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啊……”随着石破惊天的一声吼,a大的清晨从睡梦中醒来。

     “甘草,你是怎么回事,你的脸色看起来像大便,眼睛看起来比兔子要红,黑眼圈比熊猫的还要重,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阮娇娇看着从床上下来的燕甘草惊恐地说道。

     “你可还记得有次我们在网吧熬夜,她看《一公升的眼泪》,整整哭了一晚上,那次眼睛肿的多厉害啊,这次比上次还要厉害。你昨天晚上不会偷偷的哭了吧?”钟灵也觉得燕甘草的脸色有点夸张。

     “没哭,只是睁着眼睛到天亮而已。”

     “你没事不睡觉干嘛?”

     “失恋,睡不着。”

     阮娇娇和钟灵听了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她,看她神情不是作假,又想到昨天她说的分手费,两个人心里突然有点空,有点无措。

     “他提出来的,还是你提出来的?”阮娇娇开口。

     “他呗。”燕甘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轻松点。她之前还没有想过谁甩了谁,现在听阮娇娇这么问,好像意识到什么,底气有点不足。

     “他有说为什么和你分手吗?”钟灵问道。

     “不合适。”

     “去他妈的不合适,当初交往的时候怎么不说不合适,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了才说不合适,骗鬼去吧。”阮娇娇看着燕甘草红红的眼睛,心里不舒服,声音变高,“我在鞋店买双鞋,穿了两年觉得不合适然后到鞋店去退,世上有这样的事情吗?”

     “他和你分手之前有说什么吗?”

     “没什么。”

     钟灵不太相信,“你和我们说实话,我们还能笑话你吗?”

     “真没有说什么,都挺正常,买了这些东西,然后在校门口的时候就说了分手。”燕甘草说到这里心里也是难受的不行,昨天晚上一晚没有睡,心里乱七八糟的想了好多的东西,但是分手的具体原因她也想不明白。更让她难过的是,自己就那么轻易的同意了,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她后悔的不行,想找到他问个明白。

     阮娇娇看着桌子上面的东西,冷笑了一声,“我就说他这么好心,以前也没有见过他这么舍得在你身上花钱,他妈的以为分手买点东西就可以补偿了?什么混账东西。”

     “那他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是不是有了其他人了?”钟灵拉着燕甘草坐了下来。

     燕甘草摇了摇头,这些问题她昨晚早就想到了,但是什么都没有想出来。“就是前一阵子我找工作那会冷淡了,但是后来我们见了一面就好了,前几天我们也一直在发短信,都是好好的。”

     “短信内容正常吗?”

     “都挺好的。”

     “什么叫挺好的,挺好的你现在是这个样子?他是不是瞒着你找了别的女人你不知道?”阮娇娇依旧大声,她对章长涛的感官一直都很一般,但是燕甘草喜欢,她也就不说什么了。现在这个混蛋居然就这么把燕甘草给甩了,他算什么东西!

     “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应该没那么……”燕甘草低低地说道。

     她想了无数的理由,就是没有想过这个,在她的心里,章长涛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她去过章长涛的家里,那是一个温暖和谐的小康家庭,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非常和善的人。章长涛也非常的孝顺,父母有什么事情叫他,只要喊一声他就立刻帮他们办好。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买了送给他们。平时上班也会经常的打电话回家报平安,一点不嫌肉麻的叮嘱他们注意这个注意那个,有假期也会回家看看,很多事情都会听从父母的意见建议。

     燕甘草觉得自己挺孝顺,但是和章长涛一比她还是差远了。一个孝顺的人,不应该是不好的人。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阮娇娇打断,“不是那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不然好端端的为什么和你分手,只有你傻呆呆的分手了还为对方说好话。”她恨铁不成钢,“只有我们甩别人,哪有人敢甩我们,就算被甩了也要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甩,你到好,他章长涛说分手,你什么都不问就同意了。现在又弄出这幅鬼样子。”她伸手拉了拉燕甘草的睡衣,看着她一头的鸡毛掸子和大便脸色心里就难受了起来。

     “对对对,我傻,你说对了,我傻,行了吧。又不是你分手,哪比得上你经验丰富啊。我是第一次,伤了您的眼,不好意思。”说着说着压抑了一晚上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刚刚听到章长涛说分手的时候,看着他认真的眼神,她的身体立刻做出了反应,不能流泪,不能做出任何伤心的样子,一定要云淡风轻。保持自己的笑容,挺起自己的胸膛,说话的动作神态不能流露出任何受到分手影响的样子。可是心里面空空的,木木的,脑子里面钝钝的。

     回到宿舍,看着阮娇娇和钟灵,她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样子。她不知道原因,她原可以抱着两个人大哭了,说着自己的委屈,但是估计是那个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挂的她脸僵了,心也僵了,所以她忘记了自己有泪腺这个功能。

     整个人有点像行尸走肉,木然的刷牙洗脸,躺到了床上,想着今天经历的一切,恍恍惚惚地觉得像个梦。然后她慢慢的撕开这个梦,爱恨嗔痴贪恋狂,七情六欲霎时间冲进了她的心里,她的心才慢慢的活了过来,只是活过来的心太痛苦了。

     痛苦的她只能卷缩着身体,睁大着眼睛,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自己的心脏。拼命的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明天太阳会照常升起。接着又开始回想自己和他以前的种种,一边回忆着过去,一边想着他提出分手的样子,以及那个想了n个版本的分手的原因。

     反反复复,整个夜里身体冷的不管用多暖和的热水捂都捂不暖。小手在心脏的位置抚了一遍又一遍,本以为痛的不行,眼泪应该流的没有止境,但是它却干涩的发疼。

     看到燕甘草哭了起来,阮娇娇手里的动作停了,嘴里的声音也没有了。钟灵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她。她的哭声更加的惊天动地了。

     阮娇娇不自在,骂了句“出息”,但是心里也有点庆幸,还好,她还没有傻到无药可救的地步,至少知道讽刺她,也知道哭了。

     燕甘草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时候想的都是他的好,还有他的那句分手,心里面痛的不行。她的未来计划里面章长涛占了很大的比重,突然之间这份比重没有了,她要用什么来填补?她伤心难忍,整个人轻飘飘空洞的不行,好像突然间没有了人生目标一样。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抬起头,一边哭着一边说道:“我要见他,我想他了,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我有哪里不好啊?为什么突然就要分手呢?我为什么要答应?不行,我要找他去。”说着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阮娇娇立马拉住了她,“你急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个鬼一样,给他打电话。”

     “对,你先打电话问问,先不急着过去。”钟灵也不赞成她现在这种情况出去。

     阮娇娇找到她手机递了过去,燕甘草接过手机擦了一把眼泪,将电话打了过去。

     阮娇娇见她拨了电话,将手机从她的手上拿开,按了免提就放到了桌子上面。“让我们也听听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借口。”

     手机嘟嘟嘟地响了很长的时间,钟灵见长时间没人接电话皱了皱眉头,阮娇娇则轻哼一声,“不敢接?”

     话说完电话里面就响起了一道女声,“谁啊?”声音喘息娇媚。

     电话这头的燕甘草就呆了,阮娇娇一听不对,立刻看向燕甘草,然后又看向手机上面的号码,确认没有打错。

     因为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电话那头的女声又“喂”了两声。声音依旧娇媚,只是喘息声大了一点,也带着一点压抑。

     三个女生就这样看看电话没有说话,电话那头见没人说话好像也不是很在意,接着就传来一道男声,“挂了,专心点。”

     “啊……你轻点,你真以为是馒头呢!”

     “不是馒头,但是比馒头吃着舒服。”电话那头的男声刚刚落下,燕甘草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钟灵对电话那头断断续续传来的喘息声厌恶,也不觉得让燕甘草继续听下去会是一件好事,她将手机挂断,然后轻声说:“现在可以大声哭了。”

     燕甘草开始放声大哭,世上分手的理由千千万万,她想过一万种可能,怎么也没有想到章长涛分手的理由会是这个。她万分确信不会发生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这让她情何以堪,章长涛将她的信任就这么毁掉了,不留一点余地。

     钟灵见燕甘草趴在桌子上面崩溃大哭,轻轻地将手放到她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燕甘草直起上身抱着钟灵,钟灵环抱着她,低着头定定地看着地上,神情恍惚,眼睛也慢慢地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