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病入膏肓2
    露肉……露肉……

     程琬言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她知道总会有这一天的,说不定咬咬牙脱了衣服,她就可以出名了,但她的潜意识里深深的抵触这件事情。

     “这是剧本,你看一下。”导演将剧本递给她。程琬言大致翻了几下,看完后忍不住揉揉太阳穴。

     “这个角色争的人挺多的……”导演伸手在她肩膀上拍拍。“我会认真的。”程琬言点头。

     最露的地方不过是露后背,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等钱够了,她要带谢音一起走。

     “第一场。”

     程琬言缓慢的解开衣服扣子,轻咬嘴唇,眼睛专注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卡——程琬言你懂不懂什么叫做性感啊?”导演皱眉喊。程琬言面无表情回看过去。“继续继续。”

     解开扣子的手有点颤抖,她低头跪倒在地上,声音因颤抖而变的有些尖细。

     “卡——”

     程琬言系好衣带,回头看去。导演不耐烦的起身:“等你知道怎么演戏再来拍。”程琬言无言坐到一边。

     她仰头喝了一杯冷水,想借此来静下心。手指抚上胸口,若是纹身被看见了,又要惹出事来,有够烦的。

     也不知道谢音那边怎么样了,那个医生看上去就不怀好意,把谢音交给他,自己真是太大意了。

     胡思乱想着,隐约间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程琬言回过头去,经纪人招手喊她过来。程琬言走过去,经济人问:“我在旁边看你,你好像演戏时很不自然,你以前没有过这种现象的,怎么回事?”

     “啧,大概是因为要脱吧……”“不就是露个背,你扭捏什么。看不出来你还有点保守啊。”最后一句话,经纪人带了点调侃的意思。

     程琬言转念一想,的确是没什么。她朝经纪人点点头:“我再去试试。”

     导演刚叫停一次,极不耐烦的抽着烟。程琬言低头看他:“导演,我准备好了哇。”导演抽着烟看她:“我们可得讲好,你这次在演不好,不管你背后公司怎么样,你都不要再来了。”

     程琬言点头。

     “或者——”他扔给程琬言一个文件夹,“里面还有个新角色,你可以试试。”“不用了,谢谢。”她将文件夹放在桌上,点头示意可以开始拍摄了。

     导演挥手,示意摄像师继续拍摄。

     程琬言镇定下来,轻缓的解下衣带,眉角微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坐着的男人。

     再轻轻一扯腰带,外衣便滑落下来,几绺发丝散落在光滑的脊背上,像白纸上的泼墨。

     她弯下腰,额头恭敬的贴在地上,轻轻呼吸着,等待着上位者的抉择。

     ……

     ……

     “卡,这段过。”导演说。

     程琬言心里松了一口气,将衣服系好。张亚走过去,对她wink了一下,痞笑着:“小可爱,你身材不错哦。”

     程琬言面无表情的走开了。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也熟练了很多。

     经纪人在她拍完一场戏后,挥手叫她过来。“你身上的纹身是怎么回事?”

     “以前纹的。”“啧……”经纪人摸下巴思索着,“好洗掉吗?估计也很麻烦吧。”“洗不掉了。”程琬言淡定的说。

     “以后要出席什么场合,记得穿衣服遮住,别让那些记者看见。”经纪人拍拍她的肩膀,“你是很有潜力的。”

     程琬言默不作声。

     也许,她在这条路上就一去不复返了。

     遥控器的开关被一双手死死的按住,女人百无聊赖的躺在病床上看着花屏的画面。

     已经96天了,她居然在这个破地方呆了这么多天。

     门被轻轻打开,医生穿着白大褂走进来,像往常一样替她检查各项数据。谢音斜眼看他,医生低头在纸上写着什么。

     看准他低头写字,谢音猛地蹦起往门口跑去。医生一扔笔,忙伸手去抓她。谢音将遥控器砸过去,推开门跑了出去。

     等医生跑出门时,谢音站在别的病房门口,她居然还站在外面没走。“怎么不跑了?”医生双手□□口袋里,朝她走过去。

     谢音沉着脸看着电视。医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上面是一个女人。

     “我一定会……我一定会……”谢音喃喃自语。医生扭头看她,她神情痴癫,目光呆滞,嘴里喃喃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他意识到谢音可能又犯病,果不其然,谢音大步向前走去。医生抓住她的胳膊,却被她一下甩开。

     谢音回头怒视他,神情可怖。“你是想阻止我去找阿言吗?你是想阻止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吗……”谢音忽然笑了,身体有些僵硬的朝他走过去。

     医生扑上去两手抓住她的胳膊扳过去,谢音剧烈的挣扎着。

     她力气好大……医生有些诧异,用自己全部体重压住她,大声呼喊护士过来。

     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响起,谢音心中焦急,用力一挺身挣脱掉医生,冲了出去。转角被护士撞倒在地,她还没有动作便被三四个护士压倒在地,被迫注射了镇定剂。

     几秒后,谢音闭上了眼睛。

     医生松了口气,这女人还真是不好惹。将谢音送回房间,医生关上了门,顺带锁了起来。

     程琬言打开锁,轻轻推门进去。家里一片漆黑。她口很干,她来不及开灯,先倒了杯水喝。

     在黑暗中,她忽然浑身发冷,像是被谁偷窥了一般的感觉。

     程琬言迟疑的开灯,屋内摆放的整整齐齐,不像是有人来过。她把水杯放在桌子的边缘,检查了窗户。窗户完好,门锁也完好,但那种感觉……难道是谢音吗?

     她和谢音究竟有多久没见了?有时候她都快忘了她现在是为了什么在活下去。

     就在那一瞬间,她感觉身后站着一个人。程琬言回头看去,空荡荡的。

     也许,是最近太疲劳了,才会出现幻觉的吧。

     程琬言略过桌子,手背不经意间碰倒了水杯,玻璃渣碎了一地。她单膝跪地捡起碎片,头昏昏的,连手指被割了一道小小的口子都没有察觉。

     那股感觉还在,不知是在屋内还是屋外。

     “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谢音平视前方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