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病娇的心路历程
    她一下被惊醒,恍如溺水的人被拉起的那一刻,从头到脚都冷了个彻底。

     谢音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程琬言举起一本书:“里面的照片,你拿了?”

     “我、我……”她心虚起来。“在别的书里吧,我不知道。”电光火石间,她脱口而出来。

     程琬言一挑眉:“希望如此。”她转身给她敷上冷毛巾。

     谢音闭眼沉沉的睡去。

     “擦擦擦——”手表的时钟继续走着,程琬言坐在一边看文件。谢音突然喃喃自语。

     她抬头看她,谢音紧皱双眉,双手不自觉得用力抓紧床单。

     程琬言将毛巾拿下来换洗,再次坐下来的时候,谢音已经恢复正常了。

     已近中午,程琬言见谢音没事,便出去烧饭。

     十二点一刻,谢音在冷汗中惊醒。眼前的景象是虚幻的,她梦见了小时候的事情,无尽的责骂,暴力的言语,永远在滴血的手腕……

     她颤抖着指尖抚摸到左手腕上的几处伤痕。

     乱七八糟的伤痕汇集在左手腕上,勾勒出狰狞的笑。

     谢音闭上眼,记忆中的对话历历在目——

     ——“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女的?”

     ——“你心理有病知道吗?你是个疯子!”

     她咬牙切齿的,死死盯着前面两人的身影,眼神游离到一把利器上。

     她疯了!

     她有种凌虐的快感。

     谢音扯住嘴角,“呵呵”的笑着,回归现实后,她总有点不切实际感。

     门被轻轻推开,程琬言站在门边问:“如何?”“不发热了。”

     她端粥进来,谢音被她扶着坐起来喝粥。

     片刻后,程琬言说:“你母亲上午到公司找你的。”谢音停下来,脸上带笑,戏谑的反问:“哦?说什么了?”

     “她问你在哪。”“你说了?”

     程琬言缓缓摇头。

     谢音微微笑了:“那就好,我不需要向她汇报行踪。”

     程琬言不置可否,等她喝完粥又收拾碗筷。

     谢音撑着身子起来,一起身她就感觉一阵子头晕,又无力的跌倒在床上。她顿了几秒再次站起来,顺利的走到厨房。

     程琬言见了她也不吃惊:“坐下来我看下你的脚腕。”

     谢音依言坐下。程琬言低头看她的脚腕,已经消肿了。

     “活动给我看看。”谢音扭扭脚腕。“可以走路了。”程琬言起身。“我要回去了吗?”谢音抬头看她。程琬言凝视她,眼神里透露出怪异。

     “嗯。”

     谢音瘪嘴,低头不语,她不该说话的,但是她又忍不住不和程琬言说话。

     真纠结,还不如强迫了她,哪里有这样的麻烦事。

     她的目光又随着程琬言的背影移动而移动,直到程琬言坐在她面前吃饭,她才有所收敛。

     谢音发现程琬言吃菜还挺有偏好的,她挺能吃辣的。

     她笑道:“你也喜欢吃辣?”程琬言一挑眉:“你也吃?”

     谢音点头,程琬言递给她一双筷子。谢音淑女的坐下来。

     几分钟后,程琬言抬头说:“你母亲说下午给你预约了医生,让你一定要回去。”

     谢音不屑的嗤笑一声,“她心理有病,别理她了。”细想这句话,她又觉得不对劲,忙解释:“呃……我是说她得了病,我们关系还是很好的,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

     程琬言置若罔闻,只一点头:“菜凉了,快吃吧。”

     谢音只好低头默默吃着。

     饭后,谢音拿着衣服出了程琬言的家门,程琬言站在她后面,语气平淡道:“你母亲很担心你,我给你请了两天假,你和她好好交流吧。”

     谢音表面上应了,等门一关,她的表情就桀骜起来。

     她慢吞吞的下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程琬言眼神淡然,这让她起了征服的*。

     好想立刻扑倒她,狠狠地凌/辱她。

     谢音痴迷的想着,脸上微红。这种人真美好啊,她就是要破坏掉这种美感。

     顺着昨晚的路回去,脚腕还有些疼,谢音干脆打的回去。

     直接回了家,谢妈正躺在沙发上休息。

     谢音轻手轻脚的走进暗房里,在那密密麻麻的照片墙中,她将手中的一张贴在了正中间。

     手指滑过程琬言的脸庞,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谢妈既然有开暗房的钥匙,万一将这些照片都毁了呢?

     她心慌起来,将照片一一撕下,有的照片黏的紧,她撕不下。但她没停,疯狂的刨着,略长的指甲有被折断的,嵌在照片与墙的空隙中。

     尖锐的疼痛传上大脑皮层,她不在撕下照片,转而拿了一把刀出去了。

     她冰冷的注视谢妈,任何想破坏她和程琬言的人都应该死!

     刀刃闪过一道寒光,亮的谢音眼睛闪了一下,在刀刺进脆弱的皮肤的那一刻,谢妈被惊醒了。

     她双手抓着刀刃,惊慌的大喊:“谢音你疯了?我是你妈妈!”谢音冷冷的反问:“我妈?她早死了。”

     谢妈瞥见半开的暗房,心里明白是什么事情,慌忙求饶:“我不会阻止你和那个女人的,你先放下刀。”

     “你不要反悔。”谢音将刀扔在一边的桌子上,反身回去了。

     将照片又一一贴好,她注视着这面完美的墙,记载了她四年的爱。

     沉重的墙。

     沉重的爱。

     谢音回去上班已经是四天后,这四天里,她与谢妈沉默的争吵着,硝烟的味道弥漫在这个快分裂的家里。

     花秀英上前表达了自己的关心:“你怎么这么多天没来?不是就两天吗?程总给你放水了?”

     谢音目光凛冽的瞥她一眼,回到座位上一言不发。花秀英被她一吓,愣愣的站在那边。酝酿了好久,眼里闪着点点泪花。

     可惜,没有人注意到她,她难为情的低头快步走了。

     傍晚,谢音路过停车场,忽然听见程琬言再喊她。

     谢音回头看去,程琬言站在一辆银白色的轿车边招她过来。停车场内冷气阵阵,灯照得亮如白昼。

     她缓慢的移动脚步过去,程琬言第一次叫她!

     她来到程琬言身边,同以往一样细细的端详她的眉眼。

     程琬言问:“今天呈交上来的设计方案是你做的?”谢音颔首。

     她语气里多了丝赞赏:“做的很好,几天后有个广告的策划你写好文案后给我看看。”“什么广告?方便进一步细说吗?”谢音不动声色,等待程琬言上钩。

     “上车说?”程琬言打开车门询问她。谢音同她上车。

     程琬言递给她一份文件,谢音翻开来。这是一个有关女神的杂志封面拍摄。

     “这个方案更适合你来做吧。”谢音开玩笑道。程琬言不置可否:“你是要我写赞美我自己的话?”

     谢音低头微笑:“我觉得你合适。”

     程琬言手放在方向盘上,食指有规律的敲着,“模特已经有人选了,你只需要设计方案。”

     谢音望向她的侧脸,戏谑道:“那我以你为原型写了。”

     程琬言眼神平淡的扫过她的脸,无言。

     讨论过方案,谢音适时准备下车了。

     看着轿车扬长而去,谢音后悔起来,应该死缠着程琬言送自己回家的。

     但程琬言买了车这点让她很意外,她以为程琬言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掌握中,难道是自己错了?

     她深思着,看来她要更进一步了。

     依照程琬言写的方案,她胸有成竹,写完方案后已经临近十一点了。

     谢音将文件仔细抚平,安心的睡了。

     次日八点,她将文件给了程琬言看,程琬言扫了几眼,对她点头:“明天听通知改。”

     谢音等待着,没料,不到明天,下午程琬言就找到了她。

     “方案有问题?”谢音问。程琬言答非所问:“跟我来,去摄影棚。”

     谢音跟着她去了,刚到门口就听见噪杂的人声。每个人像个陀螺一样转来转去。

     周边随意放着纸箱子,上面堆满了各式服装和道具。

     程琬言带她来到摄影棚里,摄影师正对着模特发火:“要你摆个姿势也摆不好。主题是女神你看看你哪里女神了,你以为撩长发抛媚眼就是女神了?”

     他又冲着负责人发火:“你找的什么人?农村里出来的都比她强。”

     模特白了他一眼:“有本事去找啊,大不了我不干了。”

     摄影师被气的怒摔东西。

     程琬言将文件递给负责人,负责人擦擦头上的热汗,打开来看了几眼,又拿给摄影师看。

     摄影师不耐烦的挥手:“写什么文案,人都没找到。”他随意一打,文件跌落在地,地上不知谁洒了奶茶,文件被染的乌七八糟。

     程琬言俯身拿起文件,客气且不容拒绝的说:“请你认真看看,这是我的手下幸苦写出来的。”

     摄影师斜眼看她:“幸苦写的我就要看?现在我心情不好别来烦我。”他嘴里叼了根烟,点火抽起来。

     程琬言站在他面前,冷冷的盯着他:“请你看看。”

     她将文件放在摄影师的手上,摄影师一愣,心里没由来的胆颤。不顾封面上的奶茶,他翻开来看了几页。

     “可以用这个方案,但是没有人拍啊。”他莫名的压低声音,弱气起来。

     他目光在场内随意扫着,从南到到北,视线集中在程琬言的脸上:“真的找……你,你来试试!”摄影师激动起来。

     “我?”程琬言反问。摄影师拼命点头:“就是你,你试试去拍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