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不知道是因为第二天是星期六大家不用上班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家店真的有不错的口碑,他们到餐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两人不得已只好在一边等台。

     他们坐在一旁的藤椅上面,一边等台,一边聊天。期间来了一对老夫妻,两个人打扮的很年轻,穿着情侣装,紧紧牵着手。燕甘草见了,让出了自己坐的藤椅,以免他们在塑料凳上面坐不稳然后摔倒。她自己坐到旁边的红色塑料凳上面,白术也将自己的藤椅让给了老爷爷。

     老人家在藤椅上面愉快的聊着,牵着的手一直没有放开。燕甘草见了微微地笑了起来,谁说年纪大了就没有爱情了,他们穿着漂亮的情侣装,幸福的在一起,能这样到老真的很好!

     白术注意到燕甘草看老人家的目光,知道她在想什么,会意的一笑。

     这家餐厅看着里面的气氛确实不错,只是等这个地方的座椅让她不敢苟同。她总觉得凳子不稳,坐在上面摇摇晃晃,如果是个胖子坐在上面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把凳子压垮。

     餐厅有很多的小孩子,围着收银台和旁边等台的地方打闹着。每次小孩子来到燕甘草方向的时候,燕甘草就会挪动自己的凳子,以免他们撞到了上面。

     小孩见每次靠近燕甘草的时候她都会让一下,慢慢的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频繁的往她的这个方向跑来。燕甘草移动的次数多了,白术也看到了她的状况。

     他将上身向燕甘草处倾了倾,靠近她的耳边说道:“要不要换一家?旁边还有其他的餐厅。”

     燕甘草听了摇了摇头,“不要紧,反正已经等这么长时间了,现在走太吃亏,应该也等不了多长时间了。”

     白术见状没有再说什么,将自己的椅子转到燕甘草的另一面,然后将一直脚放到燕甘草椅子下面的横梁上面。这样不仅固定住了燕甘草的凳子,也直接将她和玩闹的小孩隔开。

     小朋友看到换了一个不太好惹的叔叔,慢慢的也就不往这个方向跑了。

     白术的这番举动很贴心,但是时间长了燕甘草就觉得有点不自在了。因为两个人离的太近了!即使在菜香和油烟四溢的餐厅,燕甘草也能清楚地闻到白术身上的青草味。

     她不自在的轻轻地,小幅度地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呼吸也变得很轻很轻。白术好似没有看到她的不便,仍旧时不时的和她说着话。

     索性等台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没过一会,就轮到了他们。服务员喊到他们的号码时,燕甘草如获大赦,很快地对着白术说了句:“到我们了。”然后快速的起身。

     白术也跟着站起来了。经过那几个玩闹的小朋友的时候,为了避免他们撞到燕甘草,白术很是顺手的抓住了燕甘草的小手,然后将她与活泼好动的小朋友再次隔开。

     和小朋友插身而过之后,燕甘草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白术抓得并不牢,也不会让人觉得侵犯不礼貌。不过燕甘草依旧不能习惯,不能接受。

     他的手很温暖,不像她,每每气温下降的时候手脚总会冰凉,要用热水袋暖着,或者泡在热水里面。

     吃饭的时候燕甘草的话语时多时少,偶尔想起刚刚的那个牵手,或者在车子里面时他说自己是孤儿的画面,这让她要么沉默,要么开始不停地讲话。

     白术真的挺绅士,当她喋喋不休的时候,非常有耐心的应答她的话,当她沉默寡言的时候,总会找个适当的话题让氛围不至于太尴尬。也不会因为她神经质的情绪而流露出一丝的异样。

     燕甘草也知道自己今晚的表现很神经质,但是请原谅她,她还没有学会克制,特别是在白术面前。

     她经常担心自己在别人眼里的样子,有时候会显得小心翼翼。前几次与白术见面,或者与他手机聊天的时候,她也会注意自己的形象。但是今天的她并不担心自己的这幅样子被他看见,她觉得白术对她的包容度,比自己想的要大,也不会觉得他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样子会有什么不妥。

     也许是因为听了他的身世,也许是因为刚刚闻到了太多他身上的青草香味,又或者是因为他的手掌很暖和,让她有了这种大胆又肯定的信念。

     在学校门口下车的时候,白术递给了她一个袋子,说是恭喜她找到工作的礼物。她笑着收下了。

     回到宿舍打开的时候发现是一个淡蓝色的手套,也不知道是他什么时候买的。不过看着自己冰冷的双手,这个礼物确实非常的合心意。当然合心意的前提要忽略掉手套高昂的价格。

     阮娇娇看到手套的时候,啧啧啧的发出几声怪声,然后附送一个了然的眼神,像是在告诉她,“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人有暧昧。”

     燕甘草正在看手机,发现没有章长涛的短信,心里不太痛快的将手机放下,然后对着阮娇娇扬了扬手里的手套,一副我就是和他搞暧昧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此后半个月白术几乎是每天都会给燕甘草短信,话不是很多,有时候仅仅是一句晚安。

     燕甘草有时候会回复,有时候视若不见,只是每到了晚上她总会将短信拿出来再看一遍。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

     这半个月的时间,章长涛偶尔会给她来条短信,电话是几乎没有的。她每天看到白术的短信,然后再翻看和章长涛的聊天记录,心里总不是滋味。

     白术每天给她的短信攻势在她和章长涛见面第二天就突然的消失了。

     燕甘草看着手机的聊天记录,想起了她和章长涛接吻时刺耳的喇叭声,还有汽车从她身边经过时她看到的那张沉默的脸。

     她无法理解白术的行为。因为她和自己男友亲热被他看见,所以他就可以做出脸色,然后又莫名其妙的不再和她联系?就像当初莫名其妙的热情。

     她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凭什么要看他的脸色?

     过了两天她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尝试的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为了避免对方收到不回复,她还特意弄了一个问句,但是见鬼的过了两天了,她确实没有收到对方的回复。

     给白术试探的发短信这个行为本就是错的。她与自己男友在一起,自然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为何需要在乎一个普通朋友的反应呢?

     燕甘草没有想到这个区别和关键点,当她没有收到白术的回信之后,她再次发了一个短信过去。电话那头的白术看着短信,摇摇头,不知道自己这次要用什么心情来看待。

     老天爷对他非常的照顾,但是也给他开了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他缺失了燕甘草人生20多年的时间,再次见面,心里的狂喜还没有平复就发现对方已经有了男友。

     他想将自己的所有都给对方,但是却发现对方看他时满是抵触。好不容易有了新的进展,却又给了他另一个打击。他在黑暗中漫无天日的等待,心里保留着温暖与爱意,只想牵着她的手,拥她入怀,转眼间却发现她已经和其他男人亲密的接触着。

     早在他知道燕甘草已经交往了男友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打算,并且在心里告诉自己其实这都不算什么事情,只要对方最后属于自己,在自己的怀抱就可以。却不想,即使在多的想象和自我安慰终究抵不过亲眼见到的事实。

     很早以前,他甚至告诉过自己,只要对方过得好就行,只要他能默默的守候在她的身旁就行。

     真是可笑,他那颗跳动的心脏怎么允许在找到她之后还只是默默的守候?他绝对不允许!

     看着手机里面的短信,他再次沉默了。他可以肯定,燕甘草那天晚上认出了自己的车,看着她的这两条短信,他也可以知道自己这几天的沉默有点让她不安。但是她的短信里面又有将这个事情忽略的意思,他无奈的笑了笑。

     一个正大光明的亲吻,两个不同的心境。

     这是一个值得燕甘草认真对待的亲吻,特别是亲吻被白术发现后自己对对方情绪的在乎,这是一种不寻常的感情流露,如果她认真的想想,她就可以轻易的发现自己心境的变化。

     只是这个世上总是会有突如其来的事情,一些打乱自己节奏,让自己痛苦,让人生多些曲折,转折的的事件。

     这是在恋爱中会经常,并且频繁发生的事情。这是需要在生活中让自己豁达,看开的事情。

     这个事情就这样来到了燕甘草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