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也许是因为聚餐回来之后想到了和章长涛的那次经历,心里对他有颇多的怨气。这部分的怨气里面还有一部分对章长涛的失望,这份失望让她很好的在一个多月不见的时间里面多坚持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的时间对她来说过得并不轻松,如果不是因为住在学校里面,每天下班过后可以和阮娇娇还有钟灵聊天,她想,她的这半个月肯定过得更加的难受。当然,她也要感谢热心的白术。

     初上班的她,保持着在学校里面不谙世事的状态,即使是现在,她依旧没有明白多少。

     坐在电脑桌前的她看着销售每次报销单据时和张姐斗智斗勇,有时候甚至会为了一个单据争吵的面红耳赤,每每她都会为他们以后相处的情景担心。然而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又会看到两个人奇迹般的和好了,好像昨天的争吵只是燕甘草做的一个梦。这让她习惯了很长一段时间。

     与白术的联系倒是比以前紧密了不少,不热切,但是也没有很冷淡。白术偶尔的热情都在燕甘草可接受的范围内,对于她找工作的事情提出过几次要帮忙,被拒绝过后也没有再提起。燕甘草想他们现在的这种交往是不是就是别人常说的“君子之交淡如水”?

     只是她没有注意他们的水里面似乎被白术放了一点蜂蜜。

     找到工作的第三天接到他的问候短信,燕甘草就顺便告诉了他自己已经找到工作。

     没有问她找的是什么工作,只是发了一连串的恭喜,让燕甘草知道了他确实在为她开心。心里多了一点点的感动。

     三天后接到了他的电话,庆祝她找到了工作请她吃饭。燕甘草想起自己还欠着白术一顿饭,于是约了时间。

     下班的时候看到了路边停了一辆车,很眼熟,待细想的时候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低头打开一看,嘴角有了点笑意,朝着路边车子走了过去。

     副驾驶的门在燕甘草靠近的时候适时地打开了,她看着白术略带笑意的脸顺势坐了进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的?”

     白术看她坐稳,提醒她扣上安全带,待她弄好后发动车子,“令封说的,只说了一个大概,我看附近只有一家文具批发店,估计就是你上班的地方了。”

     燕甘草听了反应一会才知道他说的令封就是赖大公子。看来阮娇娇和赖令封聊得挺火热的,连她的工作地址都聊了出来。

     “我们去吃什么,说好了今天我请客,你可不许再抢着付账单了,不然下次可不敢和你一起吃饭了。”

     “你找了工作,这次一定让你请客。”白术看着她笑了笑,“有什么想吃的不?”

     “我负责掏钱,你负责挑地方。”她对着双手哈了一口气,然后迅速的搓了起来。

     白术见了,将车里的空调打开,调高温度。“要不就吃自助吧,现烤现吃,比较暖和。”

     “可以啊。”想到肉片油滋滋的样子她吞了吞口水。

     “我知道一家挺不错的,价格合理,种类也多,就是离你学校远了点。”

     “回来的时候介不介意带上我?”

     “不介意。”

     “那不就行啦,不用我开车,你又不介意带上我,奔着烤肉出发吧!”燕甘草兴致高昂。

     白术将方向盘打了个转,笑着说道:“你今天心情很好。”

     “我心情一直很好,只不过今天更好。”她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我工作到年底也就1个半月到2个月左右的时间,照理说能拿到两个月工资就不错了,结果今天突然告诉我,我虽然只能拿一个月工资,但是老板会给半个月工资的年终奖,那时候我就可以拿到3400元了。”

     想到自己拿到的数目,她又笑了起来。明年来的时候不用找工作,可以直接上班,然后又会领到一个月的工资。她可以约着阮娇娇和钟灵shopping了。

     她说着看了看白术的车和他身上的配置,“当然了,在你看来估计不是什么钱,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巨款了。”她又想到了之前自己的雄心壮志,还曾嫌弃学姐的工资低,结果她现在这么多就已经这么开心了。

     白术没有回答她,燕甘草也没有继续说话,她想着自己转正后的工资,然后自己的开销,明年的她不知道能存多少钱。过了两年她和章长涛在一起了,那时候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块,除去花销,不知道会有多少的余存。

     她有点沮丧,想着以后过着的生活心里有点不甘,但是这也是她自己想要的,并且目前正在朝着那个方向走。她略带期待,略带抗拒。

     她叹了一口气,好心情受到了影响。进入了社会,工作了,看到了工资单了,才了解了那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她又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才多大啊,二十刚刚出头,本是肆意飞扬的年纪,她却在这计算着每个月两千多的工资单。

     哀怨的燕甘草不知道的是,不是生活束缚了她,而是她的思想束缚了自己。

     “我刚刚进入社会的时候一个月也没有多少钱的工资,每个月除了房租、水电、吃喝,基本上没有闲钱。”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燕甘草听了愣了一会才知道他是在说刚刚的话题。

     “你毕业后做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

     “普通的办公职员,还是个文职。”

     “那后来怎么辞职改做生意了?”

     “赖令封当初出来创业的时候找到我,我正好在那个岗位上面做的可有可无于是就跟着他一起创业。”

     燕甘草羡慕,“那真好。你爸妈看到你这个样子应该很开心吧。我爸妈前两天知道我找到工作就开心的不行,说是害怕我饿死,把我想的也太差了。”

     白术听了她的话笑了笑,过了一会才说道:“我院长知道我和赖令封创业的时候挺开心的。”

     “你们院长?”燕甘草转过头问道。

     看着前面的红绿灯,白术将车子停了下来,“恩,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和我一起的小朋友里面,院长对我最照顾了。”

     燕甘草呆了,眼睛里是不可置信,接着就是尴尬了。刚刚戳了他的痛处,现在看着他平静的面容心有点发疼。“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

     白术看到了燕甘草眼神的变化,那抹似曾相识的心疼让他心情愉悦,他笑了,笑的很温和,“不要紧,我早就习惯了。”

     完了,完了,完了!!!

     他笑了,但是燕甘草看了却更加心酸,估计是被很多人伤害过,所以现在才能这样若无其事的笑出来吧。还笑得这么的温和。她越发的不自在了。

     红灯停,绿灯行。

     白术喜欢她对自己的心疼,但是太多了,或者有了太多其他的情绪就不好了。他安慰地说道:“你不要觉得抱歉,这是事实,而且我小时候住在孤儿院里面条件不错,比很多的家庭都要好。现在这样没有什么牵挂也很好的。”

     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安慰,燕甘草就更内疚了。小孩子都希望躺在爸爸妈妈温暖的怀抱里面,有几个人想做孤儿呢。

     “你明天上班吗?”白术岔开话题。

     “明天休息,和我室友约了要逛街。”

     “你们感情很要好。”

     “恩,大学四年一直住一起,不好也不行。你和赖令封看起来也是很好的朋友。”

     “我比较闷,朋友不多,和他以前就认识,后来又一起做生意,所以比较聊得来。”

     燕甘草想到了阮娇娇,于是问道:“他人怎么样?”

     白术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想知道他哪方面?”

     哪方面?哪方面?当然是男女方面,不过他问的语气燕甘草怎么觉得怎么听怎么不对。“哦,我看他也挺热心的,上次还帮忙送我朋友回去。”

     “他对待女性一向都很热心。”说着他又看了看燕甘草,“女孩子刚刚进入社会要小心,特别是像他这种花花公子。”

     呃……

     燕甘草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语塞,过了一会说道:“那你呢,要不要防着你。你和他是好朋友,也许兴趣爱好也许一样。”

     白术笑了,“我不用,我和他观念不一样。”

     “那你是什么观念?”燕甘草虽然对他的印象好了很多,但是谁知道他背后的样子和他表现在她面前的是不是一样呢!

     “一生一世一双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声音低沉,面色温和,眼神专注。

     燕甘草听了,想象那种画面,有种幸福的错觉,她错开他的目光,“没想到你还信这个。”

     “不是相信,而是希望。碰到自己喜欢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会期望可以和对方白头到老。”他停顿了一下,“所以我一直在等着那个人,并且相信自己最终会碰到。你信吗?”

     她信吗?她相信,但是她不太确信章长涛就是那个人。但是她仍旧点了点头。

     不过是片刻白术就看出了她的迟疑,没有开口追问,只是淡淡地,略带了然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