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女神与女神经
    程琬言的身体有些热了,她发现除了迷药还有另外一种东西。

     她无法推开谢音,也许她自己也在期待。

     谢音迷离的看着她,希望她能够满足自己。

     程琬言问她:“你不后悔?”

     “我爱你。”

     “我也是。”她俯身吻上去,一会又退开,自言自语:“我怎么答应了?”

     谢音压在她身上,有点期待有点害羞。

     “进房里吧。”程琬言恢复了力气,伸手抱住谢音进了房。

     虽然做好准备,谢音还是激动的打抖。程琬言温柔的安抚她。

     在要进去的一刻,谢音握住她的手问:“你不会离开我吧?”“我不会的。”像是誓言,程琬言在进入时,仍然温柔的注视她。

     谢音觉得自己要疯了,这一刻,她与程琬言像泥塑的两个泥人粘合在一起。

     她近五年的在疯狂此崩瓦解,全数败在程琬言手下。

     她有些累了,手指轻轻抚在谢音的唇上,谢音伸出舌头舔了舔。暧昧的笑:“我想吃你的。”

     程琬言低声一笑,“这只是开始,以后我会好好折磨你的”

     “来,我们洗澡。”程琬言伸手唤她。谢音起身,前一秒还是笑容满面,后一秒忽然布满阴霾。“程琬言,你以前有做过吗?”

     “没有。”有和别人交往过吗?”“没有。”谢音顿时笑容满面,勾住程琬言的脖子:“我相信你,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从身体到内部。”

     程琬言没什么反应,抱她去洗澡。

     “你明天还去公司?我跟你一起去。”谢音靠在程琬言怀里,舒服的想睡觉。

     程琬言沉默着,没有摄影师,她仍有办法。

     “你困了?”

     她看见谢音闭紧双眼。没有回答,她只有抱她去房间。

     第二天上午时,程琬言带着谢音来到了公司。摄影师看见程琬言,明显有些恼火,碍于摄像机被拿走了,只能有火不敢发。

     程琬言来到他面前:“今天拍什么?”摄影师沉着脸:“你已经被解雇了。”

     “那我可以考虑把摄像机交给警察了”

     摄影师咬牙,恨恨地瞪着程琬言。“你还在犹豫?”谢音从她身后如幽灵般冒出来。摄影师没好气:“行,我不带你了,我给你找别人。”他伸手招来一个小伙子。

     “罗晨,这个模特怎么样?”罗晨上下打量她几眼。“身材过关了,还是需要训练一段时间。”

     “交给你了。”摄影师语重心长的拍拍他的肩膀。

     罗晨热情的将程琬言迎进办公室。谢音也要进去,罗晨拦住她。

     “小姐,你是模特?”他看向程琬言,“你们什么关系?”“我是她女……”“女经纪人。”程琬言回答。

     谢音不甘心的退出去,真是的,床上都上了,还不肯承认,冷冰冰的!讨厌!

     不知道两人在里面谈论了什么,谢音焦急的等待着。

     好半天,程琬言和罗晨出来了,谢音扑上前去。

     罗晨握住她的手:“他居然不要你,真是可惜。你放心,我会把你打造成最好的模特。”

     程琬言点点头,礼貌又疏远的和他控制距离。

     谢音要疯了,“他看你了?”“给了他图片。”

     谢音独自一人在后面生闷气。罗晨带她们参观了公司内部,还带去其余模特那里。

     “呦~这是新来的模特,程琬言。”罗晨兴致勃勃。模特纷纷看向她。

     分不清是什么目光。“身材很好。”“长的也很好。”干巴巴的话语。罗晨指指右边第五个位置:“那是你的位置,以后和她们一起上课。”

     他又说了几点要求,便离开了。程琬言过去看了看,桌上随意的放着化妆品。“这是我的。”两边的人将化妆品拿过去。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位竞争对手。

     程琬言不在乎这样的目光,她知道,谢音会解决。谢音的病情,谢妈私下里和她说过。

     她不太在意,能被治疗的病就还有一丝希望。

     “程琬言,我们走吧。”近乎撒娇的无理要求。程琬言压制她:“经纪人,出去等着吧,我要训练了。”

     她慢慢走了,恶毒的扫视这一圈人。

     众人面面相觑,只觉得程琬言来头大的很,又很神秘。

     私下纷议论纷,上了训练课,还是乖乖闭嘴。

     这里都是平面模特,身材要求不高,因此训练老师一看见程琬言时,眼睛忽的一亮。

     很明显,其他模特也看见了。只是具备优秀素质的她们,面上还是不动声色。训练结束后,模特纷纷坐在程琬言身边,问长问短。

     “程琬言,你这么好条件怎么来做模特?”“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女的是谁啊?”

     程琬言捏着矿泉水,思忖会:“她是我朋友。”众人认真聆听,却见她不在说话了。没了?为什么要来这当模特?

     众人将疑惑埋在心里,时间一长,也就忘记了。

     训练枯燥乏味,程琬言在这训练中,体会到不一样的感觉,也许这个职业她能够接受。若不是为了生存,谁会想做一个自己不想做的工作?

     照常回去,在公司外面,谢音风雨无阻的出现。有同伴捣捣她的肩膀:“诶,那该不是你女朋友吧,天天等你。”

     程琬言淡笑着朝她走去。谢音这段时间心情很好,两眼亮晶晶的盯着程琬言。像普通的爱撒娇的女生依偎在程琬言肩膀上。

     “那边开了新餐馆,我们去吃好不好?”谢音摇着她的胳膊,温驯的等待她的回答。程琬言点头,带着她往那边去。

     随意点了几道菜,两人吃的不急不缓。

     “明天有空吗?陪我出去吧。”谢音试探的问。程琬言替她擦去嘴角的汁液:“好,什么时候?”

     “听我消息。”她故意撅嘴说,可爱极了。没有一丝癫狂的预兆。

     次日清晨,早上七点,程琬言就被谢音的电话吵醒了。“……诶,听我消息,你现在就起来……快点……”

     程琬言无奈的起床,昨晚研究了一晚上该如何和女朋友约会的情景,本想一一应用,但地点定在广场,好像什么也不能做。

     东方已明,雾气已散。广场上只有清洁工。程琬言站着等了会,四下仔细看着,生怕错过谢音。“阿言!”谢音从后方跑来。

     她回头看去,青春的气息放肆的弥散在空气里,谢音化了淡妆,头发凌乱的散着,随着跑步一起一伏,像海里的波浪,打在她心里,迷糊了她的眼睛……

     谢音来到她面前,弯腰撑住膝盖喘气。“你怎么了?”

     她身上朝气蓬勃,一扫之前的阴霾。无法言喻的问道。程琬言回神过来,牵住她的手。微微一笑:“没什么,被你迷住了。”

     谢音脸微红,不好意思的垂下头:“我看见您,太高兴了。”她握紧程琬言的手,生怕这是一场梦,即使已经有更亲密的动作,然而心里的小心翼翼还是不能改变。

     “我们去哪?”“随意,只要能和阿言你在一起。”

     没有目的的闲逛,走累了,两人坐在长凳上休息。谢音忽然拉着程琬言的胳膊喊:“那边有租房。”程琬言下意识看了眼,的确有一个租房信息。她疑惑的看向谢音,谢音一笑:“你不是要租房子吗?”

     程琬言沉沉的看向她,“你都知道了?”“嗯!阿言要租房子,我已经看过本市的租房了,只有那一家好。”

     原来是为了这个,在悄无声息中将她带过来。

     程琬言应从爱人的邀请,和她一起上楼去见见房东。开门后,三人一愣,房东似曾相识。是那个白衬衫!

     白衬衫一挑眉:“进来坐?”两人走进去,客厅里堆了一圈的杂物,有一个女的站在里面收拾着。

     白衬衫带她们看了看房子的布局。程琬言问:“卖吗?”“租房,谢谢。”

     程琬言预备走了,到客厅,那女人站起来,惊讶的问:“怎么带人回来了?”白衬衫无奈的:“租房子的。”

     “可我已经租给我朋友了。”女人一脸惊讶。

     “……”

     “……”

     白衬衫送她们下楼。谢音懊恼的说:“对不起,我做错事了。”“没有。”程琬言看看谢音,猛地将她拉过来,压在墙上,狠狠的吻下去。

     末了,她舔唇笑:“以后多做错事,我好这样惩罚你。”谢音拉住她的领口,仰面看她,水盈盈的眼睛中在诉说着什么。

     于是她又低头吻她。

     将她压在墙上,狠狠的,钳制住她,谢音只属于她一个人。她能够随意的摆弄她,程琬言微张开眼,看见谢音有些痛苦却欢愉的脸,她满足的笑了。

     就应该这样,狠狠的对待她,这都是源于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