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明珠正考虑着大嫂去了前面了,自己要不要过去。这边赵管家已经匆匆忙忙的过来了。

     “夫人,不知道侯爷醒了没有。大夫人刚刚去了前边,三公子看着有了依仗,也开始不依不饶了。”

     “三弟不听大嫂的?”

     赵管家为难道,“夫人有所不知,大夫人素来就疼爱三爷,今日看着三爷脸上挂了彩,也一门心思的惯着三爷。”

     “……”明珠顿时头疼了。难怪小霸王越来越嚣张,府上一直有人护着,难怪如此呢。

     想着如今赵诀躺在床上,身子又弱,眼下又遇上这事情,少不得又要多操许多心了。“算了,我过去看看再说吧。侯爷现在身子不方便呢。”

     赵管家为难,“夫人,今日可是您回门的日子啊,奴才都已经准备好车马了。”

     明珠叹气,现在府上病的病,闹的闹,她能有心思回门才怪了。“算了,侯爷都病着,难道我一个人能回门?你去让人给我爹娘那边送了信,就说我今日不能回去了,等侯爷身子好了之后,我与他一同回去拜见爹娘。”

     赵管家闻言,弯下了腰。“是,奴才这就带夫人过去。”

     去前厅的路上,明珠就开始念打听前面的情况了。“三弟打的是谁家的公子,事情起因如何,孰是孰非?”

     赵管家一一答道:“这次是国舅爷府上的二公子。两人在……”他看了一眼明珠,就小声道,“在外面吃酒的时候,争一名女子所以大打出手。三爷力气大,把对方的眼睛打肿了,人家正闹着要说法呢。”

     乖乖,连国舅爷家都敢惹。

     明珠暗里抹汗。她就算再不知事,也听姜氏说过这国舅府的来头的。这国舅府乃是出自镇国公府,如今宫里有个皇太后和皇后,就连当今圣上唯一的弟弟云阳王的王妃,都是这家里出来的。

     可谓一门显赫啊。

     也就是说,如今这府上的小霸王,得罪的那就是个大霸王。人家家里有个太后姑奶奶,有个皇后姑姑和王妃姑姑呢。

     明珠一瞬间,想回去请他们家那位躺在床上的侯爷大人看。外面这大人物,她不觉得自己扛得住。

     容不得她多想,大厅里面已经传来一阵的声响了,听着乱七八糟的,似乎又在打打闹闹的。

     明珠才进门,就看着一个穿着宝蓝色缎袍的年轻男子正和一个穿着大紫色织花锦袍的男子抱在一起扭打。两人看模样,也都是十六七岁的模样。这个年纪在现代,也就是高中生而已。

     厅里坐着一个中年妇人一身藏蓝色的锦绣杏花长袍,梳着高高的发髻,眉目威严,看着很有一种高位之人的气势。她指挥着身后的小厮们过去拉人。

     下人们一番折腾,总算将人给拉开了。

     “这是镇国公府的郭夫人。是傅公子嫡亲的母亲。”赵管家在一边低声说道。

     明珠轻轻点头,然后走到了正在抹汗的赵垣身边。对着郭夫人笑道,“郭夫人有礼,今日夫人过府,未曾远迎。还请夫人莫怪。”

     “你是?”郭夫人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妇人。

     “回郭夫人,这是我们侯夫人。”赵管家在一边道。

     “原来就是前两日进了定国侯府的新妇。”郭夫人脸上有些鄙夷,笑道:“即便你是侯夫人,这府上也不是你当家的吧,你还是去把定国侯叫出来,我倒是要当面的问问他是如何管教兄弟的。在外为非作歹,惹是生非。”

     明珠闻言,面上十分为难道,“夫君如今染了风寒,不便见客。如今三弟的事情,夫人与我说也是一样的。”

     “哼。”郭夫人眉眼一横,“那好,我且问问你,赵垣将我家言儿打成这样,你是如何处置他?”

     明珠心里一沉,这夫人怕是打定了主意和赵垣这个臭小子杠上了。她看了一眼一脸纨绔样,正吊儿郎当的赵垣。忍着气问,满脸严肃道:“三弟,这事情是怎么回事,谁先动手的?”

     赵垣坐在了大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脸不耐烦道:“可不是我先动手的,昨日里喝点花酒,小爷我包了花如意,结果他硬是和我抢,我便只好打他了呗。”

     原来是喝花酒……

     “竖子不可教!”郭夫人突然怒斥道,“我且看看府上如何处置,若不然,我们国舅府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明珠头疼起来。

     这原本两孩子打架也是孩子们的事情,但是显然这位家长要不依不饶的闹腾,非得把赵垣这边处置一番。而且这位还是位高权重,家中势大,就算奉圣夫人也要看人家家里姑奶奶的面子呢。

     这人得罪不得。

     她想了想,笑道:“不知夫人打算如何处置我家三弟?”

     郭夫人闻言,愣了一下,似乎也是没有想好的样子。毕竟先前见着孩子吃了亏,一时怒极想要来讨个说法,倒是未曾想要要怎么处置这小子。

     倒是脸上青青紫紫的傅言突然开口道:“他打了我三拳头,我要打回去,你让他站着给我打!”

     “呸,我又不是傻子。站着让你打?”赵垣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明珠陪着笑脸道:“这个要求,我们侯府倒是不难办,只是恐怕对国舅府不利。”

     “你这是何意?即是我们家言儿提出的,你照做就是。”郭夫人不悦的看着她。

     明珠为难道:“倒不是我们不从,只不过小公子和我家三弟,都是单打独斗受的伤。今日我三弟若是站着不动,让小公子打回来了,日后传出去了,人家倒不是说我家三弟软弱可欺,只怕要笑话小公子技不如人,以势压人呢。如此,到时候岂不是我们定国侯府的不是了?”

     “你倒是伶牙俐齿的。”郭夫人眉眼冷冽的看着明珠。

     明珠赶紧笑道:“夫人多虑了,我是真心为着两家的名声着想。这次虽然两家的小公子都是受了伤的,这也是年轻人不懂事,烈性一些。但是定国侯府和国舅府之间的关系不受影响。”

     她又看向了傅言,笑道:“傅公子出身名门,有先祖遗风。镇国侯府乃是以武起家,既然是在武力上着了道,也该是从这上面找回来。若是小公子不嫌弃,日后可以和我三弟一道儿习武,两人互相切磋,日后也成了一段佳话了。至于公子今日的委屈,改日我们定备好礼物,亲自登门拜访。”

     赵管家闻言,心里暗衬,这新夫人这番话倒是说的周全,又有赔礼的意思,又以定国侯府和国舅府日后的关系来说事,只怕郭夫人也后只能见好就收了。

     看着夫人年纪虽小,倒是个能主事的,日后侯爷也能少些俗事缠身了。

     果然,这边郭夫人静静的想了片刻,才面色稍微好了些,“罢了,定国侯府和国舅府历来便是关系甚好,没必要为了这点子事情就起争执,既然侯夫人愿意赔礼,我们自然也不会咄咄逼人了。”

     明珠闻言来,松了一口气。这些大家夫人,还是懂些礼数,知道进退的。若是碰上人家不讲理的,只怕就不买账了。

     这边傅言倒是果真有了好斗之心,指着赵垣道:“臭小子,等小爷去学了功夫,回来揍得你满地找牙!”

     赵垣得意洋洋道:“小爷我等你来,手下败将。”

     “三弟,休得无礼!”明珠突然怒斥道。这熊孩子,没见到人家郭夫人脸色又不好了吗,要是人家真的闹起来,只怕定国侯府都要跟着遭殃的。就算不明面上来,暗里也要动动手脚的。

     她有赶紧看着郭夫人,赔礼道:“夫人莫怪,等我家侯爷身子好些了,定然要好好惩罚他的。”

     “嗯。”郭夫人不悦的应了一声,“既然如此,我便先回府上了。”

     “我送夫人。”

     明珠赶紧领着大管家把人送到了门口。

     等她再回了厅里的时候,赵垣还歪着坐在厅里,姿势都没变。

     看着眼前这一脸纨绔样子的赵垣,明珠心里猛然染了几分怒气。他兄长一个早早的走了,如今一个还在床上躺着。这就是个孩子,也得懂事了吧。这个倒是好,天天在外惹是生非的。今天若不是她在,只怕赵诀又要让人从床上拖起来处理这种糟心事了。

     “三弟,你日后就好生的过日子,莫要出去胡闹了,你都已经十七八岁了,是个大人了,莫要惹你兄长操心。”

     赵垣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就是我二哥娶回来冲喜的嫂子?”说完后,他又一脸嫌弃的看着明珠,“你管我作甚?我大嫂都说我没错呢,我二哥也没管我,要你来管我的闲事?你还和他们赔礼,真是丢了我们定国侯府的脸面。”

     明珠忍了忍心里的闷气,看着他道:“我是你二哥的娶回来的,就是你名正言顺的二嫂,就管得了你。现在你哥哥生病在床上,你却还外面惹是生非的。你便不为你二哥着想?”

     “你管不着。”赵垣撅着嘴看着一边,完全不理她的话。

     看着这样的不良少年,明珠突然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这熊孩子到底是想怎么样。十七八岁的,在这个时代都是已经成年了吧。

     她转身问着身后的赵管家,“大夫人呢,怎么没见着人,刚刚不是过来了吗?”

     “大夫人来了之后,就又回去了,只让三爷不吃亏就成。”对于这个,赵管家也是一脸的无奈。侯爷常年身子不好,大夫人管着家里的琐事,就连管教弟妹,都由大夫人一手管着。府上的三爷和四姑娘,可都和侯爷不怎么亲厚了。

     “听到没有,大嫂可都是帮着我的,你才刚进门就想管我,你管得着吗?”赵垣满脸的一的看着她,还很嚣张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她是你二嫂,自然管得了你!”一道清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随着声音之后,门口便出现了一道清风朗月的身影。只见赵诀一身月牙白的长袍,满脸苍白的出现在门口。看着情形也是匆匆忙忙的赶过来的。

     “侯爷,您怎么起来了?”明珠看着一脸苍白的赵诀,顿时满脸惊讶。

     “二哥。”赵垣小声喊了一声,脸上全是不情不愿的。

     明珠赶紧走过去扶着赵诀,“侯爷,身子好些没有?”

     “无碍。”赵诀摆摆手,又对着一边歪着坐在椅子上的赵垣道:“三弟,你如今已经长大了,日后府上还得你支撑,你这性子,要收一收了。”

     赵诀虽然平日里温润无害的样子,但是此时眉头紧蹙,满脸肃然,也生了几分震慑人的气势。

     可惜赵垣压根不买账,“哼,我可不想管府上的事情,二哥还是别动这样的心思呢。”他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我困了,回房睡觉去了。”说着就直接走了。

     赵诀看着他那样子,眼中带着几分黯然,但是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明珠见不得他这虚弱的样子,忍不住劝道:“侯爷,别担心,三弟只是小孩心性,日后会好起来的。”

     赵诀却摇了摇头,又想起什么,微微笑道:“听人说,你今日倒是让国舅府的人好生的回去了?”

     明珠闻言,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只是觉得不应该把事情脑袋,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不过三弟虽然吃亏了,但是人家那位公子脸上,比三弟还要严重呢。”

     她就担心赵诀会怪她自作主张,毕竟她才刚进门,贸然做决定,确实有些冲动。

     赵诀却笑着道:“你做的很好。你本就是这府上的女主人,家中的事情,合该你还做主。”

     这是要放权给自己当家做主的意思?明珠抬头看着他,却看进了他温润的黑眸中。她赶紧扯开了视线。

     两人回房之后,赵诀就开始让人服侍换衣服,又让人伺候明珠梳妆打扮了。

     明珠不解,“这是要出去?”

     “今日是回门的日子,虽然此时晚了,也比不去的好。”

     “侯爷的身子好些了吗,若不然,一月之后回去也是可以的,我已经让人送信给我爹娘了。”

     “无碍,你快些收拾吧。”赵诀轻声道,又转身出门去了。

     明珠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酸涩。他这身子本该静养的,但是偏偏这些俗物却只能让他整日奔波劳累。也不知道,他日后会怎么样。

     等明珠一番打扮之后,赵诀已经在外厅里等着了。因为要出门,他倒是穿着很精神。一身墨绿绣金的袍子,腰间梳着玉带,头发用玉冠竖起,显得英气勃发。

     看着这样的赵诀,明珠才想起,这人曾经也是一位征战过沙场的将军啊。

     赵诀见她出来了,笑道:“我们快些出发吧。”

     明珠点了点头,赶紧跟着他一道出门。

     虽然之前明珠已经安排人通知安国公府这边不回来了,不过后面赵诀已经派了人又回来报了一次信儿。所以两人到了府上的时候,已经有人出来迎接了。姜氏和虞显都在人群中。

     明珠看着他们,顿时眼中一热。

     这边赵诀发现她的神色,眸子一转,便看向了虞显和姜氏。往前一步,对着二人躬身行礼。“拜见岳父岳母。”

     “这,不必多礼,不必多礼。”虞显忙不迭的拦着。

     姜氏也好生了一下这个女婿,只加那他龙章凤姿,仪表不凡。果真是个人中龙凤的模样。这女婿要是身体康健的,她这女儿也是个有福气的了。可惜了……

     一行人进了屋里后,虞斐夫妻已经在前厅里等着了,明珠跟着赵诀身后给他们晚辈礼。

     虞斐夫妻倒是装模作样的说了些场面话。

     过了一会儿,谢氏便笑道::“你母亲一直念叨着你,你便先随她去说些体己话,待会开席了,便让人过去请你们过来。”

     明珠闻言,心里一喜,刚要站起来,又想起旁边还有赵诀呢,赶紧看了眼赵诀。

     赵诀笑着点头,“去吧。”

     明珠方才站起来随着姜氏一道去了原先住的院子里。

     一到了屋里,姜氏就楼着明珠哭了起来,“我的好珠儿,你这般模样,我看着也放心许多了。”

     她又拉着明珠坐到了榻上,擦了擦眼角,问道:“我且问你,你和侯爷圆房没有?”

     “娘。”明珠顿时脸红耳赤的。

     “你莫要不好意思,到底圆房没有?”

     明珠知道,姜氏这是担心赵诀身子不好,连圆房都不行。她假装羞涩的点了点头。

     姜氏见她点头了,才终于放心下来。拉着她的手道:“我今日见姑爷模样甚好,性子看着也好,人也谦和有礼,倒是个良配。你好生照顾他的身子,日后总能长久的守着你的。不过你还是得趁着这段日子赶紧怀个孩子,日后有了孩子,才算是有了依仗。”

     她本想说趁着女婿病重前怀上子嗣,想着如今才新婚燕尔,到底是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让女儿心里难受。

     “娘,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侯爷是个好人,他会待我好的。”

     “哎,娘只愿你们能够长久,倒是没有别的念想了。”姜氏拍了拍她的手掌。

     母女两又说了些平时闺房的话,姜氏担心明珠脸皮薄,在房事上惹得赵诀不高兴,又担心赵诀身子弱,总得女子主动一点,所以又和她多交代了一些。

     明珠听着后背发热。

     过了一会儿,就有人来传明珠过去,说是老太太这边想见新姑爷。

     “去吧,如今你已经入了定国侯府,老太太也拿你没法子了。”

     明珠闻言,点点头,心里却对着老太太有些忌惮。

     等他到了老太太的百寿堂的时候,门口的老妈子往里面喊了一声,便有人打起帘子了。明珠领着抱霞进去了,只见里面只有老太太和虞斐夫妻作陪,赵诀坐在老太太的下首,正在说着话。

     见她来了,老太太脸上笑道:“瞧瞧你哟,怎么能将诀儿一人在府上。”

     谢夫人笑道:“是媳妇的不对,见大嫂思念她,便让她先去和大嫂说话了。”

     明珠低着头不说话,面对这两只老狐狸,她是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的,只好做羞涩状。

     倒是赵诀对她伸了伸手是,示意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明珠见状,赶紧顺着过去,坐到了他旁边。

     赵诀笑着对老太太道:“她难得回府,该去陪陪岳母大人的。”

     谢氏见状,面上笑道:“还是珠儿有福气,找了个这么体贴人的夫婿。”

     明珠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说起来,还是拖了二叔二婶的福气呢。”

     她这话一出,谢氏顿时顿了一下,笑着看了她一眼。

     “好了好了,外面该开席了。我这孙女婿也见着了,喜欢得紧,也不能让他饿着肚子了。”老太太欢欢喜喜的伸手,让谢氏扶着她起来。

     赵诀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

     外间早有人备好了轿子。

     老太太上轿子后,谢氏又安排着赵诀好明珠进轿子。两人乘着的是双人轿,坐在一起也不拥挤。倒是明珠有些局促。这样的规规矩矩,一板一眼的赵诀,与她之前认识的那个随性的赵诀完全不同的。

     一时间,轿子里的气氛有些低沉,明珠抿了抿嘴,掀起轿子旁边的窗帘子看了一眼外面、突然,一抹粉色的衣裙出现在不远处的回廊中。她原本还以为是哪个大丫鬟在瞧热闹,却只见那人突然冒出了脑袋来,露出一张明艳的脸来。

     是明华!

     明珠虽然与虞明华不熟,但是她对这位嫡出的堂姐也是有所了解的。这位可不是看热闹的性子,她这来,是为了……看赵诀?

     想起出嫁之前,二人见面的时候,虞明华托付她照顾赵诀的事情,她心里突然有些烦乱起来。她转头看了一眼赵诀,他正闭着眼睛闭目养神。

     赵诀像是感受到了目光一样,睁开眼睛看着她,“何事?”

     “没,没什么。”明珠低下了头,心里乱糟糟的。她能问什么,难道问他有没有见过曾经的那位未婚妻,是不是曾经两情相悦?

     这些她问不出口,也不敢问。

     若是他回答是肯定的,那么……日后她如何面对自己身边的丈夫,如何面对不远之处的虞明华?

     一路上,两人再没有说过话。

     轿子到了摆宴的花厅外就停了下来。才过了片刻就有人来掀起帘子了。“侯爷,夫人,到了。”

     赵诀下了轿子,回头又对明珠伸手,“夫人。”

     明珠一愣,随即顺从的将手放了上去,跟着一起出了轿子了。

     等她除了轿子,赵诀就放开了手,先一小步走到了前头。明珠看着他,心里顿时暖乎乎的。刚刚虽然只是握了一下手,但是也是在老太太和二房面前摆显示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在侯府的地位。

     因为是新姑爷上门,所以谢氏特地开了两边的宴席。男客在东边花厅,女客在西边花厅,中间用个大屏风挡着。

     一桌子上,除了姜氏和明珠,其余的人都是不认识的年轻姑娘和媳妇们。

     明乐见着明珠,显然很是高兴,脸上亮晶晶的。两人坐在一起,趁着没人注意,小声的说了几句悄悄话。“姐姐,我下月初便要出阁了。”

     “恭喜妹妹了。”明珠倒是真心为她高兴。日后这府上的姐妹们,也就只有明乐一人要舒心自在的多了。

     明乐叹了口气,“可惜姨娘突然生了怪病,去了乡下的庄子上养病,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看着我出阁。这几日我想去庄子上看她,母亲都不答应。”

     一听赵姨娘病了,明珠心里微微吃惊。赵姨娘看着身体硬朗,精神气也足的很,不像是这么容易生病的人啊。她前几日在府上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明乐还在担心,“三姐姐,我想姨娘了,不知道她能不能回来。她不在府上,你也出阁了,如今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明珠见她这样,叹息道:“明乐,你总要出阁的,日后也是要一个人面对你的夫家。总要习惯才好,赵姨娘既然失去养病了,二婶肯定会让人照顾好她的,你放心吧。”

     “嗯,我不能让姨娘担心了,”明乐勉强笑了一下。

     宴席散了之后,姜氏又偷偷的拉着明珠,“日后你莫要和明乐说起赵姨娘的事情了。”

     明珠疑惑道:“不是去庄子上养病了吗?”

     姜氏脸色怪异,“失去养病了,不过这辈子都回不来了。反正莫要再和她说这些了。”

     见到姜氏讳莫如深的样子,明珠心里暗暗的沉了下来。只怕这赵姨娘不是去养病了,而是谢氏那边又暗地里使了什么手段了。

     等夫妻二人上了定国侯府的马车之后,赵诀就满脸疲惫的靠在了马车上了。

     明珠虽然心神有些不宁,但是也知道要照顾他。赶紧从椅子下的储物箱里拿出了一床毯子来,放在马上上铺好,轻轻拍了拍赵诀的手,“侯爷,回府还有段路呢,躺下来歇息一下吧。”

     赵诀似乎疲惫的厉害了,见着铺好了毯子,迷迷糊糊的坐在了毯子上,他歪着脑袋正要用手撑着,明珠赶紧跟着坐了下去,把他的脑袋捧着自己的大腿上搁着。

     “用手撑着,待会会麻了。就在腿上睡会吧,到了我会喊侯爷的。”

     也不知道赵诀听进去没有,只觉得他的身子软了下来,呼吸也越发的均匀了,似乎是睡着了。

     明珠又拿了条薄毯子盖在了他的身上。

     昏暗的车厢内,她也看不清楚赵诀的脸,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觉得似乎有些凉了,又伸手给他掖了掖毯子。

     一路上,马车中都静悄悄的,只听着车轮滚滚的声音。

     明珠靠在车凳上,突然有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马车穿过了几条街道之后,终于到了定国侯府了。大管家早就得了消息在门口候着,等马车过来了,就让人来伺候他们下马车。

     赵诀睡的有些沉,明珠轻轻拍了几下,都没有醒来。

     “侯爷,起床了,到家了。”明珠再他耳畔叫唤了几声,他才脑袋动了动,片刻就撑起身子坐了起来了。

     见他有些恍惚的样子,明珠轻声道:“侯爷,回房间再睡吧。”

     也不知奥他听进去没有,只是起身往车子外面钻了。

     明珠正要起身,突然腿脚一麻,竟然又坐了回去。她心里暗道,刚刚一直坐着没动,又被赵诀的脑袋压着,估摸着是血管麻了。

     她正准备唤抱霞进来帮忙呢,就见着刚刚下了马车的赵诀突然有钻了进来,伸手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赵诀虽然平时看着病弱的样子,力气也不小。一只手就能将她扶着下了马车。

     “还能走吗?”赵诀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动几下就好了。”明珠边笑了一下,边甩了甩腿。甩了两下,突然又想起这样的动作在这里算是很不雅的了。赶紧又停了下来,对着赵诀笑了一下。

     赵诀却像是没看到她刚刚的动作一般,面色如常道,“若是不能走,我让武福拿了轿子来。”

     “不用了,我和侯爷一道走。”明珠赶紧笑着摆摆手。自己又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家闺秀,腿麻了跟生病了一样。

     赵诀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轻轻点头,然后转身就进了侯府了。

     明珠赶紧跟在他身后。

     二人回房之后,倒是都没有说话,一番梳洗之后,赵诀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

     明珠也睡不着,她隔着屏风和对面床上的赵诀聊天。

     “侯爷,今天在国公府那边,谢谢你。”

     赵诀那边一直没有话传过来。

     就在明珠以为他睡着的时候,那边突然传来了叹息声,“你是我的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总要给你正妻的体面。”

     听着他这话,明珠突然有些微微的失落,只是一瞬间,她又恢复过来。只不过后面,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趴在枕头上,暗自叹气,看来,以后她和这位侯爷,真是相敬如宾了。

     过了一会儿,屏风那边的床铺上传来了了床榻响动的声音。明珠心里担心,赶紧起身去看他,却见他在床上翻了两下身子。

     “侯爷睡不着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无碍,可能是刚刚在马车上睡了一会儿,现在睡不着了。”

     明珠想起,这位可不止马车上那一会儿,白天发病的时候,可睡了大半天呢。这样一来,真是睡不着了。她想了想,总不能让他一个人这么躺床上发呆吧,这也太凄凉了。便道:“要不,我给你讲故事,你听着故事睡觉?”

     赵诀闻言笑了起来,“你倒是当我是三岁的孩童了,还拿故事哄我。”

     “我讲的故事是大人听的故事。”

     她躺会了床上,用手撑着下巴,趴在枕头上。

     “嗯,讲什么呢?我给你讲个猴子的故事吧。”

     “猴子能有什么故事?”屏风那边的赵诀似乎来了兴致了。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这是一只神猴,他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话说当初女娲补天……”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明珠看着从窗纸上射进来的阳光,心里一惊,赶紧起身去看赵诀,却发现他的床铺已经整理好了。

     屋外抱霞听着动静进来了,见她一副惊慌的模样,赶紧道:“我的好夫人,你怎么今日贪睡了,好在侯爷脾气好,说您昨夜睡的晚了,让我们莫要进来吵您呢。”

     明珠敲了敲脑袋。心里暗自懊恼。她昨夜本来是想讲故事哄赵诀睡觉的,结果自己倒是先睡着了。

     趁着抱霞给她梳头的时候,她问道:“侯爷呢?”他平日里不是一早就起来看书的吗?

     “侯爷去书房了,说是处理些公务呢。让夫人起来后自行用膳,想去哪儿,就让大管家安排就成了。”

     听着抱霞这话,明珠愣了一下,心里暗道,这侯爷的意思,是说自己可以随意的出门了?

     不过虽然赵诀发话了,她暂时也不想出去了,现在府上的事情都没有弄清楚,赵诀身子不好的,她怎么可能有心思出门去。

     想着昨天做的账本还没有做完,准备待会用膳之后做账本算了。

     因为起的晚了,明珠也没有什么胃口,草草的用了几口红豆粥之后,就让人撤下去了。又吩咐抱霞去把昨日做的账本拿出来,她继续做。

     “侯爷刚刚出门的时候已经拿走了。”抱霞道。

     “他拿走了?”明珠讶然,“算了,待会侯爷回来了,我再问他吧。”

     无事可做,她只好又拿出之前刚寻的医书看了起来。虽然她目前的医术,肯定是无法治好赵诀的病的,但是能够帮着他调理身子,总是好的。

     “大胆,赵武福,你敢拦着我?”

     院子外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的吵闹声。

     明珠刚要起身,门外就有小丫鬟进来了,见着明珠,赶紧行了一礼,“夫人,大夫人过来了,说是要找您,大管家正拦着呢。”

     明珠知道,赵诀的院子因为平时喜静,所以除了大管家能来,其余的人都是要在外间等着的。

     担心朝着后面书房的赵诀,她干脆起身道:“我出去看看。”

     明珠想着自己进府已经三四天了,却还没有机会见过这位大嫂。赵诀之前说这位大嫂礼佛,不爱见人。进府第二日,赵诀就告诉她,府上是各过各的,不用去拜见何人,也不知道怎么今日就过来了,听着这阵势还不小的样子。

     到了院子门口的时候,明珠才终于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大嫂。

     这位一身青衣,粉黛未施,全身上下只擦着一根木簪子的美貌女子,竟然就是传说中当着家的大嫂刘氏。

     刘氏本来正在叱责赵管家,见着明珠出来了,顿时冷冷一笑,“你便是新进门的二弟妹?”

     “拜见大嫂。”明珠赶紧

     “不用了,我可受不起。”刘氏满脸的嘲讽冷笑。

     她本生的极为温婉秀美,但是此时却因为这样的神色,生生的破坏了这样的美感,让人看着喜欢不起来。

     旁边赵管家说着好话,“大夫人,侯夫人才刚进府,昨日里事情都解决了,您莫要生气了。”

     “哼,她这样丢了我们府上的脸,我自然要来问问她的。”

     刘氏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听着这话,明珠就知道了,原来这位大嫂是因为昨天她和郭夫人说了好话,让人家回去了,所以这位就不高兴了。

     她赶紧笑道:“大嫂,您莫要生气,昨日我们府上与国舅府上未曾争执,也是为了两府上的情谊。虽然说了些好话,但是也确实是我们三弟冲动了,把人家给打了。我们说些好话,也算不得丢人的事情。”

     刘氏眉毛一竖,“什么情谊,我们府上,和国舅府上从未有过半分情谊。你才刚进门,就想管家里的闲事,难不成是看着我这寡妇无人管了,就任由你来欺辱?”

     “……”

     明珠现在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位大嫂无理可讲了,要想搞定她,就不能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