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病娇的心路历程
    几天后,照片被印出来了。程琬言在办公室看照片的时候,谢音推门进来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关上门走过来,一面对她,再怎么强势的谢音也得软下来。谢音很快注意到她手中的海报。她探头看了眼,又缩回去,对程琬言笑笑。

     程琬言平摊下海报,挪榆道:“看看,你可还满意?”

     谢音接过来看了,脸色阴晴不定。泳衣完美的勾勒出程琬言的身材,她看见那个纹身了,从雪肤上蜿蜒下来,是凰。红的灼热,红的耀眼,视线全集中在凰身上,入了神,昏昏然。一抬头就是程琬言沉沉的双眸,将你拉入深渊,永世不得逃脱,不能幡然醒悟……

     她本来应该高兴。但想起还会有更多的人看见,她恨意突发。

     “很好。”她咬牙。

     将海报递过去,又飞快地拿回来。“我拿给设计部的人欣赏欣赏。”

     程琬言淡定的很,挥手让她走了。

     谢音得了宝贝,爱不释手。回到设计部,花秀英仍然是第一个先迎上来。大呼小叫的要夺过海报。

     谢音一个眼刀过去,冷冷的扭头走了。花秀英跟在她后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为什么不给看,我们不是朋友吗?”

     她厌烦了花秀英无休止的打扰,无情断绝她的念想:“我们不熟。”花秀英瞪目结舌,见谢音背对她,她百感交集。有愤怒、有恨意、有不甘……

     她不甘,同事哪一个不是迁就她?她拉下脸找了谢音多少次,她怎么能忍受这个屈辱。

     花秀英愤然的踩着高跟鞋走了。

     谢音将海报折叠好放进包里带回家,贴在了墙上。凝视着这一方天地,谢音感觉这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

     慢慢的,她想起还有件事没做。是什么?哦,是看望谢妈。

     她不情愿的起身走了。

     谢妈看上去气色不错,只是见到她还是有点害怕。

     谢音不管她,表达了自己的关心后就走了。

     正出门时碰上了一个烦人精——花秀英。花秀英冷冷淡淡的:“你来看病?”谢音颔首。

     花秀英扫视她一眼:“好像没病啊。”谢音拉起衬衫下摆,露出有条淡淡疤痕的小腹。淡定的:“来缝补。”

     花秀英看的心里发慌,不敢多说什么,转身跑了。

     谢音摸着疤痕,考虑该不该祛除,毕竟她不想让程琬言看见。她要给程琬言最好的她。

     然而走到半路她又改变注意了,因为她看见路边的纹身店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走进去,入目就是一堆堆纹身的图片挂在墙上。

     一个全身刺青的男人走过来问话。

     “先选个图片吧,小姐。”

     他拿来一个本子,上面有很多的图片。谢音选择了一个,与他预约了时间。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谢音下意识的往程琬言家的方向过去。

     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她家楼下。

     谢音走了几步,发现之前送花的青年在楼下徘徊。他此刻的内心一定在纠结,到底是上去还是不上去呢?送还是不送呢?

     真没胆量。谢音在心里讥讽,朝他面前一站。

     “找谁?”青年认出了她,讪讪的笑:“找程琬言小姐。”“她是我的人,不想死就给我滚。”谢音恐吓他。

     青年还在犹豫,谢音提拳砸在他脸上。青年被打的忙求饶,花一扔,慌不择路的跑了。

     谢音拿起花,擦擦泥土,捧着花上楼了。

     “叮——”她按下门铃,欣喜的等待着。

     门开了,程琬言看见她也不惊讶,侧身让她进屋了。“给你。”谢音递给她花。

     程琬言接过来放在餐桌上。餐桌上放着各色饭菜。

     “我找你有事情。”谢音倚在柱子上说。“什么?”程琬言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没人说话,四目相对,谢音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地碰撞了,原本肆意在骨髓中奔腾的血液,此刻愈加狂热。

     不知不觉,越靠越近,程琬言似乎也迷糊朦胧了,她始终把握着一个度,这个度很快就要打破了……

     谢音咕噜了下喉咙,目不转睛的看着,期待那一幕……

     “咕咕~”

     在喜欢的人面前发出怪声,实在尴尬。谢音不好意思的瞥过头。程琬言越过她,拿了碗筷放在桌上。

     花还新鲜着,程琬言拿了几支插在花瓶里,沁人心脾。

     吃了午饭,谢音抢着收拾,程琬言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见她洗碗收拾厨房,过了会换个姿势继续看着。

     半响,她开口:“你要忙到什么时候?”谢音转身忐忑的看她,程琬言走过来伸长手从橱柜里拿了一罐玉米。

     “你想吃吗?”程琬言拿刀边开罐头边走外去。

     “呃……不吃了。”

     程琬言吃了罐头,进了一间舞房。舞房有点小但五脏俱全。她开始热身。谢音问:“我干什么?”“随便你。”

     谢音从后面抱住她,欣喜的喊:“那我可以抱你吗?”程琬言推开她,瞪了她一眼。

     谢音不气馁,坐在后面看程琬言跳舞。

     待程琬言停下来,她忙递上毛巾和水。程琬言警惕的看她,谢音以真诚的目光回望。

     “谢谢。”程琬言拿走毛巾,谢音热切的注视她,害羞的很。

     两人纠缠了一下午,程琬言默认了她的行为,但仍然没有表示。回去的时候,谢音俨然以情侣的口吻自居:“我要走了,程琬言。”

     程琬言回望她,张嘴想说什么。谢音弯腰睁大眼睛望她。

     期待你给我一个吻,给我点信心。

     程琬言的目光认真,在她脸上凝视许久。声音轻柔:“你回去吧。”

     谢音表情扭曲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

     关上门,谢音慢慢下去,她觉得脸上凉凉的。在楼下的泥土里还掉落着几株玫瑰。

     她盯着看,眼前发生了改变。她看见自己变成了一朵玫瑰,被一双满载希望的手捧起,预备把自己献给最爱的人。

     但是她却狠心的将自己摔下,跌落在泥土中,任凭污秽沾满全身,狠狠地践踏尊严。

     谢音回神过来,一时喘不过气来,靠着栏杆慢慢蹲下,难受的抓着胸前的衣服。揉成一团,包裹着破碎了的心。

     等她睁眼时,已不知何时,只觉满天大汗,双腿又酸又疼。谢音强撑着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回去。

     红白建筑六楼,一个公寓内还亮着灯,程琬言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那个人影缓缓走了。

     她心里抑郁起来,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是太累了?程琬言反常的早睡了。

     一入梦,就是不安的场景,大片的红色,在移动,缓缓的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面容。

     一个人影在她面前极力挑逗着,她送来软软的唇还有湿润的舌头。

     有柔软的东西撞上她的胸部,程琬言感觉神经被麻痹了,身体反应太慢,想抬手推开,却无力抬起。

     人影在她耳边缓缓吐气,说一些话。说的什么?是“程……琬……言……”

     程琬言立刻想到了谢音。是她?她身体一激,立刻清醒过来,想起身,身体却被一股力气桎梏着。有什么东西压着她。

     她猛的一起,身上的力气消失了。醒过来,她额头出了些细汗。程琬言回味着刚才那个梦,心生寒意,她真的会与谢音做出这种事来吗?

     慢慢静心,程琬言发现自己不得不去洗澡换衣服。放好水,她捏着那件衣服,盯了很久,无奈的扔下。

     整个人泡在浴缸里,程琬言认清了现状,必须与谢音了断。

     几日后,谢音回到了设计部。新经理对她经常缺勤很不满意,唠唠叨叨了几句,谢音已不耐烦的走了。

     回到座位,花秀英正在那边翻她的钱包。“你找死?”谢音一个箭步,抢回了钱包。花秀英笑眯眯的:“呦,你这么爱慕程总?连钱包都放她的照片。”谢音冷冷的斜视她。

     “啦啦啦啦。”花秀英像知道了什么秘密似的,心情颇好的走了。

     谢音心里有丝不安,花秀英知道什么事了?

     她坐下来,以即将解刨猪的目光看她。

     过了几天,风云暗涌。然后一周后的早上,谢音刚来办公室,就见几个人围在一起讨论,见她来了又四处散开。

     谢音无心知道,仍和往常一样。直到送文件去经理的办公室。经理语重心长的说:“小谢,你知道的,公司恋情是可以的,但你喜欢程总监是几个意思?”

     谢音一愣,怒火冲上头,恨恨的去找花秀英。花秀英正在和别人闲聊。

     “……她还当个宝贝似的,我碰了一下就抢过来……”

     她话突然听了。谢音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脖颈,“这里会死的比较快吧。”

     指尖轻轻摩擦着,花秀英起了鸡皮疙瘩,惊慌的起身:“你想干什么?”

     “喂,说你女同怎么了?不服啊。”“真恶心。”

     “……”

     “……”

     谢音扫视众人一周,扭头去了广告部。她急切对程琬言解释。

     穿过鄙视疑惑的目光,略过别人侮辱的语言,她站在程琬言办公室门前。

     可是,没人。

     谢音呆住了,随手抓住一个人问:“程琬言呢?”“今早辞职了。”

     她愣在当场,全身血液都冷了,一腔热血化为乌有。

     “是因为我吗?”她艰难地的问出口。“不然你以为呢?给程总带来那么大侮辱。”有人说。

     谢音僵硬的走出去,程琬言因为她辞职了?

     因为她辞职了?

     就是因为她喜欢她,所以她辞职了?

     那她应该去死啊,一了百了。

     谢音不顾一切的冲出去,乘了taxt到了程琬言的楼下。

     一推门,门虚掩着。她以为程琬言还在,激动的跑进去,四下一望,杳无人迹。

     人去楼空。

     谢音忽然想笑,咧开了嘴,却发不出声,反而泪一滴滴落下。

     她抬手摸额头,她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