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女神和女神经
    程琬言捏着一叠纸的一边面无表情的坐着,她身边坐着一群年轻漂亮的女孩,明媚的脸上洋溢着对生活和未来的热爱以及憧憬。

     她低头看着罗晨给她制作的简历,她十分怀疑罗晨的动机,为什么会这么帮她?自责感?别逗了。

     她挺直了背,目光在这些女生中一一扫过,她们似乎很强,但只要细敲,就会发现她们不堪一击。

     临近十点,终于到她了。程琬言起身整理好衣服,推开面前的门里面装扮的很平常,只有前面一条长桌后坐着几个人。

     程琬言先把简历递过去给她们看了。

     中间的男人上下扫了眼简历,沉声道:“开始吧。”

     十点二十五分,程琬言从房间里走出来,她从容的推门,上车。直到坐上了车,她才长舒口气倒在椅背上。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上写:天海娱乐公司经纪人杨浦。

     车身晃动着,她久久的凝视这张小小的卡片。她欺骗了谢音,这么多年,她的存款还是能帮她重新买一套房的,但是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她又不想失去。

     程琬言捏紧了这一方小小的卡片,手心出了汗,她在想回家后该以什么态度面对谢音。

     或许对别人来说,有这样一个伴侣是累赘,但是程琬言轻而易举的接受了她。她虽然不知道这出于何种目的,只知道失去她,代价会更大。

     她下车时,天还阴着,不期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程琬言拿包挡在头上不急不缓的走着。红白建筑在雨中显得迷蒙,隐在水雾中,冷硬的建筑线条也柔化了。

     程琬言上楼时,隔壁的邻居的门微敞着,她听见锅炉嗡嗡的声音,有香气从夹缝中飘散过来。

     她站在门口久久凝视着,背对着她的、欢声笑语的人们。

     程琬言捂住胸口,恍然间,她似乎明白了那种感情,她一直缺失的,想在谢音身上重新找回来的东西。

     推开门,程琬言直接去了房间里,谢音背对着她,她凑近看了看,谢音紧闭着眼,无法判断她是否熟睡。程琬言倒了杯水放在床头。

     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电脑屏幕闪了闪,出现了联想的标志。屏幕反射着蓝光,程琬言食指轻敲击着桌面,她忍不住回头看谢音。她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头。

     罗晨用邮件发给了她一些试镜的信息,程琬言不感兴趣的扫了几眼,双手抱臂发呆的看着屏幕。

     “唔……”从被窝里传来轻微的声音。程琬言头也不回:“醒了?”掀开被窝的动作有一刻停止,房间里接着沉默。

     两人背对着,各怀心事。

     “床头有药。”

     “……”

     “吃药。”

     “……”

     沉默了会,谢音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端起水杯。程琬言回头看去,水杯被扔到她脚步,水肆意流淌下来。

     谢音抱着被子,哈哈大笑着。

     程琬言眉头挑了一下,弯腰捡起水杯,低头看着她。谢音收了笑,冷冷看回去。

     “……我不要吃药。”谢音气呼呼的喊起来。程琬言重新倒了杯水递给她,对她的反抗无动于衷。

     “我说了不吃。”谢音抬手打掉水杯。程琬言手还维持着握着杯子的姿势。她呆滞了几秒,一把拽着谢音的领子,将她扯出去。

     谢音试图挣脱她的钳制:“你放开我。”程琬言粗暴的打开阳台门,夹杂着大雨的风迎面打来,顷刻间将两人衣服打湿了一半。

     “你看。”程琬言平视前方,一手指着。谢音好奇地抬头看去,只有灰蒙蒙的一片天。她奇怪的看着程琬言。

     程琬言眼神闪了闪,里面似乎氤氲着水雾。“再过不久就会出太阳了。”她看向谢音。

     谢音眨眨眼,眼前虚像和实景重叠,耳边嗡嗡作响,她依靠着程琬言来保持平衡。

     “你会好起来的。我们会在一起的……”程琬言的声音轻不可闻,她捏住谢音的下巴轻吻上去。还没有来得及说的话被淹没在唇齿间。程琬言微眯眼,她看见谢音眼底一片清澈,心里猛地一咯噔。

     程琬言后退了几步,谢音身体晃了晃,倒了下来。程琬言搂住她的腰,扶着她进了客厅。手机在这时候不恰当的响了。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毫不犹豫的挂断了。谢音脸色潮红,额头滚烫。程琬言公主抱起她,一脚踹开门跑下楼。

     大风吹的窗外的树胡乱摇摆,行人狼狈的四散奔逃。大雨啪嗒啪嗒的打在车窗上,程琬言冷静的将车速调大。

     不多时,已来到医院外面。她抬头看看医院名称,轻呼出一口气,抱着人冲进了雨里。

     将谢音安置好,看她躺在床上安静的输液,程琬言心下一松。她扭头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妆容也有点残缺。她头一次这么狼狈。还是为了女人。

     但这是她心爱的女人啊。

     程琬言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她想起出门前的电话,右手摸向口袋时却发现空荡荡的。她没带手机?程琬言皱皱眉,不过想来也没什么事,她便安心在床边守着谢音。

     在啪嗒啪嗒的雨声中,她渐渐入睡。

     忽然头发似乎被谁摸了,有双手沿着她的脸的轮廓来回抚摸。

     程琬言不舒服的皱眉,想睁开眼,双眼却异常沉重。那双手似乎带着魔力,在她脸上轻轻滑动着,留恋的、不舍得轻轻抚摸。

     程琬言醒了,但她还是紧闭双眼。她听见谢音喃喃的声音,在叫她的名字。

     那双手还在她脸上滑动,程琬言心渐渐沉入大海,今天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谢音一直都很清醒,她一直都清醒自己该做什么,清醒的活在自己的执念中。

     她感觉到后怕,她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在改变得了谢音了。

     不一会,睡意再次袭来,程琬言昏沉沉的睡去。她再次醒来时,谢音还在睡着。

     她起身轻轻关门出去。回到家里,她打开手机,是杨浦打来的。她回拨过去。

     电话响了四声被接了起开程琬言靠在柜子静静的听着。

     月光轻轻洒在她身上,她神色宁静而平淡。

     直到她挂断了电话,她还维持着那个姿势。她盼望着今晚不要过去。

     待天明,她与谢音便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今夜不再漫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