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抱霞虽然是明珠的人,但是也是姜氏身边出来的,自然听命于姜氏。回到府里就把姑娘今日跟着出诊去过定国侯府的事情说了。

     姜氏一听,气的不得了,当即就到了明珠房里一通训话。

     “若不是你哥哥说尽了好话,你道是我会让你去外面?真是越发的无法无天了,改明儿你哥哥知道了,只怕也不会同意你再出去的。

     不能出去?明珠本是低着头规规矩矩的坐在床沿上,跟个受气小媳妇一般听着姜氏训话,听了这话,顿时不干了。

     她抬头撅着嘴对着姜氏道:“娘,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不出诊如何知道疑难杂症?再则,如今朝廷对于医者也多有厚待,女儿若是学了点医术,日后也能更好的照顾家人,不是吗?”

     姜氏听他这么胡扯,倒是气的头晕,又对着自己的宝贝闺女发不出火气来,只好额头,无奈的坐在她身边。“不管如何,先在家中待几日,等你兄长回来了,与你兄长说说这事情,看他如何处置。他是在外面见过大世面的人,总要比我们周全。”

     姜氏一向是个没用什么主见的人,先前学着谢氏想要做的让人跳不出毛病来,如今出了一个有能力的儿子,就想着依附儿子了。

     明珠却有些不愿意,又想起了定国侯的事情来,“娘,抱霞和你说了那定国侯生病的事情了?”今日那人在医馆直接说的是侯爷生病,这消息只怕藏不住。

     “定国侯身体本就不康健,犯病也是常事。”

     没想到姜氏竟然知道定国侯生病的事情,而且还说的这么如家常便饭一般。连自己这个常年在府上的娘都知道了,那谢氏作为一个主母焉能不知?

     “二叔倒是个实诚人,定国侯虽然身体不好,倒是也没有改变这门亲事。”她虽如此说,心里却为虞明华可惜。

     她作为国公府唯一的嫡女,身份金贵,如今却要明知道丈夫可能不久于人世,却还是得嫁过去。

     姜氏扶额,“你啊,改日真该和你说说这府上的事情了。怎么对自家的事情丁点儿都不清楚。明华和那定国侯可是早先就联姻了。本是说的前任定国侯,可惜两人年岁相差太大,所以才转而说了侯府的二公子。这二公子倒是个命厚的,竟然接了大公子的爵位成了现任定国侯。只不过这侯爷自从袭爵之后,身子就开始不好了。所以大伙都传说啊,这定国二字太重,他们承受不起。不过他虽身体不好,到底是世袭的爵位,你二叔再霸道,没有其他法子的时候,就绝技不会提出退亲二字。”

     看来嫡女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明珠听了这些内情,倒是比先前要容易接受的多了。经过了*和柳绿的事情,她已经看明白了,这古代就是个没有人权的社会,女子更是低如蝼蚁。

     她想了想,觉得既然定国侯府和明华有这么多牵扯,日后还是避开他们算了。

     姜氏见自己闺女知道了缘由后倒是乖乖顺顺的没有顶嘴,知道她也是越发的懂事了,也就没有继续再训话。只不过这禁足是必须的。

     “娘……”明珠还想辩驳。

     姜氏眼睛一横,放下狠话,“要是再出去,日后就不许学了。

     这下子明珠倒是老老实实了。反正如今大房这边,她爹听她娘的,她娘听她哥虞盛的。那自己就直接找虞盛就行了。

     这两日没出去,孙先生倒是上了府上来教学。只是对于去医馆的事情是绝口不提了。

     明珠也知道孙先生是怪自己让她难做了,所以也不好意思再提。

     不过上完课后,明珠还是忍不住问孙先生,“先生,昨日跟着孙大夫出去看的那位病人到底是什么病症啊,我才接触了那么一位病患,想以此为例来查查医理。”

     孙先生闻言,一愣,却摇头,“这事情我也不清楚,外子从不在家中提起这位的事情。”

     这么神秘?

     孙先生这个样子看着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难道孙大夫真的瞒着孙先生了。

     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怪病,明珠也放弃了研究这种病症的想法。毕竟那是明华的夫家,日后自己可不能再去和人家接触了,万一成了亲戚认出来,可就尴尬了。

     下午的课还没有完,姜氏身边的妈子就来了。

     孙先生有些不悦,觉得这是不尊重学堂的意思。

     老妈子客客气气道:“先生,太太今日不舒服,心里念着姑娘,所以让姑娘过去见见。”

     一听是姜氏病了,孙先生心里才松了,这伺疾乃是子女的本分。

     “既然如此,今日的课便先结束了,请姑娘代为向大夫人问好。”

     “多谢先生。”明珠道谢,赶紧跟着老妈子去了。

     一路上明珠都担忧着姜氏,也不知道是生了什么病症,怎么就突然病了。

     老妈子一句话也不说,沉着脸,倒是让明珠心里更不安生了。

     到了院子里的时候,就听着姜氏在房间里哼哼。

     明珠进了屋子,才看到姜氏正斜倚在软榻上,头上搭着个帕子,看着病怏怏的。

     “娘,您怎么了?”明珠赶紧过去,下意识的就要去探脉象。

     姜氏手一挡开,坐了起来,头上的帕子也落了下来。她眼睛一下就红了,拉着明珠的手道:“你爹是个糊涂人,今日竟然想着将你给嫁出去,他怎么就那么狠心啊。”

     “夫人……”虞显的声音突然从屏风后响了起来。

     明珠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老爹虞显刚一直坐在里屋呢。她赶紧站了起来,“爹。”

     虞显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一脸不愉的看着姜氏,“不管如何,今日我已经和老太太应了,明珠必须嫁过去!”

     明珠一听,顿时大惊,“爹,我的亲事定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这下子明珠真是慌了,先前是害怕,一直战战兢兢,如今终于轮到自己了。她心里一阵的低沉,不敢相信自己认为比较靠谱的亲爹虞显会将自己卖掉。

     虞显看着闺女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是误会了,赶紧道:“哎,你别听你娘瞎说,这是个好亲事。”

     她们家现在这个样子,能有什么好亲事会落到头上。明珠满脸不信,而且如今她还真是没有嫁人的心思。她现在还要想着法子为家里人谋求出路呢。

     平日里不着调的虞显,今日却异常的认真,“明珠,这门亲事,你必须应了,要不然,你就得走二姑娘的老路去。”

     一提起*,明珠心里一惊。

     只听她爹虞显道:“明珠,如今老太太一心是为着你二叔,如今才走了二姑娘,她还无心念着你,但是若是有了用处,我和你娘都保不住你。这门婚事,倒是你如今唯一的退路了。”

     姜氏却抹着眼泪,“还不如二姑娘那样,好歹还是个公侯府上。”

     听着虞显这么说,明珠倒是认清现实了。她吸了一口气道:“到底是哪家?”

     “就是*先前说的那户人家。”姜氏抹着泪哭道:“那户人家知道二姑娘给定南侯府做小了,找了顺国公府这边来帮忙问了这事。老太太是个爱体面的,知道还未换庚帖,当即就说当日和他们议亲的不是二姑娘。人家也是明白人,知道这也算是个台阶,问也没问,就说过几日来换庚帖。当时你爹爹正在那边,等人走了,他就跟老太太提了你。”说完又继续哭了起来。

     “那是门好亲事。那孩子我先前在外面见过了,长的清风朗月,文采也好。”

     姜氏不信,“你在外面胡混,遇上的能是什么好人?”门第还是那样的,怎么配的上自己的好闺女。

     想着那是*之前心心念念的要嫁的人,明珠心里有些心酸。她问虞显,“若是真的要嫁,便只有这一个人吗?”

     “现在只有他是最合适的。”

     明珠知道,自己是没有退路了。若是有法子,她爹又何苦上赶着去求了这门婚事。

     退无可退,好歹不是去了宅门里面关一辈子。

     门户小,日后也没有这么多束缚吧。

     “爹,若是没得选,我应了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