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病入膏肓
    程琬言与谢音已经分开几个月了,她一直忙于工作上的事情,对谢音采取置之不理状态。

     一场戏拍完,早已饥肠辘辘。程琬言拿到的是一盒盒饭,饭菜还有些余温。她微皱眉咽了下去。

     这个时候,她就怀念起谢音来。

     一天下午,她在田野里拍摄完这天的戏。鞋边黏了些泥土,她来到水井边,打了桶水。经纪人来到她身边,让她换一双鞋。

     “你看。”程琬言指着前面说。经纪人抬头看去,斜阳暖黄,枫叶红火,清风徐徐。

     他奇怪的挠头,自言自语,“什么也没有啊。”再回头时,程琬言已经洗完鞋子了。

     “程小姐,你的电话。”有杂工听到手机铃声提醒她。程琬言低头看了看,是陌生的号码。

     铃声一直在响,程琬言拇指轻轻摩挲着手机屏幕。那人颇有耐心,甚至胸有成竹般笃定她会接。

     在长达十几遍的铃声后,程琬言接了。

     “阿言。”软软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你有事?”程琬言平淡的问她。“想你了啊。”“你怎么知道我号码的?”“很简单的事情啊~”

     尾音荡漾起来。她甚至可以想象出那人近乎癫狂的笑容。

     一时间,她没有开口,那人也没有说话。

     半响,谢音说:“回来一起住。”程琬言拿着手机远离了人群,背靠在树上,轻风轻轻吹起她微卷的长发。

     “王医生说我可以出来了,阿言,我不要与你分开,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谢音的声音是甜美的,说话时尾调会上扬,像是在和她撒娇。

     程琬言因风微眯眼,她冷静的开口:“谢音,你好好治疗。”顿了会,她继续说,“等我回来就带你走。”

     “你什么时候回来?让我猜猜……一年?三年?嗯?”听声音她似乎很愉悦,心情没有一丝不爽。

     “如果你愿意等。”

     “我不愿意呢。阿言。”

     程琬言住了口,她静静的平视前方,她曾想过谢音会不会突如其来的就出现在她面前,就好比她们两人的相爱那样,突如其来。

     但前方是一片火红的枫叶林,暖阳影照在树叶上,三分暖意,七分火红。

     “……你什么时候走的?”

     对方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再说。

     “你睡着的时候。”

     那边沉默了会。谢音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不适,“你这是,甩了我?”

     “从没想过,谢音。”程琬言语速稍快了些。

     她忽然有些茫然于如何去表达感情。

     “该挂电话了。”那头传来含含糊糊的男声。“滚开。”谢音压低声音。

     稍后便是“嘟嘟——”

     程琬言皱眉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已挂断的红字。真是令人不爽啊。

     介于谢音的病情,程琬言最终选择远离她,让她安静接受治疗。她深知那不是谢音想要的,说不定她会因此而更病重,但她仍自私的选择了面包。

     挂断电话,程琬言整个人都觉得身心疲倦,她瘫倒在大大的、柔软的座椅里。揉揉眉头,半眯眼看着行走的人。

     扮演男主角的张亚来到她跟前,递给她一杯热茶,笑着:“拍戏辛苦了。”程琬言眯眼看他,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看她不接过茶,张亚一挑眉头,拿出包烟示意:“要它?”

     ……

     程琬言从里面又抽了一根,侧过头让张亚点燃。细长的白烟袅袅升起,程琬言转头发呆看着某一处。

     张亚顺口问到:“跟男朋友吵架了?”他注意到刚才她打完电话后难看的脸色。

     “不是。”程琬言食指点点烟,烟灰落到地上,死灰复燃了一阵又重归平静。

     张亚饶有兴趣的看她:“有什么心事说给哥哥听听,哥是过来人。”

     程琬言回头看他,烟雾之中,她的脸影影绰绰。因为拍戏而点的泪痣更显得妖艳、魅惑……

     ……

     张亚起身走了。他很不明白刚才看见的眼神,她似乎很悲伤,但眼神里并没有那么深重的难过。但眼睛下越来越黑的黑眼圈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程琬言洗了把脸,镜子中的她,眼窝深陷,脸色青白。她用力闭气酸痛的眼睛。身体的种种症状都在提醒她,该休息了。

     她打开水龙头,用手捧了冷水扑在脸上。意识猛地被惊醒,程琬言狠狠打了个冷颤,拿起毛巾的手轻微的在颤抖。

     她依旧如同昨天以及以往许多天一样,坐在化妆镜前仍由别人来装扮自己。

     几个月时间不算长,她从一个龙套爬到了一个不算重要的配角。

     没有轮到她时,她靠着墙等待着,眼皮支撑不住的趴下来,她终于忍不住低垂下头。

     只睡一会便好……

     她这么想着,却是完全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她脚已经站麻了。工作人员在收拾设备。她忍着痛走过去问:“拍完了?”工作人员点点头。

     她又问:“拍到哪里了?”工作人员含含糊糊的告诉她。程琬言了然,原来,等了半天还没有轮到她啊。

     此后,她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纵使她美貌如此,也不得不低头站在一边等着轮到她上场的时候。

     有时候,看见那双绿幽幽的眼睛,她心里一颤,生怕什么时候就被半夜里叫去房间。

     午后,程琬言拍完那出戏,经纪人把她拉到一边说,“你杀青了。”程琬言平静的看着她。“额……公司替你接了别的戏,你好好干。”经纪人拍拍她的肩膀。

     程琬言静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杂乱的心不知从哪收拾。

     头一次,她拨通了谢音的电话。是在半夜两点。

     她不知道谢音是不是一直守在电话边等着还是只是被吵醒了。

     但听声音,似乎是前者。

     程琬言的心情稍微好些了。

     “阿言。”谢音叫了她一声后就没在开口。“你病情怎么样了。”“我想我可以出院来找你了,可是被阻止了。”

     开口似乎有千言万语,却无语凝噎于喉头间。程琬言深吸一口气:“我很顺利,你等我。”

     “阿言你不许拈花惹草,我会杀了他的……”

     没等她说完,程琬言便挂断电话了。她靠着墙,屋子里是黑暗的,她喉头翻滚几下,还是没能发泄出来。

     过了几天,她接到剧本了,她粗略翻了下台词,顿时变了脸。

     经纪人连忙安抚她:“你不用担心,现在女明星都这样,你要是想红,你就要露点。”

     程琬言皱眉,无奈的将剧本扔到桌上。

     “我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