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病娇的心路历程
    程琬言冷笑:“一个没有经过训练的人都能当模特,你叫专业?”

     模特气冲冲的走过来,对摄像师翻白眼:“我拍行不?非得找这么个来侮辱我。”她一语未了,脸就被人扳过去,谢音冷冷的注视她:“注意你的言辞,否则我杀了你。”

     模特心里有点发毛,不敢直视谢音的眼睛。摄影师嚷嚷起来:“行行行,你快去拍。”

     他看向程琬言:“我这不看你身型跟模特差不多嘛。”

     程琬言一挑眉:“现在可以看文案了?”“可以可以。”摄影师翻开来看。

     一会,他问:“谁写的?”程琬言回头示意谢音过来。摄影师上下一打量她:“我就说我们设计部美女多嘛。”

     模特在摄影棚那边叫:“你拍不拍?快点啊,很忙的——”

     摄影师暗骂了声,递了摄影师暗骂了声,递了名片过去。“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有意向做模特就联系我。”

     程琬言拿过来看了眼,放进口袋里,公事公办的说:“广告部不缺人才,你最好注意。”

     她脚步一转,朝门口走去。谢音跟在她后面,沉默的走了一路,程琬言忽然开口:“刚才你太冲动了。”

     谢音抬头看她,只能看见顺直的长发。

     她嗫嚅:“我、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程琬言不置可否:“我看你心知肚明。”

     谢音复杂的探究她,她已经明白知晓了?那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即使拒绝了……不,没有拒绝,程琬言只需要她一个人就够了,亲人朋友什么的,都抛弃吧。

     她脚步变得轻快起来,和程琬言肩并肩的走着。

     啊~程琬言只需要她一个人呢。

     谢音嘴角扯起一丝笑,眼帘微阖,鬼气森森。

     几天后,海报被传到了设计部。花秀英拿着海报凑到谢音眼前,“这是你设计的?”

     谢音平淡的看向她,花秀英笑嘻嘻的:“设计的不错,你能力这么强再加上和程总关系那么好,很快就能晋级了吧。”

     “我没兴趣。”谢音淡淡说完,扭头走了。

     今晚依旧加班,谢音从成山的文件中抬头,这里空气沉闷,她有点难以呼吸。于是起身轻轻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程琬言趴在桌上休息。

     她放松的样子被她瞧见了,她心里感到了满足,又轻轻关上门。

     走出设计部,她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吹风。

     她眼里的夜景,是空洞黑暗的街市,没有生机,毫无前景。

     看久了,她忽然想抽烟,心里莫名腾起烦躁的感觉。

     从楼梯下面走上来一个人,谢音懒懒的回头看,是那个摄影师。摄影师来到谢音身边,客气的问:“程总监呢?”

     谢音阴沉沉的看他,她知道摄影师一定是想追求程琬言。

     “在里面。”“那我进去找她。”他朝前走了几步,谢音阴侧侧的说:“再走一步你的命就没了。”

     摄影师惊讶的回头,谢音慢慢走过来,语气暧昧:“你想追求她?”

     “额……只是请她吃顿饭。”

     “她是我的,你想死吗?”谢音出其不意的拽住摄像师的衣领,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下将他大半个身子探出栏杆外。

     “哈哈哈怎么样,想尝尝死的感觉吗?”

     摄影师惊恐的大叫,“你放开我,你知不知道你在犯罪。”

     “犯罪?”她歪头一笑,“知道啊~可是,我真的想杀了你呢。我放手了哦~”

     她故意这么说,手指松了点力气。摄影师拼命的用脚勾住栏杆,望着十几层高的半空,他心脏几乎停止。

     “你怎么这么重啊,我可没力气支撑你。”谢音又松了点力气。

     摄影师冷汗直冒:“有、有话好说,我不追求她,不请她吃饭了!”

     谢音思忖的想了想,一笑:“这样啊,那我饶了你吧。”她将摄影师拉上来一点,摄影师连忙扒着栏杆下来了。

     一踏上地,他就瘫坐在地上喘气。

     有一个同事听见动静跑出来看,疑惑的看着两人。谢音若无其事的靠在一边,懒懒道:“看什么看,要我挖了你的眼珠吗?”

     同事受到惊吓,犹犹豫豫的进去了。摄影师吞咽了口唾沫,惊恐的看了她一眼,忙不择路的跑了。

     谢音在沉思,这是第二个男人了,之前那个男人还没找他算账呢。都是程琬言太吸引人了。

     她目光邪恶危险起来,在黑暗中,如猫的瞳孔,是爱的病态。

     谢音步伐优雅的来到程琬言的身边,凝视着那张脸,指尖从额头流连到下巴。

     她疯魔了。

     她俯身轻轻接近那朵罂栗花。

     尝到了,她的唇边有冷香,弥漫在嘴里,整个人都醉醺醺了。

     谢音几乎站立不稳,指尖轻微的颤抖着。

     趁着她没醒,赶紧离开吧。

     心里有声音提醒她,可是她仍然站着没动,直到——程琬言醒了。

     或者是由于谢音炽热的目光而醒。

     程琬言沉声道:“你有事?”“没有,我就是来看看。”她直言不讳。程琬言奇怪的瞥她一眼,她低头看看表:“九点了,回去吧。”

     谢音从容的出去,她舔舔唇,露出饱食之后的笑靥。

     随意收拾着下班,谢音跟在程琬言后面走,程琬言进入了停车场。她觉得奇怪,程琬言不再坐地铁了吗?

     一路跟着,高跟鞋发出细微的声音。程琬言忽然回过头,谢音无法躲藏,赤/裸裸的呈现在她眼前。

     她以为程琬言会厉声批评她,但她只是问:“你跟踪我?”谢音点头,向她走来。

     程琬言打开车门:“要一起走?”谢音没有推辞。两个人坐上车,车子缓缓启动,谢音问:“你不坐地铁了?”

     程琬言应了一声,面无表情。谢音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跟踪她生气了,忐忑的望着车窗。

     几次她都想和程琬言说话,但话到嘴边却失去了勇气。

     好容易等到一个红灯,谢音鼓足勇气直白的看向程琬言:“是我在地铁上给你带来麻烦了?”

     程琬言目光平视前方,老神在在的:“没有。”她又简短的说了一句:“以前买的车,技术有些生疏了,才拿来开。”

     谢音安心下来,跟她说明自己的住址。

     车子行了一段路,在一座别墅前停下来。谢音对她一笑:“多谢程总了。”她打开车门走出去,一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的谢妈。

     她满脸阴沉的走过去,与谢妈擦肩而过。她危险的警告她:“你别动她。”

     谢音开门进去了,谢妈也跟在后面进去。一进门,谢音便闻到香味,定睛一看,桌子上的香炉里插着几根香。

     “今天是你爸的忌日。”谢妈低声说。谢音“哦”了声,坐在沙发上看着谢妈摆饭。看久了,她烟瘾上来了。

     于是她点了根烟,吞云吐雾,烟是苦涩的,吸入喉咙里,有种感情压抑在喉咙间。

     看着墙上的黑白照,她心里升起一丝快感,是泄愤后的得意。

     阻止她和程琬言相爱的人都去死吧。

     她放松的躺倒在沙发,脑中是迷幻的错觉。好像是程琬言……谢音甜甜的笑起来。

     她想起了那个蜻蜓点水的吻,有些难耐的扯着自己的领口,她微睁开眼,意乱情迷。好像有双手在抚摸她的身体,从腰部延伸上去,指尖所触的地方都像火在燃烧。

     谢音撑着一丝理智,狂奔到浴室,二话没说就打开水龙头冲凉。

     冷冷的水使她清醒了点,却不能浇熄身上的火。

     谢音靠在墙壁上,水珠从她几缕额前发滴落下来,她的睫毛偶尔抖动一下。

     她沉默着,面容平淡秀丽,然而眼神却是诡异妖艳,半明半昧的灯照下来,她就像图画中吃人的妖怪一样。

     但她比妖怪更病态。谢音闭上眼,水顺着她的脸流下来。

     “程琬言……程琬言……我想……”

     低声细语,她微微的笑。

     末了,她睁眼弯唇一笑:“我要吃了你。”

     然而过了几天,谢音就听见一个震撼的消息:程琬言要被调到广告部。

     她怒气冲冲的去找主管部门,没到门前就被一个短发女人拦住,是那次送表格的女人。

     短发道:“你找谁?”谢音斜眼看她。

     短发吃不消这种压力,又低声问了一遍:“请问你找谁?”

     她反问:“程琬言在里面?”短发左顾右盼,想躲避她的话题。谢音直径走进去,短发象征性的拦了一下。

     谢音快步走进去,环顾四周,透明的玻璃隔开工作室和走廊,有几个人正在那边谈着。

     仔细一看,程琬言依靠着墙壁背对她,谢音见到她身边的人都是男的,怒火冲上头顶,几步过去,扯住男人的衣领就开打。

     几拳下来,程琬言抓住她的手腕,控制住她的身子,低声喝道:“住手!”

     谢音回头一双红眼瞪她,那边的男同事反应过来,举手打过去。程琬言平淡无澜的眼眸第一次迸发出冷冷的精光。

     怒叱道:“谁敢打?”她睁目扫视,如虎狼四视。

     几位男同事皆糜,面面相觑。

     程琬言面无表情道:“我去教训她。”她一手拽着谢音的手腕,将她拉近洗手间。

     门被反锁,洗手间内飘散着不知何踪的香味。

     程琬言低头凝视她。巨大的压力顷刻间袭来。

     然而谢音却欢欣鼓舞着,每个毛孔都兴奋起来。

     终于,也舍得看我一眼了吗?

     她欢喜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