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劳姨母担心了。”赵诀微微笑着,语气里满是歉疚。

     奉圣夫人看着他一脸病态,面唇发白,心里也怜悯。“诀儿,姨母已经去拿安国公府为你提亲了,只等过些日子,新夫人进门了,你就有人好生照顾了。这府上日后也能有个正经的当家夫人了。”

     “大嫂这边在打点,府上一切安好。”赵诀满是疲惫道。

     奉上夫人抿唇,满脸不认同,“你大嫂往日里倒是好,只不过你大哥去了之后看,她便行事偏激了,如今的定国侯府,可和往日里大不一样了。”她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怜她是个苦命人,但是府上总由着她当家,也不是长远之事。”

     赵诀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咳了几下,眉目疏朗间,带着几分疲惫。他苦笑道:“我这身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娶了人家姑娘进来,也是害了她,倒不如就这么过着,日后走了还干净些。”

     “你这说的什么话?”奉圣夫人红了眼睛,声音也有些激动。

     旁边的丫鬟赶紧递了帕子,她接过擦了擦眼角,哽咽道:“当日你母将你们托付于我,我便拿你们当做亲子一般看待。你兄长走了,我已经是对不住你母亲,如今你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日后去了下面,也无颜见你母亲了。”

     “姨母,是我的错,您莫要忧心了。”赵诀声音有些无力了。

     “好,我不忧心,你也莫要再想这些。你和那安国公府是自幼定下的亲事,这都是退不了的。你若是不娶了人家,日后人家也是要抹了脖子的。到时候还是你忘恩负义了。如今你身子也大好了,只要将养些时日,就能下床走动。到时候为侯府诞下后嗣,也对得起定国侯府了。若真是担心委屈了人家,日后娶过来了,好生待那姑娘,不都一样?”

     奉圣夫人苦口婆心的劝着。

     赵诀无力地笑着点了点头,“姨母说的极是。只不过,到底要那边愿意才行,但凡有一丝一毫的不愿,也莫要强求了。”

     “这个我省得,你放宽心好好养病吧。”

     奉圣夫人一出去,这边孙大夫又进来了。

     他看着床上的男子,摇了摇头,“侯爷,为何不好生医治?”

     “便是治了,也只是多几日而已。”赵诀弯唇一笑,苍白的唇带着几分看破生死的云淡风轻。

     孙大夫深深叹气,又给他把了脉,只觉得这脉象极弱,也不知道能撑到何时了。

     “孙神医,可否帮我一个忙?”赵诀突然道。

     孙大夫一愣,“不知侯爷有何吩咐?”

     “你去把我的病情传出去,就说我命不久矣,最好,让安国公府的人都知晓。”

     “这,这是为何?”孙大夫面色大惊。如今正是和安国公府议亲的时候呢,要是这种消息传出去了,这亲事如何能成?

     赵诀抿唇一笑,“总不能害了人家好女儿吧。”

     “……好吧。”

     没两日,京都城关于定国侯病重的消息便传了开来。说是已经在床上气若游丝,只怕这次好不了了。

     国公府这边自然也得了消息,下人们都传了开来,因为都知道明华是即将嫁入定国侯府的,所以都有些讳莫如深,只在私下里谈论这些。

     明珠听了这些消息,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又去了一趟医馆里,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通,孙先生听了之后,又有些犹豫了。

     “外间传闻虽然不算属实,但是……侯爷身体,确实不如之前了。”孙先生叹气,眼中带着几分纠结,“我也不知道如何劝你了。这条路,你可想清楚了?”

     明珠跪在地上,坚定道:“求先生助我,不管未来如何,眼下,这是我唯一能走的一条生路了。”

     孙先生叹气,“好,既然如此,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关于定国侯的这些造谣之事,没两天就传到了奉圣夫人的耳朵里。

     “真真是造谣生事。”

     奉圣夫人听到了消息之后,气的摔了碟子。旁边的下人们吓得跪了下来。

     孙先生在一边劝道:“夫人,如今郁结于心,若是不宽心,只怕病体难愈。”

     “哎,如今诀儿的婚事不成,我这心事哪里能平。”奉圣夫人揉了揉额角,又让旁边的丫鬟们上了茶水。自己轻轻抿了一口茶。等孙先生这边开好了养生的房子,她又道:“幸而有你这样的妙手,要不然我这身子骨早就不行了。”

     “都是夫人抬爱。”孙先生把房子交给了一边的丫鬟。等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孙先生又如闲聊一般,笑道:“这几日只怕侯爷的婚事要定下来了,夫人日后也能轻松一些。”

     奉圣夫人摇头,“哎,只怕难。这些人都不曾真心待诀儿,日后府上的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管得下来。诀儿又是这样的身子,日后怎么照顾她。”

     “说起来,若是这位新夫人懂些医术,日后也能照顾好侯爷了。”

     “哼,这些世家之女,个个出了吟诗作对,还能做些什么事情来?”奉圣夫人想起如今宫中那些出生世家的嫔妃,整日里除了搔首弄姿,争风吃醋,便有些头疼。

     “若非嫡庶有别,下人倒是想说下人的那位女学生了。”孙先生状似无意道。

     奉圣夫人倒是起了兴致,笑道:“你说的是谁?”

     “她的父亲只是公府的庶子,算不得府上的嫡系。”

     “若是果真有几分能力,倒是不比那些世家嫡女差。我看那国公府那谢氏,也养不出什么好女儿出来。在我面前耍心思,真是贻笑大方。”

     孙先生低着头,笑道:“夫人倒是说的极是,我那学生,一心学医,倒是个好苗子。且为人谦和恭顺,倒是个好姑娘。”

     奉圣夫人挑眉,“你说的是哪家的姑娘。”

     “便是和侯爷定亲的安国公府,虞三姑娘,闺名唤作明珠的。”

     奉圣夫人脸上微微惊讶,笑道:“原来是他们家。”她又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孙先生,怪声道:“孙先生为了她,倒是也花了些心思。”

     孙先生闻言,顿时趴在了地上,恭敬道:“夫人恕罪。下人只是叹其医术,有心让她在侯府照顾好王爷,日后也能借着侯爷的庇护,求个荣华。下人虽有私心,那也是痛惜其才。”

     “起来吧。”奉圣夫人抿唇而笑,“我也未曾怪你。只是日后有什么心事只说便是,莫要与我藏头露尾的。我向来性子直,不喜这样藏头摆尾之辈。”

     “下人知罪。”

     奉圣夫人端着茶盏,嘴角溢出一丝兴趣的笑意,“这样说来,明日去安国公府的赏花宴,我倒是要看看这三姑娘是个怎样的人儿,让你如此庇护。“

     这次国公府为了讨好奉圣夫人,虽然只是一个赏花宴,倒是也颇费心思。

     虞氏旁支之中,只要是到了适婚年纪,还未出阁的旁支,都接到了邀请。

     这些受邀请的族里的姑娘,都差不多听了关于奉圣夫人来府上提亲的消息,又听说这几日里关于定国侯病重之事。国公府里又都是人精,哪里看不出这别开生面的赏花宴,其实就是为了让奉圣夫人选侯夫人呢。

     这定国侯如往日里那般丰神俊朗,文武出众。便是做个侧室,他们也是甘愿的。只不过这如今这副模样,过去了就是要守寡的命,想着日后孤苦一生,又没有子嗣,也不知道能不能安然终老,这便是做正室,也是避如蛇蝎了。

     所以这次虽然都迫于嫡系的邀请,不得不参加,但是都打定了注意,绝不在宴会上出风头。

     就连虞明华这边,也得了谢氏的提点。

     虞明华看着眼前的这些素色的衣服,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母亲准备给那位即将代替女儿加入定国侯府的姑娘什么好处?”

     “说什么代替,若真是被奉圣夫人选中了,那便是天大的福分。她抢了你的婚事,理亏的也是他们。”

     “呵呵。”明华嘲讽一般的轻笑两声,就没有再说话,起身让旁边的丫鬟们伺候着梳妆打扮。

     谢氏看着她这模样,有些担心的摇头。要怪只怪这定国侯这般的身子骨,并非良配,要不然也不用她这边来琢磨了。

     这边姜氏也被谢氏叫了过去,为了这次宴会帮忙。

     独留明珠再房中,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抱霞走了过来,手里端着选出来的几件素雅的衣服和首饰,“姑娘,奴婢帮您梳妆吧,后头那边虽然还没说让咱们过去,也说不得中途的时候想起您这边了,让您过去。”

     明珠闻言,捏了捏帕子,耐着心中的紧张。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