回来发现的苏家之事闭口不言,拿了大黑猫从苏宁瑜卧室翻出来给她的那枚平安扣,第二天一早带着宁女侠离开了。

     “我妖族典籍中有记载,传闻世间有一枚永远一尘不染的平安扣,每当它出现的时候,就有时空之门打开,异界之人若有进入,可凭此扣打开中观之门,可寻本溯源回到原来的世界。”

     中观乃佛门一思想,“中”就是假即是空,空即是假,中观之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可捉摸,每次出现的位置也是不定的。

     “小道姑门中有一法,可追寻到中观之门出现在何地,到时候她会送宁梦玉离开。”

     “记住,吾之名,漠尘。”

     据说,妖精的名讳,对妖精有天生的牵绊。

     虽然她们出现的时候给苏宁瑜带来了这样或那样的麻烦,可突然一下子全离开了,苏宁瑜莫名有种离愁别绪,不过生活还是要这样过下去,苏宁瑜第二天还是恢复了以前的生活,上班下班,一切如常。

     然后在三天之后,本来因为一见钟(发)情的女神还没跟她说句话就离开了而备受打击意志十分消沉的美瑞娜也突然高高兴兴的跟他打了招呼,之后就从后山启动了只能容纳一人的小型救生舱飞碟离开了。

     离开前美瑞娜还十分哥俩好的一脸感慨状拍了拍苏宁瑜的肩膀,笑得意味深长。

     “呃,她怎么了?”明明之前还一脸生无可恋,怎么才几天就满血复活了?

     宁仲钰摸了摸兜里一小管漂亮的淡蓝色液体,抬指按住控制不住扬起的唇角,转头故作无辜的眨了眨眼:“啊?哦,没什么,没节-操的外星人嘛,喜欢个人能喜欢几天?”

     苏宁瑜一手环胸一手托着下巴不信:“那救世主呢?她不找人生了?”

     宁仲钰耸肩:“说不定人家找着了呢?”

     对上苏宁瑜不相信的眼神,宁仲钰掩饰性的哈哈一笑:“开玩笑的,说不定她是觉得我们俩情比金坚没机会对你下手,所以抓紧时间去其他星球找了呢?”

     说得也挺有道理,苏总决定不再多想了。

     金城X酒店,北宫珉一早醒来,总有点浑身都不对劲的感觉,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下半身光洁溜溜,地板上还有他打湿的四角裤。

     摸了摸脑袋,北宫珉嘀咕:“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做了有颜色的梦然后半睡半醒之间把弄脏了的裤子脱下来丢在地上了吗?

     而飞碟上连夜伙同宁仲钰用高科技手段盗取了优良基因液的美瑞娜看着一旁小型营养仓中已经发育培育成功的未来救世主,心情不错的吼着嗓子唱起了战歌,飞碟一路跳跃穿梭,离开了银河系。

     而拿到了卖...友情帮助朋友之后得到的据说“可跨越物种无视性别藐视一切不可能因素成功完成培育胚胎神奇孕液”的宁仲钰,转身弄了点给苏宁两家共有实验室研究,一边又划分个特殊研究小组开始按照美瑞娜说的方式培育属于他跟意中人的后代。

     希望能在被揍之前培育成功!

     半个月后

     苏宁瑜最近难得过了段平凡的生活,虽然也有遇到应聘小职员抢他总裁专用电梯之类让人啼笑皆非的小意外,不过总体而言,对比起先前那些,苏总还是觉得十分满足的。

     结束了一个例行会议,苏宁瑜回了办公室才坐下歇口气,宁仲钰就西装革履的上来了。

     “姑父姑姑已经回来了,今晚大家都在回春园。”

     宁家住宅就在回春园,因一片与宁家画风完全迥异闻名整个金城的百花园得名,一年四季都有百花开放,名副其实的回春之地。

     苏宁瑜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不过自己那对儿父母偶尔不声不响的回来或离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于是没多想,一路上还嘲笑了一番宁表哥这幅紧张正式得过头的衣着以及表情。

     “又不是丑媳妇见公婆,至于么?”

     在苏宁瑜看来,这次跟以前一样,只是普通的一家人聚一聚。

     宁仲钰勉强笑了笑,捏着方向盘的手却紧张的舒展了一下五指,复又握紧。

     当进门刚巧遇见下车的老爹的时候,宁仲钰深深的觉得自己今天不应该西装革履,而应该偷偷穿件防弹衣在里面!

     作者有话要说:  多年以后,有一位救世主小屁孩儿找上北宫家家主,“@#¥*&……%¥”

     北宫家主:“你说啥?”

     小屁孩救世主:“我说,我是你娃儿呀!”

     以上,纯属恶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