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女神和女神经
    宋察明显对这一封恐吓信陷入了恐慌中。他紧张兮兮的看着程琬言,声音颤抖着说着话。

     程琬言自顾自端了咖啡来喝,昨晚拍摄到凌晨,回家后被谢音又折腾了一晚,她实在没有精力来应对第二天的事情了。

     “……你说那个凶手会不会是个连环杀手?专挑我们落单的时候,一个一个杀了,说不定还会折磨我们……”

     宋察一脸惊恐的看着她。程琬言漫不经心的浏览着杂志,对他的话无动于衷。

     宋察敲敲她的桌子,凑近她轻声说:“会不会凶手就在我们这里?”程琬言以一副“神经病”的样子看着他,端着咖啡走了。

     回到更衣室,谢音早在那边等她了。程琬言问她:“是你做的吗?”谢音不置可否,将要换的衣服递过去。

     程琬言接过来,手指轻捏着衣服,低头思索会,轻声:“你不能这么做。”

     谢音静静的看着她,眼内波涛翻滚,她忽然抓住了程琬言的衣领,将她抵在墙边。她眼神冷漠的很,“不是我做的。”

     “你没必要这么激动。”即使被她抓住,程琬言依旧一派从容。

     “你不相信我。”谢音的声音有点颤抖,她努力伸直手指去解开程琬言衬衫的纽扣。

     解开到第二个,她看见白色的肌肤下的一点红,在往下,是振翅欲飞的凤凰。

     她满眼温柔的抚摸着,垂首对着它低声诉说着绵绵情意。

     程琬言觉得不可思议,她推开谢音,声音生硬:“我要换衣服,你出去吧。”

     谢音盯着她,忽而缓缓笑了。她微眯起眼,笑容像靥食后的满足感。

     “程琬言,你不喜欢我。”

     程琬言淡淡道:“我曾试图喜欢过你……”她顿了一下,眼神怪异的看着人,“可你是个变态。”

     “变态?”谢音冷笑一声,手指轻轻摩挲她的脸。她靠近她耳边低声说:“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临近十点,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了。程琬言一个人沿着以往的路往回走,往常谢音都会来等她,或者说是为了监视她才来等她。

     似乎快要入秋了,天气渐冷,路边散落着叶尖枯黄的落叶。程琬言大刺刺敞着领口,冷风吹的她清醒了许多,一扫之前的疲倦。

     站台上已经没有人了,连路灯也疲倦的闭上眼,只残漏出几丝昏黄的光芒。

     程琬言靠在栏杆上,微微阖眼。不一刻,从街头驶来了一辆公交车。刺眼的灯光扫过程琬言的眼,程琬言皱眉看去,车上稀稀落落的坐着几个人。

     她拿出手机,按了home键。屏幕上赫然是谢音,她拇指轻轻滑过谢音的脸,目光中有着连自己都没察觉的迷恋。

     “谢音……”

     程琬言没有回家,她乘车去了别处。

     第二天依旧平常的来到公司上班。不出所料,谢音正在那边等她。见她来了,谢音冷笑着问她去哪了。

     程琬言漠视,自顾自拿了咖啡粉倒在杯子里。谢音随她去倒水。她又问了一次。得到的回答依然是沉默。

     水咕嘟咕嘟响着,见已经冲好,程琬言伸手端过来。谢音一掌打翻它。

     咖啡杯“砰”的一声掉在地上,在地上转几下,不知滚到何处。咖啡洒了一地,在地上迸溅开来,黏黏糊糊的,像破碎的心。

     被声响吸引的路人抬头朝他们看去,程琬言瞥了他们眼,路人又都收回目光。程琬言平淡的直视对方:“别在公司里发脾气。”

     谢音一愣,忽而扬唇一笑,眼神却无半点笑意,阴暗的盯着她。

     “是不是因为这些人,你才不想和我在一起。”她痴迷的看着程琬言。满满的眷恋。

     “阿言,我们不要管别人,这个世上你只有我就够了。”

     程琬言伸手揉揉她的头,语重心长的说:“你错了,你会这么想完全是你童年时期的阴影。”谢音冷冷的斜视她。

     “你妈昨晚和我聊过了。”

     谢音闻言身体一颤,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她:“是你找她的?”程琬言点头。

     谢音看上去有些焦躁,她抓抓头发,皱眉:“我明明已经禁止你再找她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程琬言皱眉看她,谢音面目狰狞,眼冒凶光,完全一副精神快失控的样子。“谢音你的病已经恶化了。”她伸手抚上谢音的额头,谢音眼神软了下来,但仍带着一丝戾气。

     清洁工带着清洁工具来打扫。程琬言拉着谢音的手腕将她拉进一个隔间里。

     她将她抵在墙上,单手撑在她耳边,程琬言捏住她的下巴,拇指轻缓地摩挲着。

     她摩挲了几秒,开口打破了沉默:“谢音,和我一起去见你妈吧。”

     空气在霎时凝固了。

     隔间里寂静无声。片刻后,谢音推开她,双眼充血的看着她怒吼:“我不去!她是个刽子手!”她焦躁的转来转去,两手在空中乱舞着,整个人处在暴走边缘。

     “她杀了我爸,现在她还想杀我。”谢音两手捂脸,发出痛苦的声音。

     程琬言拍拍她的肩,柔声说:“谢音,你得要和我一起面对。”

     谢音抬头两眼迷茫的看着她,她眼前一片血红,周围的场景变了不在是狭窄黑暗的隔间,而是朦胧昏暗的客厅。

     她愣愣的站在那边,听着不知从哪边传来的怒骂声。

     她的意识还飘散在九霄云外,直到——一只啤酒瓶砸在她脚下。

     谢音低头看去,她何时赤着脚站在地板上了?她在镜子中看见了自己,她回到过去了。

     父母喋喋不休的争吵,摔碎的碗盘,划破肌肤的血痕,流淌的鲜血……一一在她眼前闪过,谢音难耐的闭上眼,这些结疤的痛苦太痛苦了,她不想被解开伤口在回忆一遍。

     谢妈忽然摔门而出,一把推开谢音,谢音被推倒在地手肘被地上的玻璃碎片擦出了血。

     “你敢走!”她迎着灯光,依稀看见一个男人举起了折椅。

     那把折椅就这样砸在了谢妈的身上,她嚎叫一声,趴在地上。男人冲上去和她撕打着。

     谢音呆呆的看着,稍刻,她闻见了血腥味,有温热的液体流到了她脚边。她一个激灵连忙缩回脚,但这感觉却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阿音……”她被一个人抱住,那人喃喃自语,“没事了没事了,妈妈保护你,你记住,你爱的人只能为你所有,只属于你一个人,你要不择手段的绑住她……”

     她瘦弱的身躯被她狠狠地抱着,胸腔被挤压的叫嚣着空气,谢音却像完全忘了呼吸,一动不动。

     “……谢音……谢音……”

     有人在喊她。

     谢音皱眉睁开眼,脸上凉凉的。程琬言替她抹去脸上的泪珠,柔声说:“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就去见你妈妈。”

     这一次,她在没提出异议。

     回家的路上,谢音沉默的可怕。程琬言发现她时不时会伸手抚摸额头。

     “你怎么了?”程琬言抱住她的双肩。谢音脸色苍白的回头看她,眼神极其恐怖,她一字一句:“今天我会死,不然就是我杀了她。”

     程琬言拍拍她的背,“有我在,不会的。”谢音依然面色惨白。

     计程车沉默行驶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谢妈家面前。谢音从车里看去,便看见谢妈站在门前等着她们。

     她同样面色惨白,垂下的右手微微颤抖着。

     谢音盯着她,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看来,赢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