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二夫人才从百寿堂里离开,一个穿着绿衣的女子也急匆匆的跑到了明珠的院子里。

     明珠正琢磨着这两日去医馆里面看看,抱霞便进了了。“姑娘,柳绿来了。”

     “柳绿来了?快让她进来。”明珠急匆匆道。

     自从柳绿做了二少爷虞辰的丫鬟之后,明珠便极少见她了。即便是见面,也是没法子说上一句话。平日里两个院子之间又隔着外墙,就更加见不着了。

     柳绿进来的时候,脸上有些慌张,一看着明珠,她就跪了下来了。

     “姑娘。”

     “快起来。”明珠赶紧去扶着她。

     柳绿眼睛都红了,顺着明珠的手站了起来,脸上神色着急,“姑娘,奴婢如今也是偷偷过来的,有些话必须要和姑娘说。奴婢知道姑娘素来不爱受束缚,如今听夫人的话,似乎是要让族里的女子们代替了大姑娘的婚事,奴婢心里也不知道姑娘这边会如何,只能来把这事情告诉姑娘,还请姑娘做好准备。”

     柳绿匆匆忙忙的说了这事情后,未曾多留一刻,就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明珠看着她如今虽然已经做了姨娘,但是却比往日里更加消瘦的背影,心里一股酸涩涌了出来。

     晌午之后,明珠就寻了个由头,又去了一次医馆找孙先生。

     孙先生见到她有些惊讶,看了看左右,才拉着她进了内间。

     一进屋,孙先生就道:“如何?我那日去和夫人提了,看她的意思,似乎对这门亲事也是着急的。”

     明珠道:“奉圣夫人确实登门了,但是府上似乎有别的想法,我不知道后面进府上的会是哪个姑娘,若不是明华,只怕先前的打算都白费了。”

     孙先生闻言,就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了。

     她心里暗惊,显然也不大相信国公府会真的这样做,毕竟奉圣夫人可不好糊弄的。不过……“既然府上有这样的想法,必定也会让奉圣夫人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代嫁的姑娘。若真是如此,那我亦是没法子了。”

     她抬眼看着明珠,眼中带着几分无奈,“当日公子对我有恩,我本该不遗余力助你,但是人微言轻,也左右不了高位之人。日后如何,还只能看姑娘的了。”

     明珠不信道:“奉圣夫人不注重嫡庶之分吗?”

     孙先生叹气道:“夫人自己就是出自陇西魏家庶出,若不是因此,也不会进宫给皇上做了乳母。她素来不会看低庶女。”突然,她猛的抬头道:“姑娘,莫不如,你嫁入侯府?”

     “我?”明珠心里一惊。

     “我知姑娘顾忌什么,只不过侯爷虽然身体抱恙,但是侯府到底比宫中要自在。若是姑娘无意那宫中荣华,这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定国侯府了。若不然,姑娘就只能跟着大姑娘入宫,日后荣辱皆由天定。”

     入宫,本就是一场豪赌。明珠却不愿意赌。

     如今明华和定国侯府的婚事,是无论如何也成不了了,府上若真的选了族里别的女子过去,她便只能随着明华入宫了。

     明珠闭着眼睛忍住了心里的一阵阵的酸涩和无助。她睁开眼睛,眼神坚定道,“请先生助我,助我嫁入定国侯府。”

     从医馆里出来后,明珠便闷闷不语,上了马车后,更是一言未发。

     “奉圣夫人性情不定,喜怒无常,姑娘若是要得她的青睐,只怕要有拿得出手的东西让她满意,方才能够让她选你。”

     她想着刚刚孙先生的话,心里满是茫然。当初来了这世间,她本以为日后虽然不能只有恋爱,但是到底能够选个合适的夫婿,像这里的故人一样举案齐眉。

     如今,她却要为了嫁人,而千方百计的让人选自己。这对象,还是明华的未婚夫婿。

     一股无奈,羞愧,和对未来的恐惧,都堵在了心口。

     “姑娘,你怎么哭了?”抱霞担忧的看着她。

     明珠摸了摸脸颊,果然满是湿润。她接过抱霞的帕子,擦掉了眼泪,深深叹气,“抱霞,你说,为何这里的女子要受人摆布,要这么苦?”

     “姑娘,这就是女子的命。”抱霞显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命运是什么?

     明珠靠在车壁上,闭上了眼睛。她想起了曾经在二十一世纪的日子。那时候,她从来不觉得自由是什么宝贵的东西,因为那些都触手可及。

     如今她伸手,却再也触不到,有的只是深深的大宅院,还有这束缚着女人的封建礼教。

     下马车的时候,明珠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门口早有丫鬟婆子看了她回来了,就一溜烟儿的跑着去了东院那边。

     明珠知道,那是谢氏派来盯梢的。不止这些守在门口的,就连他们去医馆,外面都有人守着,就是放着她跑了。

     刚回来院子里,母亲姜氏就过来了。

     如今她似乎也是认了命,只盼着日夜守着自己的姑娘,多看一日是一日。

     “今日出去了,心情可还畅快?”姜氏心疼的看着她。

     明珠趴在了姜氏的腿上,笑道:“娘,我好得很呢,您放心吧。”

     “哎,只要你好,为娘的就好了。”一想着这个唯一的女儿,即将进入那高高的宫墙里面,一生一世都见不着面,她心里就一阵阵的刺痛。

     看着姜氏这伤心的模样,明珠差点就将这心里的打算和她说了。只是一瞬间,她便不敢开口了。

     这外面,可都是谢氏的人呢。

     她伸手握住了姜氏的手,勉强笑道:“娘,我一定不会离开你们的,一定不会!”

     后面的日子,明珠就在府上安安分分的等了起来。

     为了让谢氏降低戒心,她每日除了在教养嬷嬷那边学习规矩,便是晚上在房间里,也要点着油灯自己私下里练习。

     有几次去给老太太请安,看着她眼角的青黑,倒是得了心疼的话。

     姜氏也以为她是想进宫了,每日让人细心给她滋补,也怨她日后进宫后,能被圣人垂青,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这日明珠正着急如何讨好奉圣夫人的时候,终于从姜氏这边得了消息,老太太要宴请奉圣夫人,而且叫了许多族里的妇人和小辈们作陪。

     “娘,我们要去吗?”

     “这个老太太倒是未曾说,不过大姑娘亦是要去的。”

     明珠闻言,心里一紧,让明华去,只怕是为了让奉圣夫人死心。但是老太太既然定了让自己跟着明华入宫的意思,那么是绝技不会让自己再出现在奉圣夫人面前的。

     好一个老太太,是真的要定了自己的命了!

     姜氏安慰道:“许是会让你过去热闹热闹的。”

     明珠摇了摇头,“算了。”她心里已经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过了一会儿,姜氏边被老太太那边的人叫走了,说是让她跟着谢氏一起为奉圣夫人的宴席做准备。许是因为定了明珠跟着明华入宫的原因,如今谢氏倒是对姜氏亲热了许多,事事都带着一份,有些笼络之意。

     老太太、谢氏……

     看来,自己要接近奉圣夫人,必须要避开他们才行。

     只不过,这奉圣夫人到底喜欢什么,她要怎么样才能打动这位喜怒无常的奉圣夫人?

     “这些年,她为侯爷的病情也是操碎了心,还刻意去相国寺求神拜佛……”

     突然,明珠想起了之前孙先生说过的这些话。

     这次奉圣夫人不遗余力的要为定国侯娶妻,只怕也是存了为定国侯冲喜的念头。若是……若是自己让奉圣夫人相信,自己是有法子照顾好定国侯,甚至是治好他的病……

     想到这,明珠心里苦笑。

     看来,自己这唯一的爱好,倒是成了自己唯一能用的筹码。

     安国公府老太太的请柬很快就送到了奉圣夫人府上。

     园香问道。“夫人,这去还是不去?”

     奉圣夫人轻轻喝了一口茶,“去,当然要去。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府上还能唱怎样的戏来。”

     “夫人,侯府那边来了消息,说是侯爷又不好了。”突然,一个老妈妈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奉圣夫人闻言,脸色大惊,急忙站了起来,手里的茶盏也落到了地上,发出了哐当的粉碎的声音。她厉声道:“快去准备车驾。”

     “是。”老妈子赶紧着又跑了出去。

     奉圣夫人摸了摸额头,满脸的担忧。这婚事只怕得要快点了,早点替诀儿冲喜,兴许能有些用处。

     奉圣夫人府离定国侯府也只有两条街而已,到了府上的时候,孙大夫还在里面看诊。

     出来的时候,看着奉圣夫人在这边,他赶紧行了一礼,“见过夫人。”

     “孙思远,诀儿的身子到底如何?怎么突然又加重了?”

     “夫人,之前给侯爷看诊,侯爷的身子已然好些了,只不过这阵子似乎操劳过度,所以才有些亏空。”他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床的方向,之间躺在场上的那人,唇角微微勾了一下。

     奉圣夫人叹气,眉头皱的更紧了。她点点头,对着孙大夫道:“你且去开药吧。”

     “是。”孙大夫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才暗自摇着头走了。

     “诀儿。”奉圣夫人走到床边的圆凳上坐着,看着床上的赵诀一脸的苍白,眼中带着浓浓的心疼,“你身子本就不好,为何还不听孙思远的话,府上的事情再重要,也比不得你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