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三少是她唯一的暖(3)
    东尼见状,也不管他们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已经掏出了手枪指向了白涵馨,司机正要行动,白涵馨却比他快了一步,直接往车门踹了一脚,“快下车,如果你们敢动一下,就让你们少爷的脖子见血!”

     雨淅沥沥的下着,风伴着,吹佛着她的发,她的眼中带着冷冽以及近乎疯狂的执着。东尼手里的枪依然紧紧地握着,眸底多了一抹犹豫,不太了解白涵馨的身手,贸然开枪恐怕会伤了少爷,而且……

     白涵馨拿着刀抵着上官凌浩的脖子,一步步地靠向了车门,伸出脚勾开半掩的车门,身子靠向里头,“让你的人把枪放下!”她冷冷地睨着他,手中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上官凌浩至始至终没有挣扎,弧度优美的唇线微扬,在白涵馨看来,这俨然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吊炸天的挑衅模样,所以,她的刀很不客气地入肉三分。

     “白涵馨你别冲动,否则,我保准你走不掉!”东尼一腔非标准的中文喝道,瞬间将自己的手枪缓缓地往地上一放。

     待他放下枪的同一瞬间,白涵馨的用力将上官凌浩往外一推,自己宛如敏捷的猎豹一般窜入了车内,利索地踩下油门,车子扬长而去。

     东尼见状,立马掏出手机……

     “Boss你是故意的?”严子衿深沉地望着自己的上司……越发地看不懂他的心思了。

     以方才的情况来看,白涵馨根本走不掉,至少不会那么轻易地走掉,如此说来,是Boss有意让她得逞,但是……但是竟然有意让她离开,那现在怎么又不阻止东尼?

     东尼打完电话,命令一到,白涵馨跑不了多远;如果Boss有意抓一个人,纵然她是一只海东青,那么也只能在他的掌心之中飞翔。

     严子衿想,如果白涵馨知道她只是被人反反复复地戏弄着罢了,会不会愤怒?

     似乎,那个女人的眸底,除了冷还是冷……

     上官凌浩大步地朝着前方的一座白色建筑物走过去,踏入了私人休闲会所,穿着**的女人纷纷上前来侍候他。

     严子衿没有得到答案,心中不免郁闷。更郁闷的是,猜不透Boss的心思也就罢了,白涵馨的想法他也揣度不出来,毕竟,她那样的一个女人,不可能不清楚自己压根逃不掉……

     此时,挟持过Boss之后就是让她自己“罪加一等”,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为什么还要做?

     办多个小时之后,上官凌浩一身干爽的衣服,走了出来慵懒地倚坐在舒软的沙发上,邪魅的凤眸睨了严子衿一眼,见他掩饰不住满脸的疑惑,他挑眉,“子衿,在此之前,你跟白涵馨认识?”

     不得不这么问,因为认识严子衿的人都会知道,这厮看着有人被砍了十九刀倒在自己脚下也面无表情的没心没肺的调子,对白涵馨是否“太过关心”了?

     严子衿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一声,脸色一敛,“Boss,没这回事。”他可不想让Boss以为他对外勾结啊,只是白涵馨……哎!一言难尽。

     上官凌浩对此也是兴致缺缺的,手指颇有节奏地轻轻地敲着自己的腿,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回答严子衿的疑问。

     “我放她走,是成全她,让人抓她回来,是成全我。”他以为,这两者并不存在矛盾关系。

     人必须这样,要懂得成全别人,更要懂得成全自己。

     严子衿:“……”这跟“我养猪,是成全它,我杀猪,是成全我”是一个道理。

     怎一个“坑”字了得?