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明珠听了动静,赶紧起来一看,才见着赵诀正躺在地上,桌子上的茶盏也都掉在了地上了。

     “侯爷,侯爷你怎么了?”明珠赶紧过去抱着他,见他脸色铁青,昏迷不醒,顿时吓得不得了,一边朝外面喊人,一边给他把脉。只觉得他脉象混乱,完全抓不住脉了。

     门外几个伺候的人赶紧跑了进来,见着赵诀这样,都手忙脚乱的将他搬到了床上。又有人去找孙大夫了。

     明珠看着床上嘴唇苍白的赵诀,心里着急的不得了。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晚上还一起在园子里转了的,精神好的不得了。怎么才一晚上的时间,就突然这个样子了。难道……是自己的针灸的原因?

     想着这,安容心里慌乱起来,难道针灸到了这里就没用了?这人的身体构造,应该和时代没有什么关系吧。再说了她学针灸,也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啊。

     过了一会儿,抱霞就拿着热水和帕子过来了,“夫人,您梳洗一下吧,待会还要见外客呢。”

     明珠想着待会有大夫要来问诊,自己这个样子确实不宜见客,赶紧起身扭了帕子,给赵诀擦了擦脸颊,又自己就着热水擦了脸,去了里间换了身衣裳,把头发随意的挽起来,插了根簪子,就又到了赵诀的旁边。

     不到片刻,孙大夫就过来了,看着床上的赵诀,他倒是气定神闲的,仿佛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每月都要发作一次,这次倒是延迟了几天了。”孙大夫边给他把了脉,边又拿出了药粉来,递给了旁边伺候的丫头,“去把这些粉末加入热水中,再拿来给侯爷服用。”

     “是。”

     小丫头赶紧着去了。

     明珠担心道:“孙大夫,他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倒了。昨天他还好好的呢。”

     “侯夫人莫要担心,侯爷这是旧疾,每月都要发作一次。”

     “什么,每月一次?每次都这样?”明珠看向了床上的赵诀,只觉得这时候的赵诀,真是比他醒着的时候,更像个人了。他眉头紧蹙,显然是十分的难受了。

     孙大夫摇摇头,“哎,侯爷这身子,老夫也只能调理了。这几年来,一直都束手无策。”

     明珠抿着唇,担忧道:“大夫,到底侯爷这是什么病,当初真的是伤寒引起的,可是这根本就不像伤寒之症啊。”

     “这……”孙大夫想了想,然后为难道,“其实老夫也并不十分清楚,只知道当初老侯夫人走后没多久,侯爷就开始发病了。后来用了几次药之后,反而越发的严重了。”

     看来,赵诀这病情,真是成谜了。他这看着不像是病,倒真想书上说的那种中途后的倾向。但是和中毒,又有很大的区别。

     这天下间,恐怕还没有哪种毒能够让人活这么久,这样的受罪吧。

     好在孙大夫这药倒是对赵诀的病情又抑制作用,明珠扒着他的嘴巴,把药强灌了进去之后,他这眉头也慢慢的松了下来,显然是舒服了。

     看着眼前这个虚弱的男人,明珠突然有了一丝恍然。

     这个人是自己这辈子的老公啊,两辈子唯一的老公。

     当初她想嫁过来,也只是为了逃避安国公府的安排。再加上,她一直知道这位侯爷是不久于人世的,日后她只能自己一个人走下去。所以一直都没有把对方当做自己一生相伴的伴侣。

     但是如今看着赵诀这样,她心里却生了一种渴望。

     不管他们之间有没有感情。但是自己已经和他是夫妻了。夫妻之间就应该是互相扶持的。即便赵诀心里没有她,她也要尽量的照顾好赵诀,帮他分担侯府的事情。这是他们的责任,也是自己成为当家媳妇的义务。

     “侯爷,好好休息吧,会好起来的。”她安抚的握了握他的手掌。

     孙大夫在一边开了方子,递给了明珠,“最近侯爷的情况有了变化,所以在方子里添加了几位药,如今有侯夫人看着侯爷用药,相比他的病情也会好转的。”

     明珠接过来看了看,都是些养气补身的药材。

     等孙大夫走了,明珠就赶紧让人去抓药了,又吩咐外人不许过来打扰赵诀的休息。

     赵诀身边伺候的人简单的很,也没有那些豪门大院里面所谓的大丫鬟什么的,只有两个从小跟着的小厮,在门外随时候着,再加上府上的一个大管家,就是那日去医馆接她和孙大夫来府上给赵诀看病的那位中年男人。听抱霞说,那管家是被老侯爷赏了姓氏的,叫赵武福,人称赵大管家。

     中午的时候,赵诀还没有醒来。

     抱霞给她端了午膳进来,又对着明珠道:“夫人,刚刚大管家一直在院子里候着,因是夫人在,所以不便进屋。只让奴婢问问,侯爷何时醒来,他手上有几分要紧事要侯爷这边拿主意呢。”

     “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这时候侯爷还没有醒呢。”

     “说是庄子里的事情,如今府上的收成都要入账了,原先的账本,得要侯爷过目。另外还有些杂事,奴婢也没有多问。”

     明珠一听,这些事情可都是当日姜氏告诉她该是府上女主人做的事情。听说如今侯府都是长嫂那边管着的,怎么又拿来问赵诀了。

     她想了想,也不吃饭了,对着抱霞道。“你去把大管家请进来,我当面问问她。”

     抱霞赶紧着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赵管家就进来了,对着明珠行了一礼,“见过夫人。”

     “大管家不必多礼,我刚听抱霞说,你有事情要来问侯爷?”

     “回夫人话,都是些庄子铺子里的事情,平日里都是侯爷来打理的。”

     明珠听果然是这样的,心里暗道,难怪赵诀这身子越来越差了,这带病上班,也是够拼了。

     “府上如今不是长嫂那边当家吗,怎么这些事情都来找侯爷?”难不成赵诀自己放心不下这些产业?看着也不像啊。

     “大夫人虽然管着家里,但是平日里都一心礼佛,对这些事情都不过问,所以都推到了侯爷这边来了。”

     看来这位长嫂就是管管家里的事情,外面的事情是一概不过问的。这么大一个侯府,外面的产业必然也不少,这样算下来,赵诀的工作量也挺大的。

     她想了想,道:“你把那些要给侯爷做的东西,一一列出来,把要给侯爷过目的东西都拿过来。待会侯爷醒了,我拿给他。”

     赵管家稍微有些犹疑,不过片刻又点了点头,“是,奴才这就去办。”

     等赵管家走了,明珠才叹了口气。如今赵诀这个样子,而且府上貌似也没有个能顶事的,还能维持如今这样的排场,赵诀也是付出了不少的心力吧。

     过了一会儿,赵管家就亲自领着人,把要给赵诀过目的账本拿了过来。又把府上的这些清单都列出来给了明珠。

     看着这成堆的账本,还有这一溜儿要做的事情,明珠头疼的摸了摸额头。她放开一本账本一看,瞬间呆住了。“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啊?”

     虽然她没有学过会计,但是为了理财,这种基本的收入和支出,也还是懂的。这账本,压根就不是什么账本,就是个记事本而已嘛。

     想到这,她赶紧让人抱霞去寻了纸笔过来,准备将这面上记录的账目,一笔一笔的给罗列清楚,到时候给赵诀看到时候一目了然,也能让他省点心了。

     “夫人,您还会看账本啊。”抱霞在一边惊讶道。

     明珠心里心虚,面上还是道:“之前哥哥有交过这个,也不难。”

     “大公子可真是厉害,文武双全啊。”抱霞捧着脸,有些小小的激动。

     “……”

     一本账本也够厚的,等做完了一本之后,明珠就觉得手腕都抬不起来了。她放下毛笔,揉了揉手指头。刚站起来,准备过去看看赵诀的情况,就见着抱霞从外面跑进来了。

     “夫人,出事了。”

     明珠担心吵着赵诀,对她嘘了一声,拉着她到了外间,小声道:“什么事情?”

     抱霞道:“刚奴婢出去,遇上大管家急匆匆的,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三公子在外面把人给打了。人家正在闹腾呢。大管家见侯爷还病着,便去请了大夫人了。”

     一听是府上的老三那边出事了,明珠心里就明白了。

     这位老三赵垣,就是个惹事情,今日把这个打了,明日把那个踩了。得罪的还都是些不能得罪的人。这进城权贵家里,最不缺的就是小霸王,别的家的小霸王总有个人管着的,偏偏定国侯府的这个小霸王,家里没人管,在外面干坏事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看来这次还不知道是把谁给得罪了,硬是闹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