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只是随便看看
    在几位少爷用晚餐后,游喜思虑再三,还是没有将杜少勤的威胁放在眼里。她想,也许这位没事做的少爷只是在在忽悠自己呢?如果她傻傻的真的跟麦婶说了,搞不好会被她们另眼相待——那以后的日子还有的过么?这样一想,游喜也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麦婶在收拾厨房,看到游喜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在自言自语着,抹了把手走了过来。

     “游喜,你把点心拿去4号楼画室里,三少爷应该在那边画画,他喜欢吃这些糕点——”

     “是——”游喜闻言赶紧拿起这些精致的小糕点放到竹编的小篮子里,然后挎着小篮子走了出去。

     因为六栋楼是菱形排列的,楼下的墙壁上有用红色的漆端正的描绘着□□数字。只要走过去就能清晰的看到。

     游喜找了没一会就找到了。四号楼在后排楼上相连,与旁边的楼相隔五六米左右,两栋楼中间是一个小型的花坛,里面栽种的花颜色各异,排列的很漂亮,中间是一注向上喷洒的水柱,四处洒下的水喷洒在丁边的花瓣上,很有美感。

     游喜推开画室的门时,杜少桦正拿着画笔和颜料盘背对着她观察着画板上的画。落地窗外的阳光将室内照的暖洋洋的,杜少桦一贯柔和的脸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有点苍白,但是却令人有一种爱怜的感觉。

     杜少桦在杜家少爷中是皮肤最白的一个,那是一种带着透明的白,配上嘴角浅浅的笑,总是让人无法忽视。这也许也是杜少书看不惯他的原因。杜少桦在杜家算来也是一个异类。当杜老爷带着杜少桦出现在杜家的时候反应最大的不是杜夫人而是杜少书。而这么多年来,杜少书也始终没有给过杜少桦好脸色。

     杜少桦的背影在游喜的眼中带着一丝孤独,向到杜少书对他的态度和他本身的身世,不禁唏嘘不已。他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画作,很投入,所以没有发现游喜的到来。

     游喜将篮子放到了一边的茶几上,看到上面摆放着一些凌乱的画作,她拿起一张仔细的观察起来。

     那是一张油画,上面用黑红色的油彩画着一个没有五官的头像,游喜并不懂画,但是却感觉这画上的压抑和沉闷——看来,这位少爷的生活并不如外人所看到的那么光鲜亮丽啊——

     游喜还在感慨间,杜少桦转身,看到正皱着眉拿着那张本来要丢弃的画时,嘴角浮起浅浅的笑意。

     “怎么?你对这也有研究?!”边说,边将画笔和调色盘放到了画架旁边的支架上,拿起挂在上面的毛巾擦了擦手。

     游喜回神,不好意思的放下手中的画,呆笑着挠了挠头:“不——我不懂这个——只是随便看看——”

     杜少桦闻言挑了挑眉,没再开口,倒是坐了下来,径自打开了篮子里的盒子。里面放着十分精致的小点心,都是他喜欢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